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逸看了一眼沐芷汐,说道:“这是我从边关带回来的侍婢。”

    皇上和皇后的视线也看了过来,打量了沐芷汐一眼。

    “逸王难道不知道今日的宫宴是什么场合?一个小小的侍婢也能带出席?”皇后开口道,语气中带着几分母仪天下的威严。

    东方逸说道:“父皇刚才也说了,这是为儿臣接风洗尘,庆祝儿臣得胜归来的宴会,儿臣把自己的救命恩人带来有何不妥?”

    太后闻言奇怪地问道:“救命恩人?这位姑娘救过逸儿?”

    东方逸点点头道:“正是,孙儿遇刺的时候,若不是她在旁边为儿臣挡了一剑,儿臣就不止是受了点轻伤这么简单了。”

    沐芷汐闻言眼角不禁有些抽搐,这男人胡说八道的能力也太强了吧?撒谎竟然还能脸不变色心不跳?她什么时候为他挡过剑了?以她宁愿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性格,在和一个人不怎么熟的情况下,她就是眼睁睁看着对方死也不会为他挡剑的,而东方逸还没跟她熟到让她愿意为他挡剑的程度吧?

    就在沐芷汐心中暗自诽腹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原来是这位姑娘救了逸儿的命,抬起头来让哀家看看。”

    沐芷汐闻言心中微微跳了跳,神态自若地抬起了头。

    太后点了点头,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

    “回太后,民女名叫沐芷汐,是从东川西部边境一个叫风西村的村子里出来的。”沐芷汐有条不紊地按照东方逸给她的那本小册子上所记载的答道。

    然而这话一出,周围众人看向沐芷汐的目光变得更加鄙夷了,谁都知道,东川西部多山多岭,是穷乡僻壤之地,看来她也是从贫穷人家出来的,怪不得刚才如此粗蛮无礼地拦下了太子殿下,还口说胡言,原来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个。

    皇后闻言眼中也露出了鄙夷,阴阳怪气道:“原来是小山村里出来的,怪不得如此不懂规矩,参与今晚的宫宴的不是三公九卿就是王公大臣,各位千金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还有你身旁的逸王更是身份尊贵,你如何能与他们平起平坐?”

    这话是在指责沐芷汐作为侍婢,不该坐着,而应该跟宫女一样站在旁边伺候,并且这不屑的语气也是对下人才有的,明显了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沐芷汐自然不是蠢笨之人,稍微思考就明白了皇后为什么要这么针对她了,她是逸王的侍婢,如果没得到逸王的允许,是绝不能坐在逸王身边的,因此皇后这番话明面上是说她不懂礼数,实际上却是在说东方逸不懂礼数,把一个侍婢放在了和众位大臣一样的地位。

    因此如果此刻她若是回答了皇后,这是逸王允许她这么坐的,那么皇后肯定会趁机对东方逸发难,若是她回答了皇后是她自己要这么坐的,那就证明了她真的是不懂礼数的山野村妇,而逸王要一个不懂礼数的村妇做侍婢,也会被人嘲笑,这么一来,她还真是怎么回答都不对了。

    想不到这个皇后看起来颇有母仪天下的风范,心机却如此之深!

    在场的众位女子听到皇后的这句话都不禁暗自称快,一个穷乡僻壤里飞出来的麻雀也想飞上枝头做凤凰,她们等着看她如何出丑!

    沐芷汐悄悄瞥了东方逸一眼,发现他仿佛完全没听到皇后的话般,仍在自顾自地喝酒,自然也没有要开口帮她的意思。

    心中不禁有些无语,明明是他要把她带进宫的,进宫之前还说了什么一切有他,怎么现在却对她不管不问了?难道他还在介意她刚才当众给他丢脸的事?

    慕容雪和夏浅浅 你现在所看的《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 第63章 反击皇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