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人

麦子 作品

    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只手,发现在无名指上有一枚戒指,取下来一看,戒指上镶嵌着挺大的一颗钻石。

    “看来,这是个有钱人的手。”小雪看着钻戒说。

    我把钻石戒指重新套在手指上,然后用塑料袋将这只手封好,暂时放在宾馆的抽屉里。

    “我去下天台,你好好待在宾馆,千万别乱跑。”我一边嘱咐小雪,一边穿衣服往外走。

    “你真的要去?”小雪有点担心。

    我点点头说,我也知道来者不善,但如果不去,恐怕对方也会通过别的方式再来找我。

    “好,那我跟你一起去。”说着她也开始穿外套。

    “你去干什么?身体还没好,而且你不是说医院有人害你吗……”

    “我已经恢复差不多了,再说现在是晚上,不会有事的!”

    我还是不放心,但她很坚持,说对方通过这种方式传信,肯定不是正常人的思维,我一个人去,太危险。

    我拗不过她,只好同意。也怕如果我坚决不让她去,到最后她再自己偷偷跟着我,那更麻烦。

    于是,小雪拿好门卡和手机跟着我出了门。

    来到行政楼的后门,我想起白天老高叔说的话,他让我最近尽量不要来这里,可是一天之内,我就已经来两次了,希望不会有事。

    走到门前,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们没有钥匙!

    那会儿我跟张姨跑出来后,她就顺手把门锁上了。

    正发愁,小雪试着推了下门,门开了!

    “看来这个人,已经提前帮咱们准备好了。”小雪喃喃地说。

    我们两个迅速进到楼里,爬到顶层。

    顶层的走廊尽头是一扇小门,门开着,那应该就是通往天台的门。

    我们放轻脚步,慢慢朝小门走过去。

    走到门口,一股阴风吹过来,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雪,你就在这儿等着我。要是有意外情况,你就跑,然后报警。”

    她点点头,我一个人走上了天台。

    天台边上站着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背对着我。听到我的脚步声,他回头看了一眼。

    我不认识他,但看他穿着白大褂,估计是我们医院的一位医生。

    “是你让我来的?”

    他没回答,往前走了一步。

    “你要干什么?”我连忙冲他喊,只要再往前走一小步,他就会从一脚踩空,坠楼身亡。

    “我有罪。要死了。我死后,把我带到古葬场。”

    我明白了,他让我过来就是让我给他收尸的!而且又跟古葬场有关系!

    定定心神,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得办法把他骗下来。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我紧接着说,“你得先告诉我,你犯了什么罪。”

    风吹着他的白大褂呼呼作响,好像随时能把他吹下去。

    他突然呜咽起来,看起来非常痛苦。

    这时小雪从我身后走了过来,估计是在楼道里等得心急了。

    小雪往前走了两步,那人连忙转过身说,“别过来!你过来我就跳下去!”

    小雪赶紧停下来,“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或许我们可以帮你!”

    “我有罪,我有罪!你们帮不了我,谁也帮不了我!!!”

    说来说去,不说重点,我着急了,“你到底什么罪,你不说我就不管收尸!”

    他皱着眉头,抿着嘴唇,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我曾经做过一个手术,失败了,害死了一个人。”

    我说,手术失败是正常的,这也怨不了他。

    他却疯狂地摇头,“是我的责任,是我的责任!因为整个手术过程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医生陷入痛苦的回忆的之中,我跟小雪使了个眼色,让她趁医生不备悄悄溜过去,找机会把他救下来。

    我让医生具体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他告诉我,当时的手术室里,除了患者一共有五个人,主刀医生,主刀医生助手,巡回护士,器械护士和一名麻醉师。

    可怕的是,他们五个人全都不记得发生过什么。

    等他们醒来,却看到了让他们终生难忘的一幕!

    病人的肚皮敞开着,五脏六腑全部被取出,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手术台上。

    更诡异的是,所有的血浆,全部被擦拭干净,那五脏六腑,仿佛工艺品一样在手术台上展览着 你现在所看的《守尸人》 第69章 坠楼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