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王副院长语重心长,又略带委屈地说:“强子,我都已经把话跟你说明白了,讲清楚了,还不能相信我吗?你愿意帮我吗?”

    “我可以帮你。但……”

    都没等我把“但是”说完,他立刻激动地点头,几乎都要感激涕零了,然后直接来到我的面前,握住了我的双手。

    如果不是欠了他的钱,如果不是因为他知道巫眼的一些事情,我绝对不会跟他这种势利又自私的人扯上关系,我心里暗道。

    不过这一次,就看在他也只是一个可怜的父亲的份上,看在他想念儿子的份上,我决定消除这些怨气,再全心全意地帮他一次。

    但愿,他只是单纯地想把儿子找回来。

    “但是,你确定不用报警?”我最后一次跟他确认。

    “绝对不能报警。放心,我会保证你的安全。”他的话听起来更像是安慰人的谎话。

    之后,他跟我商量了一下去下水管道的事情,说会再找一个人陪我一起去。

    第二天中午,我就见到了那个人,他自称黄三,他还带来了两把长刀两把手枪,我和他一人一把刀一把枪。

    该怎么形容这个黄三呢,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气质,一举一动好像都在说:“来啊,杀了我?有本事来杀了老子啊?”典型的nozuonodie型。

    这家伙长了一身的肌肉,耳朵上面夹着一根烟,光头,说话时眯着眼睛,一看就是混社会的,无牵无挂,如果给钱,差事还不那么无聊,他就愿意干。

    跟他一起行动,我按说应该有安全感。可是看着他这一副作大死的样子,我的心就悬了起来。

    当然,这次行动会异常凶险,所以我没有告诉任何人,除了王颖。

    我跟她在去之前打过招呼,确保只有她知道我去干什么了,也让她帮我照顾小雪和双儿,定期带小雪去复诊,如果我无法顺利回来的话,还把一封遗书交给了她,那是写给我爹娘和姐姐的。

    王颖让我放心,也提醒我注意安全。

    说起来,小雪现在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不过她回想起来的事情大多是我也知道的那部分。

    至于最最神秘的那一部分回忆,就是有关她亲生父母遗弃她一事,她始终没想起来,好像那段记忆已经彻底被她尘封起来了。

    当天晚上,我和黄三动身朝河边驶去,他开着车,我则一直在研究那把92式手枪。

    虽然我小时候也很喜欢枪啊炮啊,飞机啊轮船啊这些东西,但是家庭条件的原因,我从来没有这种玩具或者像样的模型,唯一一个喜欢的“武器”就是一把弹弓,我爷爷做的。

    当黄三把手枪放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从哪儿搞来的这个?”

    他嘿嘿一乐,我俩头一次见面,但他是自来熟,好像已经跟我认识很久了。

    “嘿嘿,强子啊,这事儿你还是别问了,我怕说了反而让你为难。”

    当时他斜眯着眼睛,嘴里叼着烟,含糊不清地说着话,同时麻利地把手枪上膛对准了我。

    我承认自己当时吓傻了,随后他扣动扳机,我根本来不及躲开,手枪已经对准我的脑门子打出了一发。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头发蒙,好像要死了,但很快反应过来,刚才那一声根本不是枪声,而是没有子弹的手枪发出的一种咔吧声。那感觉活像是脱了裤子却发现只放了一个屁。

    黄三哈哈大笑,我也僵硬地笑了一下,随后他教了我该怎么使用,我只能说我尽力学习了。

    眼下,我坐在车里,手里拿着这把沉甸甸的,装满子弹的手枪,心里一下子就发怵了。

    突然发现,黄三下午教我的那些,我根本没有记住,而且我的手在发抖,手心里出了不少汗。

    我也不敢把枪口对准我自己身体任何部分,更不敢对准身边的黄三开玩笑,生怕走火。

    他又告诉了我一遍如何使用,我试着操作了一下,有点感觉后, 你现在所看的《守尸人》 第1020章 作大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