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刚才看见黑衣人翻箱倒柜的样子,我猜测,他跟上一次把我值班室翻了个底朝天的,应该是同一个人!

    那就更不能放过他了!

    黑衣人的力气不小,使劲把我往一边甩,我咬紧了牙关,就是不松手。

    他也急眼了,但始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僵持了一会儿,他开始用胳膊肘使劲儿砸我的后背。

    眼冒金星,胸口发闷,我终于扛不住,松开了手,顺势被他甩到床上。

    黑衣人借机逃跑,我一个箭步冲到门口,再次抱住他,同时大喊:

    “抓贼啊!来抓贼!!!”

    没想到,这一喊,黑衣人竟不折腾了。

    “嘘!嘘!”他压低了声音说,“张强,你这孩子咋这么没完没了的!”

    王副院长的声音?

    我赶紧松开手,站直身子。定睛一看,真是他!

    “王院长?怎么……怎么是你啊?!”我惊讶地不得了,边说边去开灯。

    王副院长阴着脸,气喘吁吁地看着我,也不说话,别提多狼狈了。

    此时他正背对着门口站着,双手垂在身体两侧,还在滴血,跟王颖上次碰过枕头后的伤势一样。

    我赶紧从柜子里拿出药箱,想给他包扎受伤的双手。

    “不用了。”王副院长冷冰冰地拒绝了我,愣是咬着牙把手套重新戴上了。

    我杵在值班室中间,看着满屋子的狼藉,“王院长,您到底在找什么啊?您告诉我,我直接给你还不行吗?”

    王副院长眼神闪烁了一下,清清嗓子,“咳咳,哦,这个啊,今天我主要是……”

    说着,他开始剧烈地咳嗽。

    他是装的。我看得出来。

    看破不说破,我今天倒要看看他怎么解释这一切。

    于是我装傻充愣,赶紧给王副院长倒水,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等他不咳嗽了,我继续盯着他看,等着听他解释。

    王副院长突然皱起眉头,忧心地说,“你一定听说今天咱们医院出事了吧?”

    我点点头。

    “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啊!”他叹了口气,继续说,“这两起自杀事件太蹊跷,那两名死去的职工根本没有自杀的理由,所以啊,我就找了个道门给看了看,你猜那高人怎么说?”

    我摇摇头,继续看着他。

    王副院长露出局促的神情,估计是被我盯得浑身不自在了。

    “张强,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问,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今天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咱们医院啊!”

    “哦,王院长,你不用解释这些,您是院长,做什么肯定有您的道理,您刚才说那高人说什么了?”

    王副院长听完我的话,好像很高兴,笑了笑。

    “高人说,咱们医院有个东西,特别邪气污秽,之前所有的怪事,包括尸体失踪啊,二号冰柜闹鬼啊,也都是因为它。”

    我撇撇嘴角,看向柜子,呵呵一笑,“院长,您可不要告诉我,是我那个枕头惹的祸!”

    “是啊!就是那枕头!”王副院长又是叹气,又是跺脚。

    “那您早说啊,只要院长一句话,我立马给您拿去,哪还用得着来偷!”我故意把那个‘偷’字说得很重。

    他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明显不悦,“我是不想让人觉得,我这么崇尚科学,却相信这种迷信的说法,所以才悄悄过来的!”

    这个解释倒有几分道理。

    其实自从我来到太平间工作,枕头确实惹了不少事,我心里也一直没闹明白怎么回事。

    我就问王副院长,那需要我怎么做。

    他一听我这么说,满意地点点头,“我就知道自己没看错人!”

    说着他把手摊到我面前,“你也看到了,这枕头有古怪,我碰不得,但你应该不会受伤。强子,你这样,把枕头拿出来,我再告诉你接下来怎么办。”

    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照做了。

    拿出枕头,白色的枕套上,血迹斑斑,新鲜的血液浸入枕芯里,我抱着它,觉得更加沉重。

    王副院长目不转睛盯着枕头,眼睛闪闪发亮。

    “快,把枕头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他急促地对我说。

    我把手伸进了枕套里, 你现在所看的《守尸人》 第66章 枕头里的东西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