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又往前开了一段路,已经可以看到荒地了,我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

    王副院长来的这地方,不止埋葬着王月,出车祸的小男孩也带我来过,现在一回想起他警告我的那些话,我还忍不住浑身冒冷汗。

    不过好在这次我不是一个人。

    我看看王颖,只见她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一言不发,神情异常严肃,甚至有些愤怒,

    霖子也很紧张的样子,我们三个谁也不说话,似乎各有各的心事。

    王副院长的车终于在路边停下,我们把车也远远地停在了他的后面。

    下车后,他打着手电就踏进了荒地。

    我和王颖果断开门下车,霖子却犹豫了。

    “咱们还真进去啊?我觉得他早晚会出来,不如就在这儿等着吧……”

    王颖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马皓霖,你一个大男人就这点胆量吗?竟然连我都不如?”

    我也赶紧安慰霖子说,没事的,反正我都来了好几趟了,再说要是我和王颖都走了,这荒郊野岭的,他自己待在车里,岂不是更恐怖?

    霖子想了想,只好下了车,就这样我们三个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了荒地。

    北风呼呼吹着,就像有人在哀嚎,要不是有霖子和王颖,恐怕我真的不敢一个人再走进来。

    王副院长的手电光在荒地里若隐若现,不过他走得不快,我们三个的速度比他快很多,没一会儿就和他相隔不到百米了。

    霖子始终很紧张,他小声提醒我们,“我先说好啊,这地方邪气的很,咱们三个可别走散了啊!”

    “我一个人来这给我姐上坟都好几次了,放心吧!丢不了你!”王颖特别无语。

    霖子听完却很震惊,“你把你姐埋在这里了?!”

    王颖敷衍地点了下头,似乎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这时王副院长突然停了下来,好像听到霖子刚才的声音了,他用手电往我们这边照过来。

    赶紧趴在地上,一直等到王副院长继续往前走去,我们才重新站起来。

    刚才说起了王月,我就忍不住问王颖,“你把你姐姐的坟地选在这儿,到底有什么根据和讲究吗?”

    她说这是一位风水大师帮她选的地方,据说葬在这里灵魂可以得到安息。

    说到‘安息’二字时,她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平和,反倒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非常愤恨。

    我突然有种感觉,关于她姐姐的事情,王颖可能并没有说说实话。

    “安息?”霖子诧异地看着王颖,噗嗤笑出来,就像王颖刚才说了一个特别好笑的笑话。

    “哈哈,开什么玩笑,我的大小姐,是该说你年幼无知呢,还是该说你想成心害你姐啊?”

    王颖白了他一眼,“不用你来评判我做的对不对,无论怎么,我都问心无悔。”

    霖子撇撇嘴,一副无奈的样子,没继续跟她争辩。

    但我很想知道霖子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就让他给我解释一下。

    霖子神神秘秘地说,脸上同时挂着敬畏之情,“其实这里是一片古葬场!”

    然后他指着正南方向让我看,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我可以看见一团黑影,像是树木的影子。

    霖子紧接着对我说,“能看见那棵旱柳吗?那后面就是古葬场的核心地区,而这片荒地整个都属于古葬场,所以我刚才特别不想来。”

    “那旱柳后面,不是废弃的矿厂?”我不解地问霖子。

    我记得很清楚,出车祸的小孩提醒过我,那旱柳就像是一道屏障,越过屏障,我和我在乎的人可能都会遭受灭顶之灾。后来我问王颖那旱柳后面是什么,她说是一片废弃的矿厂。

    “那确实是一个废弃的矿厂,但上百甚至上千年前,那里就是一片古葬场。矿厂挖到了一些他们不该挖出来的东西,导致整个矿厂遭受了灭顶之灾。从那之后,就没人再管这块地方了。”霖子说完,我不禁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