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我吓得浑身一哆嗦,自从接过疑似老刘头的电话后,一直心有余悸。

    好在这次显示号码了,肯定不是死人来电。“喂?”

    “遗体到底找到了没有!”

    我一下子就听出来,是那天打我的墨镜男。

    我赶紧答复他说,当然找到了,就在冰柜里,我刚接手工作,那天一时紧张才以为丢了。

    那人听完,满意地嗯了一声,“明天我就去接遗体,再出差错,小心你的狗命!”

    我最受不了这种人,仗着自己手里有点权势,就随便侮辱、威胁别人。我心里窝火,又不敢发作。

    他正要挂断,我赶紧问,“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

    “那你就别管了。”

    “好,不过,这是我的私人号码,如果您再有事,麻烦拨打医院座机!”我说完挂断电话,把手机往床上一扔,管他是什么人,我也要硬气一回。

    就在这时,我用余光感觉到门外站着一个人。

    一扭头,一个女人正瞪着我,但一眨眼就不见了。

    我赶紧追出去,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诡异的高跟鞋声,一个人影都没有。

    我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谁?谁tm装神弄鬼,给老子出来!”

    没人回答。

    我回到屋里,想着刚才的情景,惊魂未定,那女人是长发,相貌没看清,但是眼神我忘不了,充满了怨恨。

    之后这一天过得还算平静,又送来了几具尸体,冰柜全部用完。

    终于熬到了晚上下班的时间,可以去找调查那两个了,我锁好太平间,把钥匙放到了值班室,这样再有尸体送来,护工可以先放进去。

    我按照第一个地址找过去,这人叫兴子,也不知道是死掉的,还是疯掉的那个。

    七拐八拐,我来到一栋破旧不堪的居民楼前,楼前的下水道溢出很多污水,恶臭无比。

    再一看,楼体外面写着大大的拆字。只有一楼最西头的那户亮着灯,也是我要找的那人家。

    我踩着污水,进了楼道,摸着黑来到门口。刚要敲门,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老太太握着蜡烛站在我的面前。

    “你找谁?”她用沙哑的声音问我。

    “兴子,我找兴子。”我一边说一边往里看。

    老太太听完,突然吹灭了蜡烛。

    屋里一片漆黑,借着外面的一点月光,我只能看见老太太黑乎乎的一团影子。

    不知道老太太为什么吹蜡烛,我赶紧从兜里掏出手机,想借屏幕的一点亮光。

    “收起来。”她命令道。

    “啊?”

    “兴子不喜欢亮光。”老太太用干瘪瘪的嗓音说道。

    看来这个兴子是活着的那个,我赶紧把手机关上了,但老太太并没有邀请我进屋的意思。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强,是兴子的朋友,好久没联系,来看看他……”

    没等我说完,老太太嗖地从背后抽出一把菜刀,霍霍地用刀刃对着我,“你撒谎。你根本不是兴子的朋友,你是来赶我走的对吧?那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老太太说完就要砍,我吓得连忙后跳,赶紧说,“我……我是他在医院的同事!奶奶,你这是干什么啊?”

    老太太听完,慢慢放下了菜刀,“同事?也在太平间看死人?”

    我连忙点头,老太太从门前让开,“进来吧。”

    我这才松了口气,看来老太太刚才是把我当成催她搬迁的了。

    一进屋,我就差点绊了一跤,屋里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乱七八糟的,她摸着黑把我带到了里屋,一股臭味扑鼻而来。

    眼睛很快适应了黑暗,我看见屋里有张床,但没人。

    “坐吧。”老太太对我说,手里始终拎着那菜刀。

    我战战兢兢地坐下,感觉褥子潮乎乎的,“兴子呢?”

    “死了。”

    我心里一惊,老太太紧接着问我,来找她儿子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坦白跟老太太讲,“我是想来问一些太平间的事情,没想到兴子哥已经……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您能告诉我吗?”

    老太太颤巍巍地坐到我身边,抚摸了一下床上的枕头,“因为啊,因为 你现在所看的《守尸人》 第13章 怪老太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