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逸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视线从她精致的小脸往下移,雪白的脖颈,漂亮的锁骨,锁骨以下大片凝脂般的肌肤,光是映入眼帘的这几样东西就能令多少男人为之疯狂!

    这女人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

    再往下,刚好合身的裙子勾勒出了女子玲珑的曲线,该收的收,该凸的凸,东方逸承认,她身上的衣服虽然奇特诡异,但设计却又是如此巧妙,完美地凸显了她的身材上的每一个优点,并无限放大。

    “你穿得如此不伦不类出现在战场上,是想勾引男人?”男子眼中带着嘲讽,语气发冷。

    沐芷汐闻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婚纱,在战场上沾了血迹,又在暗牢里沾上了脏兮兮的污泥,还被弄得皱巴巴的,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他确定她这副样子能勾引得到男人?

    还有她是莫名奇妙就穿越到这个鬼地方来了,哪里是想来勾引男人的?他用这样嘲讽的目光看着她是什么意思?还真的以为她是那种女人?

    沐芷汐不怒反笑道:“是呀,我就是来勾引男人的,而且是来勾引大将军你的,不过好像不怎么成功呀。”

    沐芷汐的语气有些冷,还带了几分反讽,熟悉她的人才知道她只有生气时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

    然而东方逸竟然听出了这小女人声音里的怒气,深邃的眸子里快速地划过一丝玩味,音调微微上挑道:“哦?你怎么知道勾引本将军没有成功?”

    “难道成功了吗?”沐芷汐嘲讽地反问道,把她关进了暗牢里不说,还差点掐死她,要她给他当侍婢就算了,还每月只给她一两银子工钱,难道他堂堂大将军就是这么对“勾引他成功了”的女人的?

    东方逸眼中闪过几分森冷,不知是对她反问的话不满,还是对她嘲讽的语气不满。

    沐芷汐见状赶紧又补充道:“将军刚才也说过了,像我这种姿色,将军是看不上的,所以我当然没有勾引成功。”

    这男人的脾气真是臭死了,一句话不对就要发怒,全身嗖嗖地往外冒冷气,活像一座大冰山。

    “呵!”东方逸冷笑了一声,高大的身体突然压下来,俊脸逼近沐芷汐的脸庞,与她光洁的脸颊不到一寸的距离。

    男子身上带有一中好闻的味道,像是松香,独属于男子的气息萦绕在鼻子周围,令沐芷汐心跳一下子加快起来。

    穿越之前虽然她和苏俊在一起过,但也许是因为苏俊不喜欢她的缘故,所以他一直没有碰过她,连她的手都没有拉过,而她跟苏俊在一起时也从来没有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男子的俊颜近在眼前,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脸颊上,沐芷汐感觉自己脸颊有些微微发热,大脑一时不受控制,一句不经大脑的话就这么蹦了出来。

    “你要干嘛!我警告你啊,本姑娘卖力不卖身,虽然做你的侍婢伺候你,可侍婢不是侍妾,你休想碰我!”

    “碰你?”男子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嗤笑一声,高大的身形突然从她头顶移开,不屑道:“你想多了,本将军是想说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嘎?沐芷汐反应了一会儿,自动把两句话连到了一起。

    ——像我这种姿色,将军是看不上的,所以我当然没有勾引成功。

    ——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靠!这男人!

    不打击她会死吗?

    东方逸不理会小女人怒气冲冲的眼神,转头向外吩咐了一声:“拿一身干净的衣服进来!”

    “是!”外边值守的小兵应道,不一会儿,就有人拿来了一套崭新的衣服,还有一双军用靴子。

    军营里当然没有女人穿的衣服,所以小兵拿来的是一套军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