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帐里有几位将领正在议事,听见外面传来女子大喊大叫的声音,都感到很奇怪,这里是战场,就像修罗场一样,所有百姓都是远远避开,怎么会有女子在这里?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下一秒营帐的幔布就被人打开,一个女子以狗啃泥的“华丽姿势”,十分不雅地扑了进来!

    女子接触到地面的瞬间,他们似乎还从女子口中听见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词语——卧槽!

    押着沐芷汐进来的小兵跪在地上恭敬地禀报道:“启禀将军,属下在清理战场时发现了一名可疑女子,怀疑是西陵敌军的奸细,特地绑回来交给将军审问!”

    沐芷汐偏头狠狠瞪了一眼自己旁边跪着的小兵,他就是自己屁股上脚印的主人!

    这么嚣张,敢踹姑奶奶,从小到大因为她是沐氏集团董事长的千金,出现在她眼前的每一个人都是对她小心翼翼,巴结奉承她还来不及,她这千金小姐哪里受过如此委屈?

    此仇不报,她就不姓沐!

    那小兵感受到了两道怨毒的目光,却仍是一动不动的跪着,不卑不亢,等着将军的下一步指示。

    营帐中除了沐芷汐和小兵外,还有四个人。

    站在沐芷汐前面的是几名身穿铠甲的男子,右边的男子一脸络腮大胡子,前额突出,怒目金刚,活脱脱一个黑旋风,他是军中的右先锋王成。

    左边一人眉目俊朗,五官深刻,约三十出头左右,这是军中的左先锋文虎。

    还有一人站在中间,年约二十五六岁,长衫儒袍,手执折扇,眉宇间一股子书生气,这是军中的军师欧阳风,外号“赛诸葛”。

    最显眼的是坐在桌案后面的墨袍男子,虽然他背过身去了,只留给众人一个修长挺拔的背影,但那像白杨树一样挺直的身材中,好像蕴含着巨大坚韧的力量,却又散发出一股凉薄的气息。

    别人都是站着,只有墨袍男子是坐着,并且连狂妄到只留给别人一个背影,看来他就是小兵口中的“将军”无疑了。

    从他的背后看,只看到他左手拿着一柄长剑,似乎在细细擦拭着,专注得仿佛一点都不在意自己身后发生了什么。

    王成,文虎几人仿佛已经习惯了墨袍男子这种漫不经心,见将军不开口,王成便开口道:“把她拉起来!”

    沐芷汐双手被反绑在背后,被踹进来后还没爬起来呢。

    “是!”小兵把沐芷汐拉了起来。

    几个男人见到沐芷汐身上的穿着,都不禁蹙了蹙眉头,这是哪里来的无耻****?穿得如此不伦不类,身上像布又像纱的衣服并未能完全遮羞,不但露出了整个肩膀和手臂,还露出了小腿和脚丫。

    古代的女子都有严格的规矩,不能在男人面前露出肌肤,不然就要被人当成是不知廉耻的****。

    王成大声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穿得这样不伦不类?”

    王成嗓门大,说起话来像是拿着喇叭在吼一样,震得人耳膜都疼了。

    沐芷汐敏锐地捕捉到王成话中的关键词,不伦不类?

    头顶仿佛又有一千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她身上穿的可是今年巴黎时装周上最新款的婚纱,全世界就这么一件,他们竟然说她穿得不伦不类?

    好吧,这些古人的思想保守,她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们计较!

    “本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沐芷汐!”沐芷汐高高昂起头道,虽然被人家抓住了,但以她不服软的性格,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肯轻易低头。

    刚才摔进来的时候,她膝盖被磕破了,火辣辣地痛,她也是血肉凡躯,又没有金刚护体,但是即便很疼,她也咬着牙一声不吭,倔强的目光打量着面前的几个人。

    心里的仇恨又添一笔,等姑奶奶翻身的那一日再一起算清!

    王成和文虎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显然都是又惊又疑,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竟然敢这么嚣张!

    “你是 你现在所看的《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 第2章 疑似奸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