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你认识我?”我更纳闷了。

    “我不认识你,以前不都是张主任过来吗,你脸生,新来的?”

    张主任应该是张姨,我连忙点头,问女人,马大江在不在。

    女人冷笑了一声,“他还能去哪儿,废人一个,都是拜你们所赐。”她说着往屋里走去,我紧跟着进了屋。

    客厅里,一个男人光着膀子,穿着女人的胸罩,坐在电视柜前面,流着哈喇子,不停地开关抽屉,一边玩抽屉还一边说疯话,“放进去,搬出来,放进去,搬出来,嘿嘿嘿……”

    我背后发凉,一下子就看懂了他的意思,他一定是把这抽屉当成太平间的冰柜了!

    我心里特别震惊,他到底经历了什么,竟变成这样。

    “说吧,你来干什么?”女人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心说,她态度差点没事,别拿菜刀对着我就行,“我就是想问问,大江哥到底是怎么疯的,我现在也在太平间工作……”

    “那我奉劝你,赶紧辞职吧,别的无可奉告!你赶紧走,你们医院给我们的已经够了,老娘不想跟你们再有半点瓜葛,尤其是你这种晦气的人。”她叉着腰,粗声粗气,像极了泼妇。

    我说大姐,你就当行行好,我也无奈才做这工作的,你就给我说说,那太平间里到底有什么古怪,为什么把人害疯了。

    这时马大江突然扭过头,死死盯着我,一股哈喇子流到地上。他低着头,从下往上,翻着眼睛,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然后看看我身后,对我说:

    “嘘,别说话,他们要生气了!”

    “谁,谁们?”我头皮发麻,杵在原地,吓得一动不敢动。

    女人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就你这胆量,还敢在太平间工作?”

    她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板一眼地说,“我跟你说,自从在你们医院抬过死人,我男人就变成这样了,我天天都胆战心惊,你们要是再来骚扰我们,我就让全市都知道你们医院多晦气,还让你们赔偿我精神损失!”

    她还是把我当成医院的代言人了。

    我看看马大江,他一直死死盯着我的背后,我小心翼翼地问,你说的他们是谁啊?我怎么看不到?

    他半晌不说话,眼神里闪过一丝凶光,女人也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情况不妙,我刚想后退,他已经朝我扑过来,嘶吼着,“杀了你,他们就放过我了,杀了你!!!”

    女人一把抱住男人,带着哭腔对我喊道,“滚啊!把你这些脏东西都带走!还嫌我们不够惨吗!”

    什么脏东西,我吓傻了,内心几乎崩溃,踉踉跄跄往后退,退到门口时,我又想,不行,不能白来啊,这女人肯定知道什么。

    我扎稳脚跟,定定心神,快速问,“大姐,你给我说,他是不是打开过二号冰柜,那里面有什么?”

    女人顾不上回答我,马大江已经挣脱了她,再次朝我扑过来,“杀了你!杀了你!!!”

    我掉头就跑,不问了,再问下去,就算不死在太平间,也得先死这疯子手里了。

    就在这紧要关头,偏偏这防盗门我第一下没打开,马大江已经扑了过来,我随手抄起鞋柜上的报纸杂志往他身上一通猛砸。

    报纸盖住了他的脑袋,他一时看不见我。

    女人趁机抱住了马大江,让我快走,我却偏偏不着急了。

    因为报纸的内容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是最新的体坛周刊,我平时不关注这些,但日期我看的清楚,就是昨天的。再一看那杂志,也是汽车类的。

    这些报纸和杂志都是男人爱看的,肯定不是这女人订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是马大江订阅了杂志和报纸,而他根本就没疯!

    想到这儿,我内心豁然开朗。

    他们看我不但不走了,反倒面带笑容,更加着急,装疯卖傻朝我打过来。

    我咬着牙高喊一声,“你们再动我一下,我就把你们装疯骗钱的事情都抖落出去。”

    我话音未落,马大江再次对我发起攻势,一拳头打过来,我一躲,拳头锤在了门上,马大江嗷呜 你现在所看的《守尸人》 第14章 谁也躲不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