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那人很快就消失了,我好像看见他穿了一件绿色的军大衣,仿佛在哪见过。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病床上,这竟是个单间。

    小雪呢?疯子呢?

    一扭头看见一个男人的背影,身材比我高大一些,长头发,一身干净的运动装。

    突然口渴难耐。

    “水……”我用嘶哑的声音说。

    男人转过身来,“醒啦?”

    这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悉!

    我盯着他的脸,脸庞有些棱角,眉骨的地方有一条伤疤,最主要的是眼神,特别熟悉!

    “你是疯子???”

    他点点头,“没错,大侄子。哈哈哈!”

    “你怎么会……”我惊讶地张开嘴,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疯子在我的印象中,单从年龄来说,绝对是个大叔,可眼前这个人,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几岁。

    他给我倒了杯水,先让我压压惊。

    “嘿嘿,很意外吧?”

    “你这身衣服怎么来的,你有钱?”

    他挠挠头,嘿嘿一笑,“钱是我自己挣的呗。”

    我就问他怎么挣的,该不会就是四处招摇撞骗得来的吧?

    “当然不是,不过这可要谢谢你啊!”疯子连忙摆手,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样子,继续说道。

    “实话告诉你,你那枕头,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第一次我说它里面有邪气,其实是别人让我那么说的,目的是把你的枕头骗出来,可惜那天……”

    他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呵呵笑了笑。

    “可惜没得逞,这不昨天,我又突然收到一笔钱,让我无论如何告诉你,那个枕头没用,谁要它,就赶紧给谁。”

    疯子说自己就是用这笔钱买衣服的。

    我立马犯起嘀咕,既然这样,昨天为什么没有传达这个意思,反倒让我别把真的血枕头交出去呢?

    疯子听完撇撇嘴,“很简单,我觉得你挺可怜,就想帮你,不想帮他们了。”

    “所以,你才那么害怕进到鬼楼里,你怕对方不放过你对吗?”

    疯子无奈地点点头。

    我心里的疑问总算解开了,那人偶原本是想借疯子的口说出枕头的坏处,好让我毫不犹豫就交出来,没想到疯子竟出卖了它,反着做了这事,最后关头还把我们救了出来。

    “那你岂不是很危险,拿了钱,没办事,还破坏了对方的计划。”我突然想到这一点。

    疯子又撇了下嘴,无奈的低下了头。

    聊了这几句之后,我突然觉得疯子并不真的疯傻,倒像是故意装的,不过谁会平白无故扮成别人呢?

    我看她好像还有很多事情要跟我说,于是我先问他,既然有人给他钱,那他是不是见过那人的真面目。

    “不知道。”疯子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好像很害怕。

    对于他这个回答,我听了很不甘心,我觉得他一定知道,但是不敢告诉我,既然对方不以真面目见我,还搞了个人偶出来,难道是我认识的人?

    疯子长叹一口气,“哎,我确实没见过那人,但经过我很长一段时间观察,我觉得……那是个死人!”

    “死人?!你是说昨天跟我谈条件的人,是个死人?”听到这儿,我不禁笑起来,一笑刀口像撕裂了似的,剧痛,死人怎么可能做这些事呢!

    疯子点点头,“那个人应该是已经死了。因为雁塔楼,是一栋名副其实的鬼楼,谁进去都会死,即使当时没死,以后也很快就会死。”

    没想到穿上正常人的衣服,把脸洗干净了,他还是满嘴跑火车,我不信他的话。

    我又问他,知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我的枕头,还有他为什么不让我给他们。

    疯子想了想,终于被我问得不耐烦了,“你怎么那么多问题!我凭直觉做事,哪说得清楚为什么啊!”

    我挪动身体,想坐起来待会儿,但身子一动,刀口就更加疼了,我想到了小雪。

    “对了,小雪怎么样,她 你现在所看的《守尸人》 第49章 一条绳上的蚂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