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夜不等她说完,便拥着她的肩膀离开了。

    等远离欧阳清风的病房之后,蓝草生气了,‘夜殇,你和我姨婆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深仇大恨?”夜殇笑笑,“女人,你的想象力未免也太丰富了吧?我和欧阳清风能有深深仇大恨?”

    蓝草冷哼,“有没有,你自己最清楚。我只从我观察到的,就看出你和欧阳清风相互不对盘,肯定是以前双方有什么不愉快,不然你不会对一个患了绝症的长辈如此的不敬。”

    闻言,夜殇挑了挑眉,‘怎么?你在怪我没有好好对待欧阳清风?’

    ‘她是我的亲人,我自然希望你和我一样喜欢她,可是你却……’

    “傻瓜,欧阳清风若真的是你的亲人,我自然会尊重她,然而……”说到这里,夜殇突然停顿下来不说话了。

    蓝草警惕的眯起眼,“夜殇,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是在怀疑欧阳清风不是我的姨婆吗?不然你为什么说她不是我的亲人?”

    ‘我有这么说吗?’夜殇挑着那好看的眉毛,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刚才说,若欧阳清风是我的亲人,你就会尊重她,言下之意,你不就是在怀疑她不是我的亲人吗?’蓝草气呼呼的,为夜殇说出如此伤人的话而生气。

    该死的!

    亏她来医院之前还欣慰的以为夜殇和自己一样把欧阳清风当长辈,会和她一样敬重欧阳清风。

    怎知,事实表明夜殇根本就是把欧阳清风当敌人。

    想到这里,蓝草忽然扭头就往欧阳清风的病房走去。

    夜殇没有去追她,而是淡淡的问,“女人,你这是要去哪里?”

    “明知故问。”蓝草头也不回的丢了这么一句。

    “这么说,你不和我回家,而是选择留下来陪欧阳清风?”

    ‘嗯。’蓝草纵然再怎么生他的气,还是做不到一点一不理他。

    毕竟,自己肚子里还怀有他的孩子,她可不想在孕期当个凶巴巴的妈妈,一个对孩子父亲不友善的妈妈,要不然胎教不当,孩子生出来是个个性扭曲的孩子,那她可就要哭死了……

    想到这里,蓝草就忍不住把手覆上小腹,喃喃自语,“宝宝,今天你一定听见了许多关于你妈妈和你爸爸的事,希望你不要误会,不管发生了什么,我和你的爸爸都很爱你,都会好好的……”

    ‘呵。’身后传来夜殇低沉的笑声。

    蓝草停止喃喃自语,一个转身回头就撞进了男人的怀抱。

    她恼怒的敲打他胸膛,‘你笑什么?’

    夜殇止不住笑意,“我在笑你这个年轻的妈妈教孩子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要当妈妈的人。”

    蓝草没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废话,我这是第一次怀孕,我哪里知道当妈妈是什么感觉?’

    “没关系,你现在不是已经开始在享受当妈妈的感觉了吗?”夜殇拥着蓝草,一只手掌也覆上了她的小腹。

    蓝草一个激灵,实在无法理解这个男人在想什么,“夜殇,你少在这里跟我谈孩子,谈妈妈,我现在要回我姨婆的房间陪她,你若想跟来,就要想好怎么向我的姨婆道歉,否则你就不要跟过来。”

    “好,我不跟你去,我给你选择的自由,你若想留下来陪欧阳清风,我不反对,不过你要答应我……”

    “答应你什么?”蓝草不爽的问。

    虽然听见这厮说给自己选择的自由时,蓝草就已经有些窃喜,暗中庆贺自己迂回的套路成功了,终于把夜殇心甘情愿的送走,自己又可以留下来陪欧阳清风了。

    不过,夜殇反复善变的态度让蓝草有些不寒而栗。

    虽然她有时候也是个善变的人。

    不,与 你现在所看的《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第1227章 戏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