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蓝草深吸了一口气,不料却在酒气中嗅到一丝陌生的香水味,她皱了下眉头。

    夜殇向来不喜欢喷香水,那这香水味是谁的?

    不会是女人的吧?

    好吧,管他是谁的,先把他叫醒了好质问他有关封秦的事。

    夜殇眯着的眼沉默了一会,突然又是一个翻身将蓝草压在身下,然后俯首将唇覆在了她双唇上。

    突来的,很是粗鲁的吻让蓝草很是难受。

    她紧闭牙关就是不让他得逞。

    然而身上的男人就是有本事让她服从,他有利的手指只需轻轻捏了她下巴一记,她就不得不张开嘴,迎接他霸道的肆虐……

    一吻结束之后,蓝草有些晕乎乎的,却被某人抱着进了浴室。

    紧接着,浴室的花洒开启,当头而下的冷水让蓝草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她恼火了,用力推开黏在身上的男人,就冲出浴室。

    抓过毛巾,蓝草狠狠擦拭被淋湿的头发。

    真不明白,这个男人一大早到底哪根神经不对了,还没有从昨晚的宿醉中清醒是不是?

    噢,不对!

    这厮一贯的张狂自我,经常动不动就“强迫”她陪他洗冷水澡。

    虽然,她也觉得经常洗冷水澡对身体有好处,可是,让她和他光秃秃的站在莲蓬头下冲洗,那画面真的是太羞死人了。

    何况,每一次的冲澡,都会以一场可以烧滚冷水的热情爱爱结束,最后弄得她筋疲力尽的被抱回床上,继续迷迷糊糊的配合他所谓的制造孩子的伟大事业……

    呸呸呸!

    蓝草连续啐了几声,用毛巾包着自己的脸狂揉,鄙夷自己总是动不动就想到那事上去。

    难怪夜殇说她是个小色女。

    “我的小色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矜持了?”一道戏谑的声音似乎在响应蓝草的心声似的。

    蓝草缓缓的移开脸上的毛巾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下身围了一条毛巾的男子帅气的倚在浴室门口看她。

    他湿透的头发服帖在额头,还滴着水,跟平时刘海总往后梳得光亮的精英形象迥然不同。

    这样的他,显得更年轻,就像个叛逆的少年一样,戴着一丝稚嫩,让人看了,心不由得柔软了起来。

    “怎么?看待了吗?”夜殇走过来,从她手里抽出毛巾就往他身上擦拭。

    蓝草抿了抿唇,“你那么快就洗好了?”

    “嗯。”男人轻嗯了一声,然后把毛巾又塞回她手里,“帮我擦头发。”

    蓝草愣愣的接过毛巾,踮起脚尖擦拭他那头湿漉漉的短发。

    “喂,你能不能把头低一点?”蓝草用力按压了一下他的脑袋。

    罕见的,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配合的弯下了腰,把脑袋低到适合她擦拭的角度。

    “你好像有什么事想问我?”夜殇淡淡的问。

    蓝草擦拭头发的动作停顿,“是的,我有很重要的事要问你,不过,得等你穿戴整齐了再说。”

    “你就不问我昨晚去哪了吗?”夜殇又是问。

    “不是说,你去应酬了吗?”

    “跟谁应酬?”

    “你母亲和戴青教授?”

     

    ;  “你觉得我母亲会让我打扰他们夫妻的二人世界吗?”夜殇笑着反问。

    蓝草无语了好几秒,很直接的问,“那你是跟谁应酬去了?”

    “你很想知道?”

    “嗯。”

    “封秦!”夜殇徐徐的喊出了这两个字。

    “什么?”蓝草震惊,“你跟封秦见面了?”

    怎么这么凑巧?

    她正要质问他封秦的事呢,他怎么就主动提起了?

    难道,他真的有读心术,能一眼就看穿自己在想什么吗?

    嗯,她对这厮有读心术的质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次数多了,这个男人就显得太可怕了。

    在他眼皮底下,她想什么都会被他看穿,那不是太可怕了吗?

     你现在所看的《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第469章 跟谁应酬?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