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逆行

风火流云 作品

    猫捉老鼠的游戏,开始了。

    芗城的混混都配合我们找人,一传十。十传百。就这么长点地,只要他们在芗城,找到应该不是很难。

    他们肯定以为监控全部破坏了,所以他们没有被监控到。但是却没想到最后还是被监控到了。

    只能说龙哥太能安排了。

    在心里安心的情况下。他们不但不会离开芗城,恐怕还会在芗城何处溜达。

    我打电话给吴叔叔,告诉他很快会揪出真凶。

    他说这样还算好,赶紧的吧。不然就送走了。

    吴叔叔语气不咸不淡,根本上他还是看不起我们的。只是相对于我们这种愿意配合他的人,他比较愿意合作而已。

    我下了重金悬赏,提供这三人位置的奖五万。直接抓这三个人过来的奖八万。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手下人也才会真的上心。

    阿鸣走了过来。说明哥。还是没有消息。

    我点了点头,说再等吧。还没一个小时,如果一个小时还没有办法找到,我只能拜托李叔试试了。

    他疑惑地问我李叔是谁,我没有给他解释,转而叫苏翌阳去一中里面待着,多陪一下墨瑶,因为我们就快要去海县了,要很长时间见不到。

    他回了我一句叶嫂咋办?我瞪了他一眼,对他说要你多嘴!

    时间渐渐流逝,然而消息始终没有传来,即便是我训练之后都不免有些焦虑了,难不成束手无策?

    好在,我等了五十分钟之后,终于有人汇报过来,说是已经抓到这三个人了。

    我嚯地一下站起来,然后等着有人把那三个人带过来。

    我非得收拾他们一顿不可,都快要离开了,他妈的还给我整出了这些幺蛾子!

    “明哥,人带来了!”阿鸣过来通知,我说走,瞅瞅这三位把咱们侯爷都给坑了的家伙是何许人也。

    三个跟监控里完全一样的人被打得鼻青脸肿,他们跪在地上,我则是脸色阴沉地盯着他们。

    我问他们你们是谁的人?他们低着头不说话,保持沉默,草了的,还给我来这套!

    我让阿鸣给我拿一把砍刀来,阿鸣说砍刀太钝,需要磨一下,我说好,当着他们的面磨刀。

    阿鸣让人搬来磨刀石还有一把砍刀,当着这三个人的面开始磨,唰唰唰的声音听起来真是令人心里发颤。

    “你们肯定觉得监控都破坏了,所以只要不说话,我拿你们就没办法了是吧?很好,咱们道上有道上的处理方式,我就先剁了你们的手,然后再把你们交给警方,我这u盘里有你们栽赃的监控,我兄弟最终还是会安然无恙。”

    “坦白呢,还可以留一只手,不坦白呢,就少一只手进监狱,选一个呗。”

    三人身体都在发抖,他们也感觉到害怕了,道上的解决方式可没有警察那么柔和。

    刀越来越锋利,见他们还是不肯说,我故意叹息了一声,说看来你们已经有选择了,阿鸣,刀拿来吧。

    阿鸣把刀给了我,我让人把其中一个人按住,把手拉直。

    “啧啧,这一刀下去,那真是干脆又利落,没准血还能延迟点喷呢。”我这当然是扯淡,就是为了让他们心里压力更大。

    那个被按住的人奋力挣扎,但是他一个人也搞不过四五个人不是?他惊恐地喊不要,我则是面色冰冷,一刀正要挥下去,他哭着说不要,我说,我说,留我一条手臂!

    我还是把刀斩下来,叮的一声,刀尖点在地上,刀锋就落在他的衣袖上,不过没有斩到他的肉。

    他都已经吓得大叫了,我懒得管他怎么样,问他是谁安排他来陷害侯爷他们的?

    他颤抖着说:“暴徒。”

    暴徒?你他妈逗我呢,有谁会叫这种名字?这是绰号才对!

