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逆行

风火流云 作品

    我接起了电话,脸色瞬间就变了。

    “冯叔住院了,重伤。可能救不过来…现在是冯阿姨打电话过来的…”挂了电话。我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

    我们同时安静了,什么事情最让我们无力?自己身边的人被伤,我们却无能为力,总是最后一个才知道。

    “去医院。”侯爷冷着脸道。

    我们直奔医院。一路上。我脑海里都是冯叔温和的笑容。

    “唐月…你真的要做的这么绝吗?”我望着车窗外的景物,胸中的冷意越来越盛,此刻,我只想要唐月付出代价。她太狠了,竟然把冯叔打得重伤进了医院。现在还在抢救,有可能救不过来。

    因为是的士,我们不敢在车上谈这些。到了医院。我们直奔手术楼层。看到了冯姨憔悴地抹泪。

    “冯姨…”我们叫了她一声。她看着我们。说你们来了,都一起等吧。已经下了三次死亡通知单了。

    我的心脏此时就像是被重重捶击了一下一样,三次通知单!意味着冯叔三次摸到了死神的尾巴…

    “到底伤得多重?”我颤抖地问道。冯姨难过地说:“被砍了好多刀,皮肉都开了,好多的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让她不要着急,王侯打电话,好像是在叫什么医生,但是没有成功。

    “麻痹的,我家里的那些牛逼的医生都出门了,如果不是专家级,来了也是没用!”

    “别急了,先看看情况吧!”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杨叔他们也来了,本来他们应该是要看自己的地盘的,但是冯叔这样了,在他们眼里,冯叔这个兄弟可比地盘重要!

    六个小时过去,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医生走出来,摇摇晃晃的,整个人透露着疲惫,他说病人暂时救回来了,接下来就看能不能醒了。

    冯叔被转移到了重症监护,我们看着里面的冯叔,心头那是一个火大。

    杨叔他们都跑去阳台抽烟了,就像我们当中任何人住院我们都不高兴一样,冯叔住院,杨叔他们同样心里头压抑。

    那都是自己的兄弟啊,看着他躺在里面,那简直比自己躺还要难受!

    “冯姨,你最近就不要带丫丫外出了,现在都放假了,你干脆带她一起到医院,这样安全点。”冯姨答应了下来,我们则是去跟杨雄叔叔他们聊两句。

    杨叔他们神色平静,满地的烟头,他们心里应该愤怒到了极点。

    “来了,过来吧。”李江叔道。我们都过去,他们就笑了,潘刀叔嘿的一声:“你们是四个,我们也是四个,这还真是刚好!”

    我们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杨雄叔叔笑了笑,道:“王侯,叔打算把所有的地盘交给你,不知道你要不要?”

    王侯愣了刹那,随即没有拒绝,点了点头,说好,我接。

    潘刀哈哈大笑,说这可不是白接的,你们必须帮凌晨把仇给报了,不然我们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后面这句当然是开玩笑的。

    然后潘叔说要把地盘交给秦麟,李江叔则是把地盘交给了萧枫。

    他们不是不能拼,而是上了年纪,牵绊多了,真的不适合这些了。

    “我们三个,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地盘给你们,彻底给了,你们去跟唐月斗。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们早就没有了那种血性。

    我们想要帮凌晨报仇。但是以我们现在的状况,基本上是不可能再替他报仇了,我们的希望,就压在你们身上。”

    我们感到了一股沉重的压力,这是他们的嘱托和希冀,我们也不想让他们失望啊…

    “打败唐月是一定的,但是…能不能杀我们无法保证。”侯爷说了一句实话,这次说什么都不能败给唐月了,太丢人了总是输。

    即便她可能比我们早训练那么强的太多了。我最后接收了冯叔的地盘。

    我一个人当然不可能得到大家的认可,所以必须杨叔他们一起去场子里,我们并没有说我接手了冯叔的地盘。

    杨叔说的是我们是暗中培养的人才,现在是用的时候了,所以把我推到前面来。并且告诉了大家冯叔被捅伤的事情。

    不出所料,他们听到冯叔被伤,一个个比我还要激动,可见冯叔在他都心中,虽然很少出现,可是仍然是他们最爱的老大。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一番之后,大家也就慢慢接受了我听我统一调度,我还是第一次当这样一个真实的老大,这可跟学校里那种不一样。

    杨叔说大家好好配合,替冯凌晨报仇之后,冯凌晨还是他们心中永远的老大!

    杨叔他们替我安抚完了之后离开,还是有部分人很怀疑我,我只好找个人跟我打上一场,秒杀之后依然有人不服,索性直接群战了,一次挑了十个,我就战了一批就差不多了,这下他们才渐渐服气没有把我当作小孩看待。

    我说我来这是为了给冯叔报仇,而不是为了别的。

    其中有一些人都是熟人,我也用了原名不用化名。

    他们都惊得不行,因为我之前是唐东,部分人还以为我是新来的,现在没想到我并不是新来的,而是原本就是暗中被“培养”起来的。

    之后,王侯他们那边有各自的老大带领,大多还是顺利的,至少比我顺利。

    我们就这样掌握了一半的芗城,手段应该没有唐月凶残,再加上遇到的事情很多,我们比她慢也是很正常的。我问王侯下一步怎么做?

    王侯说我有计划了,你等一会儿。

    然后他说马上过来找我,还让我挑一下能跑能打的人,我只好临时挑选,结果发现熟人里面没有谁是可以靠得住的。只能从其他弟兄那边选了。

    我挑选了十五个,然后自己测试了一下,发现还算可以。

    然后等到了王侯他们的到来。

    我们商讨怎么把唐月的事情拿下,不能心中什么。

    萧枫也带人来秦麟好像是自己一个,不过我们希望他不会太蠢了,要是真没有带人过来,那真的就6了。

    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他带了人,带了四十几个,说是人多力量大,刚才他们不服,秦麟就把他们打到服。

    最后的结果是秦麟被群殴了。

    “唐月没有直接下手,而且没有杀了冯叔,我觉得吧,这恐怕不是巧合。冯叔还在昏迷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可以猜的一点就是她受伤了,情况也不一定好,这几天她不动,很可能就是因为养伤!”

    “万一她是故意这样部下疑阵呢?假设她在等我们自投罗网,那岂不是特别糟糕?”

    侯爷点了点,然后沉思了一下,让我附耳过去,他给我说了一个计谋,我有些犹豫,问他这样有几成的靠谱概率?

    他说一成,就看唐月上不钩。

    如果上钩,一切都好说,不上钩的话,一切都是白日做梦。

    我们分作了四组,光明正大进入了唐月的地盘。

    我们决定了不,不再等唐月出手,我们要,主动出击!

    而且毫不犹豫,我们带着人,直接走向唐月她的场地!她可以不出来,但是她的手下别想好过!

    如果她没有了信用,相信要不了多久,她这个老大的位置就不保了。

    我们这些人目的都是一样的,而我是老大,所以我先到这个娱乐场所里去,找了一个人随便聊天,东拉西扯的,想从他嘴巴里撬出了一点比较有用的小道消息。

    不过,聊着聊着,这个人就眯着眼睛笑了,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四周,现在有很多唐姐的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