大叔,适渴而止

青筱筱 作品

    的手术很成功,等她被从手术室里推进病房的时候,麻药已经褪去,人已经清醒过来了。

    “还好吧?”

    宋承远来到床边,握住的手,关切地问她。

    点头,神色异常的平静,视线掠过他,看向不远处的白季李。

    白季李双手揣在里,冲着淡淡笑了笑,尔后,看向了宋承远。

    虽然刚才两个人一直都等在手术室外,可是,却是没有一个字的交流。

    “宋承远,以前你对晚晚做过什么,晚晚她不知道,我们也并不想让她再知道。”此刻,白季李看着宋承远,一字一句,字字无比有力,掷地有声地道,“但若是你以后再想对晚晚做什么,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一天好过。”

    宋承远也看着白季李,微唇,点头道,“你放心,我从来没有再打算过跟复婚,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再出任丽人集团的任何职务,我想做的事情,就只是陪在身边而已。”

    白季李一笑,并没有再对宋承远多说什么,只看向道,“妈,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

    话落,他转身,大步出了病房。

    他有理由相信,宋承远这次并非是冲着的金钱名利而来,因为他查到,一年多前,宋承远成立了自己的投资公司,做的很不错,如今他自己的身家也是不菲,如果只是为了钱,他实在是没有必要等到现在才出现。

    出了病房,他掏出手机,打给看守所那边。

    正好小美在严晚晚身边,看到是白季李的电话,小美赶紧就把手机交给了严晚晚。

    “老公,我妈怎么样了?”

    严晚晚接通电话,立刻便担心地问道。

    “一切顺利,岳母已经醒了,人很好。”

    严晚晚听着,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回了肚子里,“谢谢你,老公。”

    白季李无奈勾唇一笑,如果此刻严晚晚在他面前的话,他一定会赏她一记爆栗。

    “早上才发现,辰辰和阳阳又都长了一颗新牙了,我晚点带他们过去。”

    “你一上午都呆在医院,下午就别过来了,让妈带着孩子过来就好了。”严晚晚怕他事情太多,实在是挤不出时间来,所以,想都不想便拒绝了。

    “怎么,现在开始你就只想儿子不想我了?嗯——”

    严晚晚,“..........”

    好冤!

    “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白季李忽然像个顽皮的孩子,一定要得到准确的答案。

    “我更想你。”

    严晚晚说的是真话,辰辰和阳阳有专人照顾,她一点儿也不担心,可是,她担心白季李。

    担心他吃不好,睡不好,担心他每天太劳累,担心他刚升任公安厅长,工作会不顺利。

    总之,和白季李有关的一切,她都担心。

    白季李扬唇,低低地笑了,教训严晚晚道,“以后想说什么,千万别昧着良心,直接大胆地说就好,我又不是别人。”

    严晚晚,“..........”

    晕!

    还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

    ........................................

    两天后,简夏的仲夏集团招开记者发布会,宣布与丽人集团建立长期合作的关系,发布会上,记者问她,是不是和丽人集团的董事长兼执行总裁的女儿严晚晚是大学同学。

    简夏笑着回答道,“我跟严晚晚不仅仅只是大学同学,我们的关系太复杂了。”

    说着,她伸出手来,掰着手指着数道,“她首先是我的同学,然后是室友,接着又成了好朋友,也就是大家说的闺蜜,后来的某段时期,她还成了我的床伴,经常替我暖被窝,现在,她还是我的表舅妈。”

    下面的记者听着简夏这么大方又生动用趣的回答,皆是笑了,问道,“简董,你让严晚晚替你暖被窝,冷四爷不吃醋吗?”

    “吃呀,那就让他酸着呗。”

    “哈哈哈..........”下面所有的记者,纷纷一阵哄堂大笑。

    宏远集团办公大楼的顶楼的董事长兼执行总裁办公室里,某个男人闲适地靠在沙发里,一双长腿交叠,微眯起一双深邃悠远的黑眸里看着电视画面里优雅风趣、笑容明媚绚烂的小女人,不禁勾起唇角,笑了。

    看来,等下得让她好好尝尝醋坛子被打翻的酸味。

    ..............................

