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张姨绝不是爱大惊小鬼的人,我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我老老实实地把这些天做的事情告诉了张姨,说到给王月下葬,我也没说那么仔细,就说是过去帮了忙,至于我和王颖去偷档案的事情,我也没敢说。

    张姨毕竟和王副院长的关系不一般,我如果说自己擅长院长办公室,还看到了那些诡异的事情,我怕张姨会去告诉他。

    张姨听完皱着眉头,坐在椅子上,嘴里念叨着,“不对啊,不应该就这些吧……”

    然后她突然抬起头,问我,“王颖呢?王颖最近有没有让你碰过什么东西?”

    我被问得一头雾水,“我不知道她去哪儿了,也不记得动过什么东西啊。哦对了,她姐举行葬礼的时候,我提过一个纸灯笼……”

    张姨一挥手,打断我,“跟那个没关系。”

    她说得斩钉截铁,似乎非常了解我在葬礼上的所作所为一样。

    问了几句,见什也问不出来,她起身离开,临走前,张姨特别认真地看着我。

    “那个王颖,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是相信姨,以后就少跟她混在一起。”

    其实我也知道王颖这女孩有问题,之前是没办法,跟她签了合同,怕她再来闹事,但以后我应该不会跟她有什么接触了。

    张姨说完就要走,我连忙拉住了她。

    “姨,你等等,我也有话跟你说。”

    张姨转过来,忙问我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我摇摇头,“其实,我想今天去辞职,我昨晚经历了一些事,姨,我怕了……”

    张姨听完有点迟疑,“那你姐手术费怎么办?”

    “再想办法吧。”说着我低下了头,“姨,你不是一直都支持我辞职吗?”

    没想到张姨却不吭声了,我抬头看看她,只见她眉头紧锁,沉默片刻。

    “你还是去跟王副院长说吧,看他怎么答复你,我就怕……”

    张姨话说到一半,没说完,我就问她怕什么。

    张姨敷衍的笑了一下,“没什么,或许是我想多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姨都支持你。”

    我点点头,心里有种隐隐的不安。

    把上午的事情忙完,我就直接去找了王副院长。

    从我进入办公室起,王副院长就一直在打量着我,看得我浑身发毛,再加上我和王颖来偷过档案,更加心虚,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低着头把自己要辞职的事情一说,王副院长皮笑肉不笑地扯动了一下嘴角,然后流露出特别关怀的样子。

    “强子,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工资少?还是有人为难你了?跟我说,我替你做主!”他拍着胸脯跟我保证。

    我赶紧摇头,王副院长对我其实很好,我挺愧疚,忙说医院很好,是我个人的原因,我干不下去了。

    王副院长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那你姐姐的手术费,恐怕一分也不能少了。”

    我心里猛地一揪,这一晚上,我都没敢想姐姐的事情,我知道自己是在逃避这个事实。

    但一回想起自己躺在冰柜里的感觉,我就觉得连呼吸都困难了。

    我如实把昨晚的经历告诉了王副院长,也说了老刘头尸体失踪的事情,说自己实在害怕,干不下去。

    没想到王副院长皱了皱眉头,也没看我,也没问具体什么情况,幽幽地说,“是这样啊。丢尸体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不用担心。而且,这工作现在由不得你自己决定了,你想干也得干,不想干,也得干。”

    他的语气特别强硬,我心里很不舒服,他是权利大,那还能干涉人的自由不成?

    心中的火腾地就被点着了,“王院长,我做不做是我的自由,您恐怕无权干涉吧?”

    “是吗?”他呵呵一笑,盯着我的眼睛,简直要把我看穿。

    “只是不知道,如果我把你闯进院长办公室偷东西的事情告诉警察,会怎么样。我可是丢了很重要的东 你现在所看的《守尸人》 第39章 身不由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