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陌生人在一旁看着自己钓鱼,蓝草总觉得有些不自在,她看了看身边端正的坐在椅子上钓鱼的男人,轻叹了一声,“夜殇,我不想钓鱼了,我想回去。”

    “嗯。”夜殇轻嗯了一声,然后抖动了下鱼竿。

    蓝草以为又有鱼上钩了,于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水面。

    怎知好一会过去了,也没有见他钓起鱼来,她干脆起身,将桶里的鱼拎到河边准备放生。

    “喂,你这个小姑娘是要把鱼放回水里去吗?”那个中年大叔好奇的跟了过来。

    他都这么热情的看她们钓鱼好一会了,蓝草再无视人家,就太没有礼貌了。

    她回头冲那中年男子笑了笑,说,“是啊,我打算把它们放生。”

    中年男子好奇的问,“这都是你老公钓的鱼吧?他那么辛苦钓来的鱼,你就这么放生了,不觉得可惜吗?”

    “没有什么可惜的,我们刚才已经说好要把鱼放生了。”蓝草说着,就要把桶里的鱼儿往河里倒。

    这时,一只大手握住了桶,不让桶里的鱼儿落到河水里。

    蓝草扭头,只见夜殇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他微笑的盯着她,说。“我们还没有给鱼儿起名字呢。”

    蓝草看了看桶里的鱼儿,欣然同意,“好啊,这里一共四条鱼,我们就叫他们最大的为大鱼,最小的为小鱼,剩下个头差不多的那两条,我们就按照长短叫他们长鱼和短鱼,这样又好记,又容易分辨,你说呢?”

    “噗哧。”那中年男子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小姑娘真幽默,大鱼小鱼,长鱼短鱼,呵呵,要是鱼儿知道你给他们起了这么简单的名字,他们一定宁愿被烤熟也不愿意被你们放回水里了,哈哈哈。”

    蓝草实在受不了这位大叔洪亮的笑声,震得竹林那边都有回音了。

    ‘哈哈,名字虽然有些逗,但听起来挺顺口的,不过我很担心,要是你们的孩子出生了,喊他们大鱼小鱼,长鱼短鱼的,你们就不怕孩子长大后埋怨你们给他们起的搞笑的名字吗?’那个大叔哈哈笑个不停。

    蓝草很懊恼。

    没错,她给这几条鱼起的名字是随意了一点,但也没有这位大叔说的那么难听啊?

    还有,他是不是偷听到了自己和夜殇刚才的对话,所以知道她给鱼儿起名字的同时,也是给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起的名字?

    蓝草还以为夜殇会说说这个取消她给鱼儿取名的中年男人,结果夜殇却喊了对方一声,“葛叔,你笑够了吗?再笑的话,我可就要把你扔河里去了。”

    那中年男子笑声更大了,“哈哈,我说夜少,你终于承认你认识我了啊,刚才为什么见了我却又装作不认识我?”

    葛叔?夜少?

    意思就是说,这两个人相互都认识?

    那刚才为什么他们又装作不认识?

    蓝草疑惑的在两人之间看了又看。

    “小姑娘,你别看了,我还是自我介绍吧,我叫葛天龙,是看着你老公长大的,你就跟着你老公喊我葛叔好了,这样比较亲切。”中年男子热情的给自己做了个介绍。

    蓝草愣在那里。

    这两个人果然认识,而且这个大叔还是看着夜殇长大的,那么他是干什么的?

    “葛叔,你说话别太直接,会吓着她的。”夜殇故作不悦的提醒,然后搂着蓝草的肩膀,安抚她,‘你没事吧?是不是觉得葛叔的笑声很恐怖?’

    蓝草摇了摇头,“恐怖倒谈不上,我只是在猜你和这位大叔的关系是什么,大叔说他是看着你长大的,难不成,他也是你的保镖?”

    见她困惑的打量着葛天龙,夜殇干脆一本正经的介绍,“他叫葛天龙,是葛柒的亲叔叔,是帝王医院的创建人之一,也是帝王集团的股东之一。”

  &nb 你现在所看的《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第1826章 叔叔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