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什么又回来了啊?”我被他的样子吓坏了。但他这一身酒气,难道是在耍酒疯,说胡话?!

    老高突然抓住我的手,“你听叔说,如果你不想像老刘头一样,像那些守尸的一样,千万别再干了,还有,这破枕头,破床单,全都给他一把火烧了,永远也碰这的东西!否则……”

    “否则什么?”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否则……否则你就等着自己进太平间吧!进不了太平间,你这辈子也毁了!”

    他的声音不小,说这话的时候,死死抓着我的胳膊,弄得我生疼,我心里也更加恐惧。

    这句句字字就仿佛是对我的诅咒一样。

    “叔,你说那几个守尸的人,难道在老刘头前面还有别人?他们都怎么了?”

    老高特别恐惧,他在我这窄小的值班室里来来回回踱了两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床上,摸了摸那枕头,缓缓的说。

    “死了。”

    “都死了?”我的内心震惊无比。

    老高点点头,又摇摇头,“应该是都死了。我在医院干了十来年,在那太平间上过班的,老刘头是年头最长的,在他之前,最长的也就干了一个多月,上头封锁了消息,据说是都死了,但具体的,谁也不知道。”

    难怪王副院长给我开出的条件那么好,别人也都在背后议论我,敢情这真是要命的工作。

    “不知道你能干几天!”老高同情地看着我,突然又像说疯话一样,“人死了,用过的枕头要扔掉,不然那晦气就会传给下一个人。我去帮你扔了去。”

    老高说着拿起枕头往外走,我赶紧把枕头要了回来,谢过他的好意,我说反正不差这一晚上,你扔了,我今晚怎么睡啊!明天我自己扔掉就是了。

    我是在应付老高,因为觉得这枕头有蹊跷,即使晦气,我也不能随便就扔掉。

    老高一愣,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他那眼神说不出是生气还是替我着急,我看不透。

    他拎起酒瓶,头也没回,走了,也没给我关门。

    冷风灌进来,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看表,不知不觉,都十二点了。

    我把那枕头拿开,没敢用,就把棉袄垫在脑袋下面。

    思前想后,如果真的像老高说的,当这,会死,那我肯定不能干了,人没了,就啥都没了。

    但做这个决定,其实对我来说非常艰难,因为这意味着我姐的手术做不了了,那我姐剩下的日子,就是等死。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不舒服,也睡不着。我想那枕头虽然怪怪的,还有股异味,可是总比棉袄舒服。

    再说,张姨告诉过我,要夜夜枕着它入睡,这样能保护性命和工作,再加上老高只说这枕头是遗物,用不得,或许他什么都不知道,加上喝多了,说了胡话而已。

    想到这儿,我把枕头拎过来,重新枕了上去,果然困意马上就来了。

    老高肯定是耸人听闻才那么说的,关于那几个都死了的事情,也不见的属实。

    所以我不应该因为他酒后说的几句话,就放弃了这工作,放弃了我姐活下去的希望,既然老刘头之前有不止一个人做过,那我找到他们问个清楚,一切就都明白了。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趁着刘司机还没来,我就跑去找老高了。

    一推开监控室值班室的大门,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满地的污秽,老高趴在自己吐的一堆呕吐物上,背朝上,一动不动。

    我吓坏了,顾不上恶心,屏住呼吸快步走进去,把老高翻过来,一边叫他的名字,一边把手放在他的鼻子下面,还有气息,但是非常微弱。

    我再一看地上那呕吐物,里面竟然有些血丝,看来昨晚他回来后,自己又喝了不少,喝酒喝死的人不在少数,看他这样子,不是胃穿孔也至少胃出血。

    还好这就在医院,我也顾不上脏不脏的,架起来老高,就往急诊送。

    我本想帮着通知老高的家属,他们科室的领导却让我不用管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我这才知道,老高没 你现在所看的《守尸人》 第10章 都死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