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她正是我在相片上看到的那个和王副院长站在一起的女人,应该是他的妻子。

    女人手里拿着一件大衣,面容憔悴,病恹恹地站在门口。

    王副院长下车后,警惕地左右看看,然后打开了后排的车门,把那个奇怪的人放了出来。

    女人一看见那人,竟然一点都不害怕,还笑着迎上前去,把手里的大衣披到了他身上。

    那个人僵硬地挪动脚步,跟女人一起进了屋。

    王副院长随后把车停到车库里,也跟着进了屋。

    我们这才从灌木丛里走了出来。

    “你们说那个死人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他们就像照顾自己孩子似的!”霖子突然说。

    我说是挺奇怪,但肯定不是他们的孩子。照片上,他们的儿子特别俊俏,怎么可能是这个丑鬼。

    “那可未必!”王颖盯着那栋别墅,眼睛里流露出奇异的神采。

    我就问她想到了什么。

    王颖说:“或许他儿子已经死了,不然为什么他要把照片锁起来,还在相册最后放了这张照片?这种图腾可是安抚亡灵用的!”

    她说着从兜里掏出了那张照片,上面是用鲜血画成的残月。

    王颖越说越兴奋,说完她快速朝王副院长的别墅走去。

    霖子赶紧快走两步,拽住了她,“你去干什么?”

    “我要进去调查啊!如果他孩子还活着,那肯定在屋里。如果没有,说明已经死了,那刚才进去的人很可能就是他们儿子。”王颖激动地不得了。

    她这个判断非常可笑,以王副院长现在的年龄,他的孩子怎么也得二十岁了吧,如果上大学去了,肯定不在家,怎么就能判断人死了呢?

    霖子也说,我们可以明天跟医院的人打听一下,看他的儿子还活着没有。而且就算已经死了,也不能说明刚才进去的‘死人’就是他儿子。

    这时远处走来了两个巡逻的保安,我拉着王颖就往车上走,再这么胡闹下去,肯定得惹麻烦。

    “先开车!”上车后,我命令着王颖。

    她愣着不动,好像还舍不得走。

    我突然意识到,王颖今晚的状态很不正常。

    她表现出来的兴奋和好奇,跟我和霖子的明显不一样。

    “你为什么那么关心他儿子的死活?”我质问她。

    王颖支支吾吾的,开始往别处乱看。

    过了一会儿,她解释说,“我这不是想调查清楚吗!如果他儿子已经死了,可是他却把儿子变成了这种鬼样子,这不是危害社会稳定吗?我们当然得制止他了!”

    她说的慷慨激昂,但我不傻,当然知道她才不关心什么社会稳定的事。

    我盯着她,让她说实话。

    “好了好了,我不去了,刚才是我太冲动,对不起了,咱们回去吧!”说完王颖发动了汽车。

    霖子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我没听错吧,刚才刁蛮的大小姐,给咱们道歉了?!”

    王颖今天确实反常,不过之后她都没再提这件事,把我们送回医院后,就自己回家去了。

    回到值班室,霖子打地铺,我睡床上,但是怎么都睡不着。

    其实王颖分析的也不无道理,王副院长锁起儿子的相片,他妻子又对那个‘死人’那么关心,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我决定明天先去问问张姨,看看她怎么说。

    第二天中午,我趁午休的时间去找了张姨。

    敲开办公室的门,张姨一看是我,特别高兴,赶紧让我进屋,问我的伤怎么样了,怎么不多休息几天。

    我嘿嘿笑着,“姨,你不用担心,我全好了。我今天来吧,就是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问题?”一丝不安的神色在张姨的脸上一闪而过。

    然后她紧接着说,“不着急的话就待会儿再问吧,让我先检查一下,看你的伤口恢复得怎么样了。”

    我说没事了,张姨却不信,只好坐在椅子上,让她先帮我检查伤口。

    张姨检查完,满意地点点头,“恢复的不错,基本上痊愈了!”

    其实我受的伤,一个礼拜是不可能痊愈的。

    张姨作为外科医生,对此竟然一点都不觉得意外。这让我不禁产生了一丝 你现在所看的《守尸人》 第57章 王颖不对劲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