    就好像侯爷不喜欢人叫他名字,我们也偶见叫萧枫皇子、秦麟霸王,这些都是外号而已。

    显然这个暴徒,是一个人的外号,我问他暴徒是谁?因为我觉得,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他颤颤巍巍地说海县的老大,林泓宇,外号暴徒。

    我如梦惊醒,暴徒,林泓宇,侯爷提过一次他的绰号,我那时候好像分心接电话,所以才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

    暴徒!

    侯爷说这个人不好对付,要想拿下海县,困难重重,这个暴徒是我们必须越过的坎!

    “他怎么会对我们下手,难道是黄光伟?不应该啊…难道黄光伟不在乎他的公司了?”

    我觉得不可能,问他们知不知道更多的,他们连连摇头,说知道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他还是派手下过来找我们的,我们也只是听到那个手下打电话提到了暴徒,后来我们问道上的弟兄,才知道是海县的老大。

    我问他们怎么证明这是海县老大指使的?他们目光闪烁,含糊其词,我说不要挑衅我的耐性!

    其中一人说我们录音了。

    我冷笑了声,说扯淡,他们是突然找上你们的,你们怎么可能有机会录音?

    比较高个的那个看起来挺精明的,就说那时候我借口出去上厕所,因为我知道这种事情是有风险的,需要给自己找一道保护。

    我说把录音拿出来我听听,他被放开,然后手伸进口袋里把手机拿了出来,点开了录音文件。

    “哈哈,我回来了,撒了泡尿真舒坦,这位大哥,您说,要我们做什么事情…”之后的内容果然是安排他们来这里陷害侯爷,并且指使他们的那个人说他会破坏这里的监控。

    找人办事,其实就是存在风险,太笨的,没准把事情搞砸了,太聪明的,又可能被倒坑一把。

    这三个人,倒是跟懂得保护自己。

    我打电话给吴叔叔,说幕后人找出来了,但是有点麻烦,麻烦他过来一趟。

    十五分钟后吴叔叔来了,我上去叫了一声吴局长,然后把那三个人的话复述了一遍。

    “林泓宇…”吴叔叔听了录音之后,皱起了眉头,然后摇头,说海县的林泓宇我无能为力,这边我尽力,这件事还是要有人背黑锅的,除非那边的警察愿意配合抓林泓宇,否则一切枉谈。

    我也明白,就把这三个人交给了吴叔叔,吴叔叔把人带走,说会尽力,一天之内把王侯他们都放出来。

    送走了吴叔叔,阿鸣过来佩服地说明哥,你们太牛了,竟然把吴局长都搞定了?当初龙哥都没能搞定他,什么好处许给他都没有用!

    这家伙,就跟清水似的,还会自己漂白,根本没办法染黑他!我笑着说牛逼个屁,对症下药就行了,哪有那么复杂?

    然后在场子里等,阿鸣也把人遣散了,我让他留心一点,别再让人给陷害了,栽了可就不好办了。

    他说明白的,明哥放心。

    我则是思考着林泓宇的目的,还有我疑惑的地方。其实见完岳云之后我是打算来侯爷这边的,可是苏翌阳那边恰好出事,我不得不回学校处理,然后又被郑主任故意刁难,硬是被留了接近一个小时写检讨书。

    然而,看似我被罚了,却因祸得福,没有被抓进去,如果我也被抓进去,要么龙哥他们再次出山,否则芗城肯定要乱!

    也就是说…郑主任变相地救了我,甚至是救了侯爷他们!

    “我草了,这怎么想怎么扯淡,他怎么可能救我?”我想了想,自己都会觉得这很可笑了。

    过去了一天,侯爷他们总算是被放出来了。他一脸的郁闷,萧枫倒是淡定,秦麟可无所谓了。

    我把事情跟他说了一下,他叹了一声,道:“我就知道,当我们想要吃掉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想办法吃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