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你是谁?”我一边警惕地打量着他,一边走进屋里。

    男人很瘦,个子挺高,裹着一件军大衣,一个袖管空荡荡的。

    他回过头来,脸上的棱角很分明,目测年龄也就三十岁左右,但是脸色挂着胡茬,眼圈发黑,看着有点邋遢,也有种病态。

    你就是张强吧?”男人冲我笑了笑,有点诡异。

    我点点头,“你认识我,你也是医院里的?”

    他先点点头,又摇摇头,叹了口气,缓缓地对我说,“哎,我啊,是老刘头的朋友,听说他死了,挺难接受,来这儿就算是缅怀一下老友吧。”

    说着他站了起来,“好了,我不耽误你工作了,我走啦。”

    他从我身边经过,我怔怔的看着他,这个人身上有种特殊的气息,好像很熟悉,我说不清楚。

    我送他出值班室,经过太平间的门口的时候,他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朝一楼的后门走去。

    目送着他离开的背影,突然有人在背后拍了我一下。

    “他是谁?”

    王颖皱着眉头走到我前面,看着那个独臂男人。

    我敷衍地跟她说了一句,王颖没说话,直到独臂男人走出楼道,她才转身回到了值班室。

    回去后,我实在是支撑不住了,把王颖的被褥搬开,从柜子里拿出带血的枕头,不管那么多,躺下就睡。

    王颖气的直跳脚,指着我叫嚣,“你凭什么睡我的床!”

    可笑,这床是我好心让给她的,现在倒成她的了。

    瞪了她一眼,我背过身,一句不吭,现在就是天塌下来,我也不想管。

    王颖突然问我,“诶,不对啊,你怎么还敢枕着这枕头啊!不是都说了它会害人嘛!”

    我假装打呼噜,王颖拿我没办法,闹腾了一会儿,总算消停了。

    不知睡了多久,感觉有人在摇晃我。

    “醒醒,醒醒醒醒!”

    睁开眼睛,看见王颖,她正着急地叫我。

    “又怎么了!我都病成这样了,你就让我好好睡会不行吗!”

    她不依不饶,也不怕我那枕头了,一把将我拽了起来,“你都睡一下午了,现在已经晚上十二点了!”

    竟然睡了这么久,我从床上爬起来,突然觉得神清气爽!

    张姨没骗我!

    我站在原地,哈哈大笑,心里别提多高兴。

    高兴的是身体恢复,没有梦魇了,更高兴的是,我最信任的张姨,她是好人!

    “你疯了吧?”王颖狐疑地看着我。

    瞥她一眼,收起笑容,“王颖,我知道是你在搞鬼,这七天我听你的,是因为我们有言在先,三天之后,合同到期,你别想再支配我!”

    我气势汹汹,王颖却挑了下嘴角,带着一种不屑。

    “我没空跟你吵架,穿好衣服,跟我去一个地方。”她冷冰冰地说。

    “去哪儿?”

    “副院长办公室。”

    “现在?”

    王颖点点头,催促着我,同时扔给我一身衣服。

    我这才发现,她今天一身黑衣,打扮地特别干练,好像执行任务似的。

    接过她给我准备的衣服,也是一身轻便的黑衣,穿好后我们就出了门。

    院长的办公室在行政楼,我们两个溜着墙根走,路上我好奇地问她,去院长办公室到底干什么。

    她不吭声。

    我不走了,拽住她,“我可以什么都答应你,但总要告诉我去那干什么吧!”

    “偷一份档案。”

    “什么档案?”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我现在命令你闭嘴!”她飞扬跋扈,不耐烦地对我说。

    我觉得这事儿有蹊跷,不论如何都要问清楚,她无奈,这才跟我说,就是偷一份普通的人事入职档案。

    我就说那应该去找人事部门啊,那地方我也去过,院长办公室怎么会有这东西!

    王颖不耐烦了,“跟我走就对了。”她拉着我继续往前走。

    我们两个偷偷摸摸来到行政楼的后门,门虚掩着,我看一眼门锁,像是被人砸开的。

    不用问,一定是王颖派她的保镖先砸掉的。

    昏暗的楼道里只亮着应急灯,我抬头看一眼摄像头,发现都不亮了。

    “你干的?”我指着摄像头小声问。

    她点点头,没再说话,带着我 你现在所看的《守尸人》 第33章 白衣水鬼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