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难道是我记错了?不可能,就是刚发生的事情,错不了。

    看着女尸瞪得大大的眼珠子,我的后脊梁骨一阵发凉,我顾不上把尸体重新盖好,倒退两步,踉踉跄跄地跑出了太平间的大门。

    我一头钻进值班室,连太平间的门都没锁。之前咬着牙扛过去的恐惧,在这一刻全都涌上了心头。

    我靠在门上,心扑通扑通地猛跳,今天搬了太多尸体,身上沾了很多血,我赶紧脱下衣服,甩到地上,恨不得把一身的晦气都甩下去。

    我躲在值班室里,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半,所幸,没有人再送来尸体。

    但我琢磨来琢磨去,不能把那女尸就那么放着,我就怕放置一天一夜,会腐烂,到时候明天家属来接,我不好交代,只怕到时候我就得丢饭碗吃官司了。

    我担不起责任,吃不起官司,赔不起尸体。

    而且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张姨嘱咐我的该锁门的时间了。不行,得想个办法。

    我灵机一动,又想到了昨天那个方法。

    翻开登记册,我发现那没穿衣服的少妇尸体已经登记了一个礼拜了,算是存放时间比较长的,之前虽拿出来过,但现在应该冻得比较结实了,放外面没大事。

    一想到又要搬尸体,我也怵头,正好看见桌子地下放着一瓶牛二,估计是老刘头喝剩下的,我想都没想,拿起来咕咚咚喝了一大口,壮了壮胆子,重新回到了太平间里。

    那女尸还瞪着眼珠子躺着,我硬着头皮经过她的尸体,来到存放少妇尸体的冰柜门前。

    拉开冰柜抽屉,掀开遮尸布,我尽量不看那少妇的赤裸的上身,一咬牙把她背到了肩上,死沉。

    我刚走两步,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很轻,感觉就在我身后。

    “张强……”

    我下意识的回头,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我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太平间的大门在我的正前方,可这声音却是从我身后传来的,而我身后应该是一堵墙!

    这时,我想起老刘头曾经给我说过的一句话,背尸体的时候,别人叫你,千万不要回头。

    我特别害怕,赶紧扭过头,这一次我打定主意,什么东西叫我,也不回头,不答应。

    那声音又响起了,“张强……”

    这次声音更近了,仿佛还在我耳边吹了口气。

    我脑子一蒙,腿一软,把那少妇一下子摔在了地上,自己也躺在地上,被那少妇死死压住了。

    我慌忙地要把少妇的尸体推开,不知道是我太紧张,还是太累了,只觉得她沉得就像千斤的石头,我双手无力,竟然怎么也推不开。

    鬼压床是什么我不知道,尸压人我算是体会了。

    我顾不得别的,求生的欲望胜过一切,我大吼一声,拼尽全力推开了少妇,而与此同时,我碰到了那个瞪眼珠子女尸的停尸床,她的两截身体,骨碌碌地全都掉在了地上。

    我并没有撞翻那张床,这尸体却突然滚落在地,难道真的是这太平间里有脏东西在跟我闹?

    惊魂未定,我斜眼撇到了二号冰柜上,万幸的是,二号冰柜今天总算是消停了。

    刚想到这儿,二号冰柜的锁猛地晃动起来!像有个透明人在开锁一样!

    接二连三的变故让我无比憋屈,酒劲儿上涌,猛地一跺脚,破口大骂起来。

    “哪个狗日的捣鬼呢!?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有种你出来!别以为装神弄鬼,我就怕你们……”

    这一开骂,我浑身也热起来,顺手抄起旁边的一个圆凳,拎起来就朝那扇冰柜门砸去,凳子上有软垫,虽然没砸坏柜门,倒是发出不小的一声动静。

    二号冰柜终于消停了,周围又恢复了平静。

    我骂累了,骂的气喘吁吁,骂的热血沸腾,看着狼藉的太平间,也不那么害怕了。

    把少妇尸体拖到停尸床上,把瞪眼珠的女尸放进了冰柜。一切都收拾好以后,我清点了尸体,检查了每个冰柜门的锁,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了,我才锁上了太平间的大门。

  & 你现在所看的《守尸人》 第5章 背尸莫回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