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雪和夏浅浅带着丫鬟走进碧落轩,看到碧落轩的布置,不由惊异,这哪里像是一个侍婢住的院子?就是千金小姐住也不为过。

    夏浅浅以前跟慕容雪是对头,虽然明面上和气,暗地里却经常在较劲,但今天为了能进逸王府,她也不得不暂时巴结讨好慕容雪了。

    而慕容雪来过几次逸王府,看到沐芷汐住的碧落轩竟然离表哥住的凌渊阁这么近,不得不多留了个心眼。

    昨晚宫宴上表哥虽然当着众人的面把那个侍婢赶走了,但后来过了没多久表哥就以身体不适为由提前离开了,现在看到表哥竟然给一个侍婢都安排了这么好的住所,慕容雪已经完全肯定了这个侍婢在表哥心中确实与众不同,心头的嫉妒之火又烧起来了。

    方才说话的丫鬟正是慕容雪的贴身丫鬟秋霜,久久没听到里面传来动静,秋霜又喊了一声:“沐姑娘在吗?我家小姐来访。”

    而夏浅浅身边也带了个丫鬟红梅,一行四人从院门进来,走到屋外正遇见了福伯。

    “福伯,沐姑娘可在?”慕容雪问道。

    福伯点头道:“沐姑娘在屋里呢,慕容小姐和夏小姐可以进去了。”

    慕容雪一听不禁心头火起,似笑非笑道:“沐姑娘从穷乡僻壤来的,不懂礼数也就罢了,福伯也不教教她?远来是客,难道她不应该出来迎接吗?”

    就算沐芷汐在表哥心目中的地位不同,但也只是一个侍婢,况且昨晚宫宴说表哥已经亲口说过沐芷汐没资格当逸王妃,这么说来表哥待她与众不同也仅仅是因为她救过表哥一命而已,而这侍婢仗着自己救过表哥一命,竟然敢这么嚣张,连她来了也不来迎接。

    夏浅浅在一旁不说话,她今日跟慕容雪来主要是想见逸王的,可惜的是逸王出门了,现在跟慕容雪来看那个侍婢,也不过是顺道瞧瞧热闹而已,没她什么事,在她看来,那样没身份地位又粗野没教养的一个侍婢,根本就不值得她亲自出手。

    福伯连忙点头道:“沐姑娘许是一路从边关回来,还很劳累,再加上昨晚没休息好,因此身体不适,不便出来迎接慕容小姐,不过沐姑娘在里屋泡了茶,让老奴请两位小姐进去呢。”

    福伯也是左右为难,一边是王爷从边关带回来的侍婢,一边又是王爷的表妹,他两边都不好得罪,夹在中间真是难做人。

    慕容雪听了,心头怒火更盛了,说道:“福伯是逸王府多年的老管家,怎么连你也不懂事了?沐姑娘再怎么样也只是表哥的侍婢,说到底也算是一个下人,福伯作为逸王府管家,不好好调教下人就罢了,怎么还反过来维护起下人来了?不知情的还以为逸王府不分尊卑,没有规矩呢。”

    “这……”福伯被堵得哑口无言,不知该说什么好。

    就在这时,屋里传来了一道笑声:“慕容小姐说的是,我是从穷乡僻壤里出来的,不知道礼数,当然比不得慕容小姐有教养,一大早就不请自来,还不经允许就闯进人家院子里跟疯狗似的乱吠,原来这就是大家闺秀的‘礼数’,今日我这个土包子算是长了见识了。”

    这声音不大,语气轻快,虽然没有嘲讽的意味,但字字句句都在反讽,效果比直接嘲讽还要强十倍。

    慕容雪一听哪里还忍得住,直接就炸毛了,撇去她东川第一美人的名头不说,单凭她慕容将军府小姐的地位,这京城中的千金小姐们不管是谁见了她都要礼让三分,从小就被各种美誉一路捧到大的慕容雪哪里听过别人这么跟她说话,对方的身份还只是一个小侍婢,她不怒才怪!

    “你这贱婢不要欺人太甚,别以为表哥把你从边关带回来,还让你住进了逸王府,你就可以目中无人了,再怎么样你也只是一个身份低贱的侍婢,还想爬到主子头上来了?”

    慕容雪加快了脚步,三步作两步从院子里走进屋内,一进门就看见了沐芷汐正坐在椅子上悠悠地喝着茶,神清气爽的哪里像是身体不适的 你现在所看的《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 第71章 来者不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