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逆行

风火流云 作品

    王侯问大舅子有没有高中毕业生,新人那种,很干净的。

    大舅子说没有。他的弟兄都是几年一起下来的。没有谁是高中毕业的。

    这可就让人苦恼了,王侯说这样不行,他需要的必须是干净没底的那种新人。

    总有部分高中毕业的人没法上大学只能出来混或者找个地方打工,不过也有一些一直都是混的所以出来直接混。王侯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

    后来我们商讨了一下。大舅子没有,二中的人又用不了,只能从一中里挑了,偏偏我们在一中完全没啥人脉。

    这时候王侯才告诉我。为什么飞哥会临近毕业了还想要当学校老大。

    因为他是混的,他出社会还是混。需要人,而什么人最容易培养成心腹?毫无疑问,是相对干净的学生。

    飞哥如果当上了二中的老大。到时候能用总有的人脉。那真是相当可观的。

    “唐月…或许她的力量能够发展起来。就是得益于二中的学生。三年前,她恐怕就已经埋了楚阳这条线。然后由楚阳忽悠人出去混,干净的新人总是不容易被怀疑。

    而这个新人如果背后有人,这个人就极有可能能够利用好这些新人。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也想要拿下二中了吧?那是储备,那是资源!”

    王侯说的我没法反驳,只是我不太赞同这样的方式,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学生啊。

    然后王侯说我这是妇人之仁,真正会读书的哪个不想读书?谁愿意出来混?不管怎么着我们现在是没有人力资源的,只能另想办法。

    不过,萧枫突然提议说可以从秦麟这里入手。

    王侯想了想,他的眼睛越来越明亮,逐渐地激动了,说装逼男不错啊你,这个提议太赞了!

    萧枫脸色黑得,差点在夜总会跟王侯干起架来。

    一旁,大舅子冷笑说:“真是无聊,刚毕业的新人懂个几把?他们懂什么混?要是被逮住了,他不死也得残。我当初混的时候你是不知道我有多卑微。总之我是觉得,靠新人不靠谱。”

    王侯说大舅子你就别泼冷水了,你拼搏这么久现在呢?我们三个分分钟把你打趴下不是?谁还敢说我们学生不行!

    我脸色一黑,说傻逼侯爷你叫谁大舅子,你这是占你唐嫂的便宜知道不?还敢打我大舅子,分分钟把你打残了扔街上!

    苏翌阳也说对,不能占我们唐嫂的便宜!

    王侯笑眯眯地说别这样嘛…妈的侯爷太贱了,我不忍了,带着苏翌阳直接上去干他丫的!

    两分钟后侯爷向我诚恳道歉。

    大舅子也懒得管了,反正他就是看不起学生蛋子,认为都是些成事不足的家伙。

    我的伤还没好,这几天也就直接请假了,班主任挺发飙的,说是我们太没有学生的样子,特别是萧枫,报名都没看到人。

    叶紫娴抽空都会来看我,他找大舅子借了厨房,然后给我煲了不少补汤,这恩爱是秀的侯爷整天诅咒我们分手。

    一次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叶紫娴跟我提到了许馨,我心情很复杂,没想跟她谈论下去,她说希望我去看看许馨,听说许馨情况很不好。

    我心里苦笑,我能不知道她不好吗?伤到了心脏就算救回来了身体也大不如前。

    末了,叶紫娴要去学校的时候,咬着嘴唇跟我说:“许馨她…她一直挺想你的。”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不愿再想。

    我不能负了叶紫娴,许馨,我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雨沫也没有找我,或许她不知道我在一中了吧。

    一周过去了,这天秦麟又来了,还是带了十几个人,大舅子一看到秦麟就特别不爽,二话不说,直接就开干!

    秦麟本来就猛,或许他不是非常厉害,可他的气势真的如同一个战场霸主,有他带头,他那些弟兄也特别拼命。

    我他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秦麟真的是把我大舅子拿来当垫脚石啊!

    我和王侯他们静静看着,不得不说秦麟的进步很快,一周过去了,他的实力略有增长,大舅子已经占不了上风了。

    “差不多了,我们出手拦下吧。”王侯开口,我们当然是要动手的,扎进乱斗的人群中,在警察来之前制止了他们。

    “我草他姥姥的,唐明你他妈拦着我干什么!我今天非要削了这个兔崽子!否则我叶昊哪来的脸面面对弟兄!”我好言相劝说大舅子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他不会再跟你冲突了。

    大舅子已经癫狂了,简直要按不住,我心里那个无奈啊,您老各种看不起学生,现在秦麟这么牛逼,您老又嚷嚷着要削了人家,大舅子您老也就是一爱吹牛的家伙。

    叶昊再怎么不爽终究还是被我控制住了,而王侯也特别牛逼,过去跟人家称兄道弟,鬼知道他跟秦麟说了什么,反正我觉得吧侯爷肯定事情忽悠他的。

    秦麟的人被秦麟遣散,然后秦麟跟王侯一副好兄弟似的走进了夜总会,两个人嘴巴里还时不时蹦出什么俄国妞、美国妞、什么什么小明星。

    卧槽了,侯爷你到底在跟他说什么?叶昊一撒手说不回夜总会了,让我们什么处理完给他打电话,他是不想看到秦麟这兔崽子。

    秦麟实在是把大舅子烦透了。

    我跟苏翌阳进去夜总会,萧枫一脸嫌弃地在离他们很远的地方坐着。他大声说你还是别过去了,那两个家伙太污了。

    我苦笑了下,看来还真不是说什么好东西。

    我过去之后听到侯爷说:“我跟你说,要华贵一点的美女还得是英国,要风.骚的得日本,如果你喜欢强硬一点的美女,俄罗斯肯定是首选!”

    “不不不,侯爷,这你就错了,风.骚的明明要韩国,听话的才是日本!”

    “狗屁!日本的女人那不叫听话,那叫随便玩才是!我跟你说,说到底还是咱们大天朝的美女好,我七岁的…”

    我听不下去了,咳嗽了两声说:“侯爷,正事办了再吹牛行不行?”

    侯爷:“呃…明哥说的是,那啥,哥们儿,关于人体艺术方面的选角咱们晚点再聊,实不相瞒我是有事情需要你帮忙的。”

    “哦…这才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真正目的吧?”

    我还以为他要生气了,正想要开口解释一下,没想到他一把勾王侯的脖子说侯爷,你有事早点说,咱们是朋友,我肯定帮你!

    其实我还是对人体艺术的选角这件事比较在意!

    我:“…”够了,我不玩了,这秦麟长得白白净净,没想到心里这么污。

    王侯说那就好,我其实就是想要找你借点人,不知道你乐不乐意?秦麟说这有啥,小事一桩,不过你得告诉我借人干嘛,太危险了我可不同意。

    我听了微微皱眉,告诉他?这可是我们的机密,万一走漏风声…

    计划失败倒是小事,但我相信丁大头绝对会扼杀一切可能威胁他的苗头,连丁俊逸都这么卑鄙无耻了,更不用说老油条丁大头。

    然而我没想到,侯爷竟然对他坦白了,秦麟愕然那么一瞬间,然后很出人预料地说:“这他妈…刺激!老子早就想这么干了!呸,其实老子早就在这么干了,我不仅要灭了丁大头,还要把龙哥的地盘吃下去!”

    卧槽…我懵了,这秦麟,也很疯狂啊!王侯大笑说好,然后向他借人,他激动地问我们他可不可以加入我们,干掉丁大头,太让人激动了!

    王侯说:“行,哥们儿,人拿来,咱们就一起干!”

    我为何有种秦麟被侯爷坑了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