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静止在这一瞬间,沐芷汐定定地看着他漆黑而深邃的墨眸,一时间竟然失去了反应,心跳快得不受自己控制,仿佛要跳出她的胸口。

    东方逸也同样看着她,这么近的距离,他可以看见她的睫毛很长,弯成了完美的弧度,她的眼睛很亮,倒映着他缩小的影子,她的唇很软,覆盖在他温凉的薄唇上,她柔亮的长发散落在他脸上,有点儿痒,她身上带着淡淡的女儿香,萦绕在他鼻尖。

    东方逸以前对女人厌恶到了骨子里,并且从来没有和一个女子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但是这一瞬间,他心里竟然快速地划过一抹异样的感觉,虽然不清楚那是什么,但他能肯定的是,那不是厌恶。

    短短几秒间,东方逸比沐芷汐先反应过来,一贯冷淡的嗓音开口道:“还不起来?”

    他一说话,薄唇摩擦着沐芷汐柔软的唇,沐芷汐脑中“轰”地一声,有什么在脑海里炸开,一瞬间反应过来,她她她……她竟然扑倒了将军?还吻了他?

    沐芷汐连忙从他身上起来,小脸瞬间发热了,心里还有点儿惶恐,听说东方逸最讨厌女人,所有女人都不敢靠近他三米之内,而她虽然也帮他更过衣,靠近过他,但那哪能跟现在相比?

    沐芷汐的第一反应就是完了,东方逸不会生气地要杀了她吧?

    “将……将军,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沐芷汐的心从来没有跳得这么快过,紧张得竟然结巴起来,“我只是想拉开你而已,没想到竟然滑倒了……”

    沐芷汐感觉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真是有口说不清。

    东方逸若无其事地从地上起来,淡漠地看了她一眼,女子身上只穿着里衣,露出了雪白的脖颈和若隐若现的锁骨,头发披散在两肩,娇小的身形莫名地带着几分让人想要保护的柔弱,向来璀璨若星辰的眼睛里此刻带着懊恼,像是在后悔刚才扑倒他的行为。

    “本将军的是初吻!”东方逸薄唇突然吐出一句话,情绪莫测的墨眸定定地看着她。

    沐芷汐被他看得有些心虚,听到他的话后又不禁一愣,他这话什么意思?要跟她算账吗?

    东方逸可是全东川王朝上至六十岁老太下至六岁女童的梦中情人,战神的初吻,那得多珍贵,恐怕是全天下女人梦寐以求都求不来的,而现在竟然被她一不小心就夺走了。

    沐芷汐很想开口说她可以赔偿,但她现在连银子都没有,怎么赔?

    于是沐芷汐讪讪的开口道:“我也是初吻,虽然你的身价比较高,但人的地位是平等的,初吻也是平等的,所以咱俩谁也不亏……”

    沐芷汐想跟他长篇大论一番,企图逃脱自己的“罪责”。

    没想到东方逸根本没兴趣听她的废话,只听了几句就摆摆手,沉沉地看了她一眼,说道:“穿衣服,下山!”

    说完转身走进了灌木丛,漆黑的夜色掩饰了他脸上的表情,从他淡然的语气也听不出他的情绪,谁也无法判断他到底生没生气。

    沐芷汐心中一喜,这是不追究的意思?

    “哦,好!”沐芷汐赶紧转身拿起自己的外衣,追上了东方逸的脚步。

    在他们俩身后,横七竖八的尸体,惨烈血腥的场面显示着刚才那场厮杀有多激烈,夜风吹过,冲淡了血腥味,此刻谁也不知道,就是从这场刺杀的开始,一场巨大的阴谋缓缓展开。

    *

    沐芷汐跟着东方逸回到了军营,王成和文虎在营帐门口等着,见了东方逸,都立即围了上来。

    “启禀将军,方才京城里传来了密报,皇上听说将军打了胜仗,便连夜派人给将军传了圣旨,命令将军明日便班师回朝!”文虎禀报道,说着把手里的密报交给东方逸。

    东方逸接过密报,一边展开一边走进营帐里,只淡淡扫了一眼就揉成了一团,冷嘲一声:“他还真是迫不及待!”

    他今天才刚打赢了仗,捷报都还没传回京城,东方文起就知道了,并且连夜派人宣旨令他回京,这是有多怕他会拥兵自重?

    “将军,我们要听皇上的话吗?”王成问道,将军守卫东川国土,是东川的战神,受到东川百姓的拥戴,没想到最迫不及待想要除去东川的守护神的,竟然 你现在所看的《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 第49章 本将军的是初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