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草从没见过好几天不刮胡子,整个下巴胡子拉碴的男人还能像眼前这厮那么好看,那么有魅力的。

    要是一般的男人顶着这副模样出现,早就被当作是乞丐,或者是越狱逃跑的犯人而纷纷避而远之了。

    可如今,蓝草看到的就是会场里的宾客一看到这家伙,就纷纷聚集过来把他包围在其中,而她,就是被这些人给挤到了角落。

    “蓝小姐,你没事吧?”沙凌稳稳的扶住差点被一个穿高跟鞋的女人撞倒的蓝草。

    蓝草蹙着眉头倒抽了一口气。

    她的脚怎么这么可怜?

    上次去看守所看望封秦的时候,她不小心崴了脚。

    这次在这里撞见夜殇,却被追逐夜殇的女人给踩了一脚。

    可恶,她这只脚每一次伤痛都是因为男人而起。

    真是该死!

    “怎么?她踩到你了?”沙凌关切的问。

    “我没事。”蓝草苦涩的低头看了看被踩了一脚的鞋子。

    她穿的是平底鞋,鞋面上的蝴蝶结造型都被踩歪了呢。

    也就是这只蝴蝶造型,让她的脚趾不至于被踩断。

    她轻轻甩了甩鞋子,抬头看向被众人包围的男子,“沙凌,那个人是夜殇吗?”

    “当然,我确定他是夜总无疑。”沙凌挑了挑眉。

    “他不是和安妮出差吗?怎么这么快回来?”她记得,他走了也不过才几天而已。

    “据我所知,夜总是听说了你母亲患抑郁症试图自杀的事,才果断终止国外的工作赶回来的。”

    “为了我?”蓝草扯了扯唇,“我有这么重要吗?”

    “当然,你是当事人或许不觉得,但我们这些旁观的,可从来没见过夜总对一个女孩子这么认真,这么宠爱,这么宝贝的,而且他对待喜欢的女人很专一的,自从认识你之后,就没有跟其他女人约会过了。”

    沙凌用尽自己所知道的浪漫爱情词汇,来形容夜殇有多么重视蓝草。

    说他俗气也好,说他替夜殇说话也好。

    总之,没有谈过恋爱的他,也只能说这些了。

    听了沙凌的话,蓝草忍不住笑了,“沙凌,你这个旁观者可真负责啊,你看看前面,那个被女人包围的男人,是你口中的对女朋友专一的好男人?”

    “没错啊。”沙凌笑着看向前方的夜殇,“蓝小姐,你还不知道今晚是什么主题的晚宴吧?”

    “不是说,这是陈绍扬跟一个什么大客户项目签约的庆祝晚会吗?”蓝草纳闷的问。

    她扭头看了看四周,并没有看到陈绍扬的影子,倒是看到了叶子、秦光、梁清晨三个在一起的画面。

    而且,叶子和梁清晨相谈甚欢,就好像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样。

    怎么回事?叶子怎么跟梁清晨聊得这么开心,这么自然?

    上次,她们两个不是在停车场有过冲突吗?

    看着秦光站在那两个女人身边,嘴角上还挂着笑的样子,蓝草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小子想干嘛?

    让自己的女朋友和情人兼金主认识,他好享受齐人之福吗?

    不!不可能!

    她要去拆穿秦光的真面目,让叶子不要再被这个男人祸害了。

    想着,蓝草迈开腿,蹭蹭的朝那一男两女走去。

    然而才没有走几步,她的手就被人牵了起来。

    “谁?”蓝草烦躁的回头看了一眼。

    却不想,抓住她手的是那个刚才还被一群美女包围其中的男子。

    “怎么?看到我很惊讶?”夜殇噙着笑,大手轻轻一拽,她就顺势倒向他的怀抱。

    他一把抱住她,俯身就不管不顾的给了她一个重重的吻。

    “嗯……唔……”蓝草发火了,却偏偏挣脱不开他。

    大庭广众之下,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吻她了。

    可她此刻就是很不舒服。

    她一只手摸 你现在所看的《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第652章 看到我很惊讶?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