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芷汐愣了愣,被他看出来了?

    她特地给他做这顿饭,除了想跟他改善关系外,还想顺便说说老李头的事。

    沐芷汐轻咳一声,说道:“我确实有事要跟你说,是关于李茂明的事,他之前失职,理应处斩,但现在我们已经在三日内把十五吨粮食筹够了,弥补了损失,所以对李茂明的处罚是不是应该减轻?”

    刚才议事的时候东方逸听王成禀报了他不在军营这几天里发生的事,自然也知道了沐芷汐在两天内就筹到了粮食,给全军的士气带来了很大的鼓舞。

    东方逸闻言薄唇轻启,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那你要怎么处置他?”沐芷汐问道。

    “李茂明失职在先,将功补过在后,可以留他一命,但要革除他原有职位,降为普通士兵,并且责军杖三十!”东方逸条理清晰地说道。

    沐芷汐听了,松了口气,这样的处罚也不算太重。

    “还有。”东方逸继续说道,“他作为一个营长,却私自带领士兵进入赌场,破坏了军纪,有损我军的形象,再加五十军杖!”

    “什么?”沐芷汐睁大了眼睛,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她带着老李头进入赌场赌钱的事,立即反问道:“是我带他们进去的,为什么并且赌钱的是我而不是他们,为什么不处罚我而处罚他们?”

    “李茂明是军中的小头领,明知军纪不允许士兵进赌场,他却罔顾军纪,知法犯法,自然要受到处罚,还有其他几个士兵也要一起受罚,至于你,你不是军队里的士兵,不受军纪的约束,但你是本将军的侍婢,没有本将军的允许,私自去赌钱,也要受到处罚!”东方逸处罚分明,一副公正无私的样子。

    “他们只是跟着我进去而已,并没有赌钱,这样也要受罚?而且我虽然是你的侍婢,但我也该有最起码的行动自由,你之前也没规定我不能去赌钱,为什么要处罚我?”沐芷汐反驳道。

    她来自二十一世纪,不是这里的人,脑子里当然也没有这个时代的尊卑观念,在她看来她和东方逸只是员工与老板的关系而已,并不是奴仆和主人的关系,所以她虽然为他做事,但她的人却是独立的,不需要受他的约束。

    “在这里,本将军说的话就是军法,不需要问那么多为什么。”东方逸似乎不想再跟她废话,从饭桌前起身,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卧室,还轻飘飘丢下了一句话:“而本将军对你的处罚就是罚你以后负责本将军的一日三顿,并且连续七日内的饭菜都不许有重复的!”

    “你这根本就是蛮不讲理!”沐芷汐差点被他气得一口气上不来!

    什么他说的话就是军法?这男人真是太霸道了,她刚才给他做饭的时候还觉得他是个明事理的人,没想到自己竟然又一次看走了眼!

    还有,她刚才心血来潮想要跟他搞好关系,给他做了一顿饭,他竟然得寸进尺地要她负责他今后一日三餐?

    这日子没法过了!

    “还有,你赌钱赢来的买粮食后剩下的一千多两银子,本将军就先没收了,若是你的表现让本将军满意了,本将军再考虑还给你!”卧室里又传来东方逸冷淡中又带着不容置疑的声音。

    沐芷汐听了,第一反应就是立马放下碗筷,一个箭步冲回了自己的房间,掀开枕头底下,果然空空如也!

    昨天她要上山,怕把老李头给她的银票弄丢了,便藏在了枕头底下,本以为这是东方逸的营帐,没人敢随便进来,因此也不担心会丢,没想到最大的“贼”竟然是一军的统帅!

    沐芷汐当即就不乐意了,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三步做两步就冲进了 你现在所看的《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 第43章 没收银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