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张强,张强,你在里面吗?”

    我一听是张姨的声音,赶紧去开门,“咋了张姨,你怎么还没下班?”

    “老高昨晚来过这里?!”她一反常态,沉着脸,特别紧张。

    我没想到张姨这么关心老高的事情,就如实跟她说,昨晚就跟老高喝了杯酒。

    “强,你又骗姨呢!”张姨脸色更沉了。

    “说!他是不是碰过你这枕头?”

    我被问蒙了,一回想,老高是拿起过枕头。

    张姨焦急地看着我,“是不是啊?”

    我赶紧点头,“是,是碰过,到底怎么了?”

    张姨一听,急的直跺脚,她先把门关上,然后严肃地对我说,“你记住,以后谁来了,也不能让他们碰这枕头。”

    她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这样,保险起见,你平时就把枕头收起来,晚上再拿出来枕着睡。”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张姨,我不懂,这跟枕头有什么关系啊?”

    张姨眉头都拧在一起了,厉声说道,“当然有关系!所以千万要记住我说的话,这太平间没你想得那么简单,看似平常的东西,其实都有讲究。”

    张姨从没这样过,我心里更憋闷了,走到床边拿起枕头,摁了摁,“张姨,那这枕头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啊?”

    张姨看一眼枕头,斩钉截铁地说,“我不知道。这也是别人告诉我的,算是这里的规矩,你不是想继续做这工作吗?那就听姨的话。”

    张姨说完,平复了一下情绪,坐在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膀问,“强,记住没?”

    “恩。”我放下枕头,用被子盖住了。

    张姨刚才这番话令我非常感激,也很感动,现在人人避着我,张姨却不怕,还来提醒我,我已经很知足了。

    这时我想起早上想问老高的问题,就问张姨,在老刘头之前的都有谁,我想去找他们。

    张姨突然站起来,似乎有点慌了:“找他们干什么?”

    我猛然想起来,张姨从不希望我打听太多事情。

    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点过分,赶紧坐下,放平了情绪说:“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些人,那时候我还没来这医院呢,行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早点睡吧。”

    她说完就离开了,冷冰冰的值班室里,再次剩下了我一人。

    张姨在敷衍我,老刘头来的时间肯定没有她久,据我所知,她二十岁就来到这里,如今三十多岁,所以跟那老高的工龄是差不多的,老高知道的事情,张姨不可能不知道。

    越这样,我越想找到那些了。

    第二天中午,我就去了老高的病房,单间,设备也都很好,没想到医院对员工的待遇这么好。

    护士告诉我老高现在状况不稳,精神也不正常,时而清醒,时而说胡话,让我不要打扰太久。

    我点头答应,一进去,老高睁开了眼睛,看起来没有那么糟。

    “老高叔,你醒了?”

    “恩……”他的嗓子里发出嗡嗡的响声,眼睛直直地盯着天花板。

    我看他还算清醒,就赶紧问,“老高叔,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些,你知道他们的名字吗?你能不能把他们的情况都给我说说?”

    他艰难地摇摇头,看来他也不打算告诉我。

    “酒,喝酒……”他说话含含糊糊,估计又不清醒了。

    我灵机一动,“好好,你给我说说其他人怎么死的,我就陪你喝酒好不好?”

    老高嘿嘿一笑,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小……刘……”

    我反应了一下,我所认识的姓刘的,除了老刘头就是刘司机了,别人也称呼他小刘,他的工作确实和那几个接触最多!

    “你说的是开灵车的小刘?你让我去问他?”

    老高点点头,“酒……喝酒……”

    我说好,等你身体恢复了,我肯定陪你喝一宿。说完我就回到了太平间。

    回去没多久,刘司机来了。他一下车,就紧张兮兮问我那王月尸体的事情。

    我敷衍地说了句,尸体找到了,然后认真地说,“刘哥,我眼下有另外一个问题,想问你。”

    “恩?啥问题?”他边说边递给我今天他要接走的尸体名字。

    “哥,你能不能给我说说,老刘头之前的那些人,他们都怎么样了?”

    他脸色一沉,有点没好气,“问他们干嘛?你既然非要干这工作,就少打听那么多事情!守好这里面的死人,别再放出去一个,比啥都强!”

    我没吭声,心里郁闷,耷拉着脑袋回到太平间,盘算着怎么撬开他的嘴。

    我找到他要接走的死人尸体,拉开冰柜,掀开遮尸布,是那彪形大汉。

    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主意,干脆一屁股做在了停尸床上。

    过了好半天,那小刘终于忍不住了,在门口大喊,“我说张强,你搞什么呢?怎么还不出来?”

   &nbs 你现在所看的《守尸人》 第12章 一死一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