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坐在东方逸身边,沐芷汐今天已经受到过太多次的关注了,她刚想趁着皇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时候降低一下存在感,自己默默吃东西,没想到因为七公主的一句话,她再次成为众人的焦点。

    皇家的人怎么都那么能生事儿呢?这样下去她非得给折腾死,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沐芷汐这回可算是吃一堑长一智了,发誓以后这样的宫宴打死她都不来了!

    七公主不明情况,破天荒看到东方逸身边竟然坐了一个女子,当然会自然而然地误以为那是与东方逸相好的女子,再加上一时口快才说出了这句话,但在场的大臣千金们都知道那其实只是逸王的侍婢而已,还是一个从穷乡僻壤里出来的侍婢,因此此刻的气氛就有些微妙了。

    就在大家被七公主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惊得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的时候,角落里响起了一道悦耳中带着些许玩笑声音:“七公主莫不是打猎打得太高兴了,开起这种玩笑来了,这位姑娘只是表哥从边关带回来的侍婢而已,并不是逸王的王妃,如何称得为大嫂?”

    沐芷汐顺着那道悦耳的声音看过去,发现说话的人正是坐在她对面的慕容雪,一瞬间反应过来,慕容雪是将军府的小姐,东方逸的舅舅又是一位将军,慕容雪又称东方逸为表哥,这么说来东方逸的母妃就是出自慕容将军府了。

    七公主闻言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二哥竟然会让一个侍婢坐在自己身边,不敢相信地问道:“你真的只是我二哥的侍婢?”

    沐芷汐脸上有些尴尬,点头道:“是的,民女只是逸王身边的侍婢而已,并不是七公主的嫂子。”

    说完鬼使神差地悄悄抬头看了一眼东方逸,发现他板着的一张俊脸和之前一样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不由悄悄松了一口气,然而耳边听到的下一句话却让她再次惊愣。

    “怪不得七妹只猎到了一只兔子,原来是眼神不好,你看她身上哪点配当你嫂子?并且出身如此低贱之人,如何配得上本王?”东方逸冷冷开口道,语气中带了一股莫名的怒气。

    在场的人听到逸王的这句话反倒不奇怪了,这才是真正的逸王,冷酷淡漠,嘴巴跟淬了毒的刀子似的,既毒辣又锐利,谁都不留情面,特别是对女人,这样的逸王才是他们熟悉的逸王,那个让侍婢坐到自己身边,还替侍婢挡酒的逸王才是反常的。

    七公主也觉得现在的二哥才正常了,也不多问了,倒是一直不曾说话的东方宇闻言多看了沐芷汐两眼,眸中闪过某种沉思。

    慕容雪和夏浅浅听了心里自然都是大喜,逸王果然只是一时被这侍婢迷了心窍而已,现在恢复正常了就好了。

    而沐芷汐听了心中怒气骤然升腾起了一簇小火苗,什么叫她身上哪点配得上他?什么叫她出身低贱?

    论资质论禀赋论才能论相貌,她自认虽然不是最好的,但在现代激烈的竞争中也是佼佼者,她的出身虽然不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但也算个富家千金,并且在她的观念里一个人的出身是先天注定的,自己并不能改变什么,判断一个人好与坏,全看这个人后天的努力。

    因此就算一个人出身高贵,性格却恶劣不堪,也不思进取,她沐芷汐也不会跟他交朋友,就算一个人出身贫穷,只要她肯努力,她沐芷汐也会真心相待,就如同现代的林雅言,林雅言家境并不富裕,但沐芷汐还是把她当成好闺蜜,可惜的是她看走了眼,最好的闺蜜最后却背叛了她。

    看来这冰山男的脾气真是诡变莫测,短短不到两盏茶的时间,他对她的态度就变了数变,真是莫名其妙!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她看这冰山男的心思才是 你现在所看的《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 第66章 从来没想过当逸王妃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