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

    沐芷汐醒来的时候觉得头疼得厉害,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睡在地上,努力回想了一下,才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

    从地上爬起来,对面早已没有了花如钰的身影,地上的大老虎也不见了。

    要不是地上留下的那一堆火炭燃烧过的痕迹和几十个空酒坛子正七倒八歪地躺着,她还真会以为昨晚发生的事不过是她做的一个梦。

    来无影去无踪,莫名奇妙地出现在这里,又一声不响地离开,花如钰这人还真是神秘!

    山林里的清晨弥漫着一团湿寒的水汽,沐芷汐打了一个寒颤,脚步有些踉跄地出了桃林。

    一踏出桃林,身后的景象马上变换,方才还是落英缤纷的桃林美景顷刻间变成了杂草丛生的原始密林,阵法已经消除了。

    沐芷汐远远就看见王成领着一群士兵守在刚才那片“桃林”的入口,大伙儿眼中满是焦急和憔悴,显然一夜没睡,心头不由一跳,她竟然忘记了桃花阵外还有人在等她!

    昨天沐芷汐吩咐那几个士兵,如果她半个时辰后还没有出来,他们就回军营里通知王成,那几个士兵等了半个时辰,还是没见她出来,立马回军营禀报了。

    王成火速赶来,发现了这么个诡异的阵法,自然是束手无策,只能带着众人在外面干等,现在看见她出来,都呼啦一下围上来。

    王成黝黑的脸颊上露出欣喜,说道:“沐姑娘,你可算平安出来了,没发生什么事吧?”

    “我没事,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沐芷汐愧疚地说道。

    昨日她被阵法吸引,进入桃林后遇到了花如钰,后来老虎出现又虚惊一场,再后来跟花如钰喝酒喝得太高兴了,完全忘了出来跟外面的士兵说一声,让大伙这么担心。

    “没事就好,这片桃林甚是诡异,还有阵法,大家也进不去,只能干着急。”王成见过些世面,随军打仗时也见过些诡异的阵法,看到这片林子就知道肯定是被布了顶厉害的阵法。

    大家本以为沐芷汐定是被困在阵法里,是凶多吉少了,现在见她不但破了阵法,还毫发无损地出来了,心中更是钦佩。

    “沐姑娘进去了,不知里面有什么?”一个士兵好奇地问道,这桃花林从外面上起来跟寻常的桃花林没什么两样,但邪乎的就是它会隔一段时间就变化一下,看起来神秘莫测。

    “沐姑娘身上怎么会有酒的味道?”又有士兵奇怪地问道。

    沐芷汐眼神闪了闪,说道:“哦,这座山的最深处住着一位隐世高人,他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才布了这桃花阵,阻止外人再往山上走。没想到我误打误撞进了去,他与我投缘,便留我喝了几杯。”

    沐芷汐想花如钰肯定不想别人知道昨晚的事,便胡诌了一下。

    花如钰身份神秘,武功又那样高,也算得上是高人了,而且他昨晚确实请自己喝酒了,她也不算骗人吧?只是没有说出高人的名字而已。

    “原来如此。”王成恍然大悟,又问道:“昨天我们在桃花阵外听到里面传来猛虎声,沐姑娘可是遇到了猛虎?”

    沐芷汐如实说道:“是遇见了一只大老虎,不过被那位高人给打死了。”

    大家听了都松了一口气。

    王成说道:“既然已经平安出来了,就先下山吧。”

    沐芷汐突然想到自己一夜未归,要是被东方逸知道了就惨了,便不动声色地问道:“将军昨晚回来了吗?”

    “昨天我上山的时候将军还没有回来,又在山上等了一夜,还没回过军营,也不知将军回来没有。”王成答道。

    沐芷汐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把王成拉过一边,悄悄商量道:“待会儿我们回去之后,若是将军还没有回来,能不能拜托王先锋不要将我昨晚上没回去的事告诉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