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逆行

风火流云 作品

    我走到那个女孩对面坐下,服务员刚好过来,我点了一杯蓝山。这个可爱的少女盯着我直看。我都有点尴尬。

    “那个…”

    “我叫秦杏儿。秦麟的堂妹。”她神情有些悲伤,对我进行了自我介绍。

    我点了点头,仔细观察她的神色,毕竟我也担心这是不是一个坑。只是因为涉及到自己兄弟。不管怎样我都不能大意。

    我说你刚刚说的是怎么回事?

    秦杏儿低着头,我说抱歉,如果你不能抬头跟我正面对视,我无法相信你说的东西。我们现在的情况特别敏感。不能轻易去市区里整事情。

    她这才把脸抬起来,神情很哀伤。

    “我哥哥他在家里不高兴。他回来之后,每天都很沉闷,家里的长辈叫他他也不理。大伯的话语权越来越小。我想要我爸爸他们不要这样争夺家族的权力。可是我说的话语根本不管用。”

    “堂哥很小时候就被送离了家族。这个举措在我看来是对的。因为这样堂哥不会成为爸爸他们针对的对象。但是另一面也是错的,堂哥终年不在家。家里手下、管家甚至全都不怎么把他当作少爷看待了。

    堂哥不会在乎这些但是大伯在乎,这关系到堂哥能不能掌管好秦氏集团,所以现在大伯每天都逼迫堂哥在家族中走动,每天堂哥都要学着怎么打理家族的事务,可堂哥一点都不开心。

    前天,堂哥犯错了,他被我爸爸他们逼着关进了秦氏集团的地下牢房。我求你们,救救我堂哥好不好?他对我很好,我不希望他这样。我知道我爸爸他们做的不对…可是我没有办法。”

    “秦麟为什么被关?”我问,我们还以为秦麟回去,怎么说也不会出事情了,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被关?真尼玛的可以,他爸妈的话语权竟然已经低到这种程度!内斗成这样,也不怪秦氏集团如此孱弱了。

    “我堂哥他…打了申氏集团的人,申氏集团的人过来讨说法,说是我哥哥先动的手,要我们秦氏集团赔偿。家族赔偿了,毕竟最近我们秦氏集团被市里的好多部门打压,偏偏家族里的人跟疯了似的,把一切责任推给了大伯他们,我也很无奈,我明知道这是因为我们秦氏集团自己作死作的,可是没用。”

    秦杏儿才十四岁,然而她的思考方式已经很成熟了,很多事情她都看得透彻,只是,没有话语权。

    特别是在这样的大世家中,女孩子的地位更是算不得高。这都是那样的环境被逼的。

    只是我真他妈不明白了,怎么秦麟跟秦杏儿两个人出自同脉,怎么脑袋差那么多?这秦杏儿简直甩秦麟八百条街啊…

    “打了申氏集团的人,赔偿以后把损失之后的愤怒都算在秦麟的头上了吗?”

    我不禁冷笑:“秦氏集团,这样的行事风格,不倒才怪。”

    “可是他们看不到,自从我爷爷倒了,秦氏集团一天不如一天。”

    秦杏儿说到这站了起来,弯腰要鞠躬似的,我直接拦住了她:“你回去吧,我们两个小时后去救秦麟。”

    她露出欣喜之色,然后说谢谢!

    我罢了罢手,然后目送她离开。

    我能确定,她并没有说谎,一个人表情可以作假,可是有些细节是无法作假的,比如她说话时的悲伤,没有真的那样的心态,是不会悲伤的。但是她有。

    “侯爷,赶紧别泡妞了,要救秦麟了。”侯爷破口大骂说你个坑比我刚要下手你就打电话来?你自己脱单了还不想别人脱单了是吧?我直接挂了他的电话,然后通知了萧枫。

    回到七夜夜总会,我直接打电话通知阿鸣,把另外两个跟他一样厉害的人叫过来,接着告诉了冯叔他们。

    冯叔他们很快就集结了并赶过来,同时我也打电话通知下去,有点身手的都过来七夜夜总会,有大事要干。

    阿鸣把另外两个人叫过来,这两个人一个叫阿狼,是个孤儿,一双眼睛透露着狠毒。

    另一个叫做李重铭,是个白得跟外国白种人似的家伙。他们就是曾经龙哥手下三个得力干将。

    除了阿鸣,另外两人均是孤儿,他们年纪也比较大,是龙哥出道之后才挖到的。

    不久之后,冯叔他们也到了,带上各自手下的精英。

    萧枫在一旁玩着匕首,他要让秦氏的人见血,而且要留下一段让秦氏集团终日噩梦的回忆。我们在等侯爷,侯爷一直没有回来,直到接近一个小时之后,侯爷才姗姗来迟。

    “卧槽路上堵车了,你们要相信我!”我信他就有鬼了,不过我倒是确定了这家伙虽然好像在泡妞,但应该是在忙着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看了一下萧枫,萧枫点了下头,我问冯叔他们准备好了没有,这些弟兄们能扛住吗?冯叔说放心,保证扛住!这些弟兄都是手下最能干的,胆气绝对有!

    我说那就好。

    过了一会儿,我才看着众人,说:“这次我们是要对付秦氏集团,秦麟被秦氏集团的人关了,你们的老大之一,我们的兄弟,我们怎么能不救他?但是秦氏集团虽然没落了,可它依然强大,现在,害怕的人,可以退出。”

    没有人动,这些人,都是可靠的。

    “没人退,那么,就分批进入市区,就在秦氏集团的周围汇合。”人渐渐散去,都赶往了秦氏集团的所在地。

    侯爷说怎么回事?秦麟那边怎么被关了?我说先救人,到时候有的是时间说。

    “可是现在跟秦氏对上,咱们的胜算不高。”

    “我明白,可是秦麟是咱们的兄弟,怎么可能不动手救他?”我对侯爷说道,侯爷解释说还他妈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

    我们也坐车来到了秦氏集团的大厦楼下。

    “侯爷,你所知道的,秦氏集团有几个比我们还强的人?”侯爷说单挑的话,七个左右,如果我们不讲单挑直接群挑,那以我们三人联合之力可以在十秒搞定对方一人。

    我说那好,我们一起进入,先问问他们秦氏集团的董事长在哪,如果不行,咱们直接开始砸场子。没想到突然间就要跟秦氏集团杠上了,但是为了我们的兄弟秦麟,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们进入秦氏大厦,保安看到我们,拦住了,二话不过,萧枫的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仅仅是电光火石间一般似的,萧枫的匕首锋刃就已经贴在他的脖子动脉上。只要轻轻一划,瞬间就可以看血液喷射,然后这个保安会死。

    “秦氏也不干净,我们都是来这决问题的,而不是制造问题,别给秦氏集团招黑了,命,只有一次,而且还是自己的。”萧枫淡淡地说完,然后我们三人进入了大厦办公室内,许多人在盯着我们,我跟侯爷眼神慢慢变得冰冷了。

    不管秦氏集团用什么理由关了秦麟,我们都不会善罢干休!我们直接走向总经理办公室。但是里面,空无一人。我问一个工作人员,秦氏集团这家公司谁主掌?他说秦烈,是秦氏集团二主人。

    二主人?

    我们眼神都是划过一道锐利之意,好一个“二主人”,这是想要掌控秦氏集团的意思完全不遮掩了。

    我问他们这里面谁知道秦氏集团的核心人物住在哪里?他们都回答不知道。我们正想要逼他们出来,突然,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你们几个,跑我秦氏来,是想死吗?之前会议上遭受的羞辱还不够是吧?”

    这个中年命阴阳怪气地对着我们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