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马大江看着相片,擦了把泪,“孩子一直说,‘他们回来了,他们回来了。’我当时没在意,直到孩子死了,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都怪我啊……”

    听到这儿,我只觉得毛骨悚然。我清楚地记得,老高那晚来我值班室喝酒,他也说了‘他们回来了’这句话,第二天他就出事了,到现在的情况还不稳定。

    马大江缓了缓,又语重心长地劝我,“钱都是次要的,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我抿着嘴没吭声,对我姐来说,没钱,就意味着没命,用我的命换我姐的命,值得。

    又一想,万一将来我真有什么不测,那我家人就是受益人,所以赔偿的事儿,我可以问问马大江。

    我问他,医院为什么要赔给他钱,就算孩子死了,也没有证据证明是医院的责任啊。

    马大江一瞪眼说,“就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我才要装疯啊!我是唯一活下来的人,我疯了,我家属就去闹,院方怕事情闹大,就给了我们一大笔钱,那个张主任也时常来给我们送些封口费。”

    “那……”

    “有啥话就说吧,别吞吞吐吐的。”马大江也是个急脾气。

    “大江哥,我问个不该问的,那你为啥没死,也没疯?除了那二号冰柜老有动静,你没遇到别的怪事?”

    女人白了我一眼,马大江则陷入了回忆,脸色越发的阴郁了。

    “当然有……”

    “什么怪事?”我急促着问。

    马大江苦笑,“看来你也已经遇到了。在我到太平间工作的当天,二号冰柜就一直闹腾,我也是听了别人的劝告,尽量不去管。但到了第四天,就出了一件大事。”

    他停顿了一下,看着我,“我弄丢了一具尸体。”

    我心里一惊,“你也丢过?”

    马大江点头。

    我又问那后来是不是在垃圾堆里找到了尸体。

    他却摇摇头说,“那倒不是,尸体丢得离奇,仿佛自己跑掉的,但回来的更加离奇,过了一天,我一拉开一个空冰柜,就发现那具尸体完好地躺在里面。我一度以为是自己弄错了,但是,很快就又发生了一次同样的事情。”

    马大江还说,那之后,他天天提心吊胆,神经衰弱,常出现幻觉,本想辞职,但医院提出加薪,他忍了忍就继续干下去了。

    直到他孩子死了以后,才终于意识到了这个工作的危险性,而且他的身体越来越差,天天做噩梦,精神几乎崩溃。

    他说到这儿,仔细端详着我的脸,“就像你现在一样。”

    我无语,“然后你就辞职了?”

    “没错,如果我继续干下去,不死,也得疯,还好我机智,所以我劝你,趁早别干了,不行就像我一样,装疯,骗点钱,这样不是更好?”

    我没搭理他,就是再穷,我也不会做坑蒙拐骗的事。

    我告诉马大江,我也丢了一具尸体,但被我无意间从垃圾堆里找到了,这该怎么解释,而且尸体为什么会丢呢?

    他想了一会儿,对我说,“那些尸体都跑出去干什么了,我不知道,但是我听说啊。”

    他突然压低声音,凑到我耳朵边上,我也往前凑了凑。

    他神秘兮兮的告诉我,“听说,那些死了的人,如果死的冤枉,心里就有口怨气,那人的尸体就会自己跑出去找人索命,甚至成群结队的。而且他们都是在十二点以后行动,天亮之前如果回不来,那就彻底找不到回来的路了,走到哪儿就躺在哪儿了。”

    我狐疑看着他,“这些是你亲眼看见的吗?”

    没等马大江说话,沉默好半天的女人开口了,“哼,他要是看见过,你觉得他还有命给你说这些?”

    那就是道听途说了,又是索命,又是怨气的,我觉得有点太邪乎了。

    “还有别的吗?”我继续问。

    “别的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听说,要是撞见了那些尸体夜行,一定不能叫醒他们,不然会倒大霉,据说有两个就是那么死的。”

    他说完,我突然想起王月自己主动躺进冰柜里的情形,还好当时我没惊扰她,现在想想,真是后怕。

    我估计马大江这儿是问不出什么了,就问他还知不知道别的的地址,我想再去问问别人。

  &nbs 你现在所看的《守尸人》 第15章 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