    夏去秋来,秋走冬至。

    不知不觉,便是初冬的时节。

    军委大院里,一大早起床,给辰辰和阳阳换过尿片,洗漱完之后,老太太便给两个小家伙换了一身红彤彤的衣服。

    大红的毛衣,大红的裤子,连鞋子也是大红的。

    “这是干嘛,上台去表演节目呀?”白老看到被打扮的稀里古怪的两个孙子,斜一眼老太太道。

    “今天辰辰和阳阳去接妈妈回家,就应该穿的喜庆点。”说着,老太太看向两个小伴孙子,笑眯眯地问道,“对不对,辰辰阳阳。”

    两个小家伙立刻点头,口齿不清地道,“嘻嘻..........接麻麻回家..........家..........”“麻麻..........回家..........一起回家..........”

    辰辰和阳阳已经一岁零一个月了,两个小不仅已经会说简单的词语,而且就在前几天,已经学会了走路,不过几天,原本还走的摇摇晃晃的两个宝贝,经过几天的锻炼,现在已经能走的稳稳的,上楼下楼,甚至是上天入地,哪儿都能自己跑去了。

    “季李,你看,辰辰和阳阳的衣服好看吗?”看见白季李从楼上下来,老太太又得意洋洋地问道。

    白季李手臂上搭着一件深灰色的西装外套,正一边扣着衬衫的袖扣,一边往楼下走,听到声音,往楼下客厅里看去,“..........”

    辰辰和阳阳的一身穿着,还真是..........扎眼!

    好在大红的毛衣和裤子上都绣上了卡通人物,要不然,还真的挺怪异的。

    “妈,我觉得挺好看的,要不,我去给艾艾也换一身红的,跟辰辰和阳阳正好搭配。”方梦茹从厨房出来,看到一身喜气洋洋的辰辰和阳阳,笑着说道。

    “对!对!对!”老太太立刻点头,表示赞同,抱起白老身边的小艾艾,亲了亲道,“要给我们家小公主也换上一身红色,这样才更喜庆,然后跟着辰辰和阳阳哥哥去接小婶回家。”

    “妈妈,奶奶,那我也要穿上红色的去接小婶。”正在洗手间里刷牙的小南希听到,拿着牙刷,含着一口牙膏泡沫,强烈要求道。

    “好,妈妈这就去给你找。”方梦茹赶紧点头,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往楼上去。

    白衍正,“..........”

    白季李,“..........”

    白老,“..........”

    ..............................

    看守所里,严晚晚像平常一样,到点起床,洗漱后,接着吃早餐,从她平静没有什么波澜的神色里,甚至是看不出来,在度过了一年半,整整十八月后的监禁生活后,她重新获得自由,与家人团圆的那份喜悦与幸福。

    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内心的激动与喜悦,根本就已经满满的快要装不下,马上就要溢出来了。

    “白太太,这些你抄写的佛经,要带走吗?”

    严晚晚在吃早餐,小美则在一旁,帮她收拾。

    其实严晚晚的东西,要收拾的也就只是各类的书籍,还有一堆她抄写的佛经,所以当看到堆在角落里的一堆手抄佛经后,小美便问她的意见。

    严晚晚侧头,看一眼角落里堆着的抄写本,点了点头,“嗯,带走吧。”

    虽然没用,可是毕竟是她耗了时光跟心思一笔一画抄出来的。

    小美灿然一笑,“好,我帮你整理好,你吃早餐吧,吃了早餐我们就去帮手续,办完手续你就可以离开,重获自由了。”

    严晚晚点头,看着小美感激一笑,由衷道,“小美,谢谢你。”

    看着严晚晚,想着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她的面了,小美突然就有些伤感,眼泪不知不觉便滑了出来。

    “怎么啦?”

    看到小美眼里流出来的泪,严晚晚赶紧起身,走过去,抬手去拭她脸上的泪。

    小美咧嘴一笑,“没事,我就是想着以后或许再也见不到了,挺遗憾的。”

    严晚晚亦是一笑,“怎么会,你不是有我联系方式了吗,你随时都可以联系我的。”

    小美重重点头,“嗯,我知道了,你赶紧吃早餐吧,要不凉了。”

    “好。”

    ..............................

   你现在所看的《大叔,适渴而止》 433 番番外-大结局(下)--全文终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叔,适渴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