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听到这句话,我突然很失落,好不容易不再害怕接到他的电话了,现在却告诉我,这是他最后一次打来。

    我语无伦次地说:“刘师傅,到底出什么事了?还有你的尸体丢了,这一切到底是……”

    “别说话。”老刘头硬生生打断了我的话。

    我赶紧闭上嘴巴,安静下来。

    “不要再去古葬场。照顾好小雪。”

    “为什么啊?那古葬场到底有什么古怪?还有我也想照顾好小雪,可是我不知道她在哪儿啊!”我匆忙地解释着。

    “小雪在安平桥下,记住,不要去古葬场,,永远不要去……”

    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

    我怔怔地坐在床上,他这一次打电话跟以前很不一样,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远,几乎听不清了。

    而且,这是我第一次觉得他不是‘老刘头’。

    虽然他的声音很像,但是语气却不一样。尤其说‘,永远不要去’这句话时,就像那晚上带我去古葬场的小男孩的口吻!

    老刘头是不会直接叫我的,他会叫我名字。

    “强,强子,你刚才说刘师傅,莫非,他的鬼魂给你打电话了???”霖子看着我,既害怕,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幽幽地问,“霖子,安平桥……在哪?”

    “安平桥?怎么这么耳熟……”霖子想了一会儿说:“哦,我想起来了,安平桥应该是在三叉河的旧河道上,三叉河改道之后,估计那座桥也废了,到底怎么了啊?”

    我蹭的站起来,抓住他的胳膊就往外走,“快!带我去安平桥,小雪在那,她有危险!”

    “那……那太平间怎么办,这还没到下班的时候啊!”

    我本来想的是,先把太平间钥匙给一个护工,但转念一想,自从李阿姨出事后,人人对这太平间避之犹恐不及,根本不会有人帮我这个忙。

    想了想,还是给王颖打了个电话,请她过来帮我值班。

    王颖果断拒绝了我,“不行!下午我都跟朋友约好了,没空。”

    说完她就要挂电话,我赶紧好声好气跟她说,“小颖,我得去找小雪,既然你说过咱们是朋友,你就当帮我个忙吧……”

    王颖一下子就火了,“诶,张强,我拿你当朋友,但你也不能把我当成你下属使唤吧!”

    她的火爆脾气真的让我很无语。

    这时霖子在一旁用口型告诉我,“院长儿子!”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赶紧跟王颖说,“我已经问出王院长儿子的事情了,你下午帮我值班,我回去后跟你详细说,怎么样?”

    王颖沉默片刻,用很不情愿的语气说,“那好吧,我就再帮你最后一次。”

    我挂了电话以后,霖子嘿嘿一笑,“对付这丫头,你得用手段!”

    这方面,我承认自己确实不如霖子。

    半个小时后,王颖赶来了。

    霖子借了她的车,我们两个即刻离开了医院。

    我这才知道,霖子是会开车的。

    “你一个街头流浪汉,到底是怎么学会开车的啊?”路上,我好奇地问他。

    霖子轻哼了一声,“你不知道的,还多呢!”

    我突然发现,自己确实不了解他,就问他:“我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你的家人?他们在哪儿呢?”

    霖子面无表情,淡淡地说了句,“我没有家人。”

    “没有家人?难道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此话一出,我马上意识到自己这玩笑开得有点不恰当,赶紧让霖子别多想。

    他反倒无所谓地笑了笑,“我真的没有家人,没准儿还真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呢!哎,别说我了,你还是给我说一下刚才那通电话是怎么回事吧!”

    于是我把老刘头打过的几次电话都告诉了他。

    说完以后,我也想让霖子帮我分析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霖子想了一会儿说,“我觉得吧,这事儿你得换个思路想,别老纠结打电话的人到底是不是老刘头。”

    “那我该纠结啥?”

   &nb 你现在所看的《守尸人》 第59章 三叉河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