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

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转而她又和宋微介绍沈迎禾,想了想还是婉转的说了句,“这是沈昊松的小妹妹。”

    除去沈昊松的因素,沈迎禾的性格一向活泼,她眨了眨眼便小心翼翼的问:“所以外面那个大帅哥,是宋微姐姐的什么人?”

    噗。

    顾安童笑出了声,“对啊,是宋微姐姐的老公。南城第一帅。”

    “真棒。”沈迎禾发自内心的赞扬着,一双澄澈的眼睛更是流露着羡慕的神情,但她的羡慕不会让人反感,反而会令人感觉愉悦。

    宋微拉住沈迎禾的手,好奇的问:“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找男朋友了没有,没有的话我给你介绍柴君,把你拐到南城去。”

    沈迎禾讪笑着,“有啦,刚刚认识了一个,想处处看。”

    触及到沈昊松,她没有再继续深入下去,而是转了个话题,问到司振玄的伤势,“司董事的伤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顾安童犹豫了下,才感慨,“有些事,是心病。”

    “没有过不去的坎。”宋微用一副过来人的口气和顾安童说:“再难的事情,只要自己坚持住,就一定会走向光明的一面。安童,别想太多,有时候就是自己想太多,才走不出去。其实走出去和进来,有时候就是那一步之隔。”

    顾安童问:“那你呢,你没有这样的时候吗?”

    宋微或许是想到什么,微微叹了口气,“也是,有些事情我劝人强,其实当时自己处在那个环境下,也根本走不出去。”

    “楚大哥也有……”沈迎禾意有所指的问着,但她不敢问的太明显。

    “有。”宋微笑了笑,“但是没有安童这个这么复杂,三十好几的男人,你要想他以前就是一张白纸,那也难。迎禾,你那位多大了。”

    沈迎禾脱口而出,“三十七。”

    “……”顾安童和宋微瞬间都默了。

    但宋微沉默之后有些惊讶的问:“三十七,那比霁轩还要年长啊。怎么听着好像和沈昊松一样,你怎么找了个这么大岁数的。”

    沈迎禾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囧了囧以后才讷讷的回答:“没,我记错了,因为刚相处没多久,他30,30啦。”

    这边女人们聊成一团,沈昊松的目光始终游离不定的在那个方向。他第一次觉着有点心烦意燥,连楚霁轩和司振玄在说的话,都没有怎么听得进去。

    直到司振玄连续喊了他两声,他才回过神,“你刚才说什么。”

    司振玄和楚霁轩对视了一眼,司振玄这才又重复了一遍,“杜云森那边,找时间你给他转移到别的地方,不要在这里待了,杜唯真迟早会查到他的真实地址。他对外的身份非比寻常,如果出了问题,仇恨恐怕会被杜唯真转移到我们的身上,那样会给我们惹来很多麻烦。”

    “好。”沈昊松心不在焉的回了句。

    大红色的婚服,空寂的房子,整个屋子透着一股诡异的浪漫。

    任轻盈脱下所有的衣服,看着落地镜里行销骨瘦的自己,她的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腰,再往下,是腹部,曾经也曾光洁的皮肤,如今已经伤痕累累,杜唯真不止一次的在她身上每一处的伤痕上亲吻,说他心疼她,说他以后会想尽办法的宠着她。

    ——她真是我养的最听话最可爱的一只宠物了,这么长时间我最喜欢的就是她了,没有谁比她更能让我欢乐的。可惜啊……就五年的命了,玩残了。

    任轻盈的身子微微晃了下,因为想起杜唯真和别人说的话。她眨了眨眼,唇角微浮的看着床上摆好的大红色的喜服。

    别人结婚的时候穿西式婚纱,但她却要大红色的婚服,她记得顾安童和司振玄的婚纱照,就是这样的衣服,上面绣着凤凰,金色的丝线,每一个针脚都缜密而又规矩。

    任轻盈将喜服换上,消瘦的身体衬着这宽大的喜服,容颜虽然憔悴,却又有种别致的美感。

    她又对着镜子开始化妆,她已经好多年都没有化妆了。<

    /p>

    任轻盈一直在想,自己如果没有遇见过司振玄,没有遇见过杜唯真,还会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可是她想不出,或者从上一辈子,她就欠了这两个男人,一个欠了情,一个欠了债。

    所以前者她需要用心来还,后者她赔了自己的身体。

    杜唯真穿着一身中山装走了进来,他本身就身材高挑,穿了这身衣服再戴上眼镜,就更加的英俊逼人。

    任轻盈笑了笑,刚往前走两步,便有些虚软,杜唯真连跨两步将她一把搂住抱在怀里,向上提了提,让她和自己四目相对,“宝贝,你今天真的很美。”

    任轻盈笑了出来,“我这辈子嫁过两次,一次是嫁给你哥哥,但是没有婚礼,这次是嫁给你,我真的很高兴。”

    “高兴什么,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我么?”杜唯真在她的鼻子上轻轻拧了拧。

    任轻盈咳嗽了声,喉咙里好像又有无数团火在烧灼,然后她倚在杜唯真的肩膀上,轻声回答,“因为我发现,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唯真,这辈子我还不了你的情了,下辈子我再还你好不好?我一定会好好的把所有的爱都给你。”

    杜唯真豁然间蹙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任轻盈的咳嗽声忽然间剧烈起来,血丝渐渐的从嘴角往下落,她苦笑着说:“医生不是说我这病要静养?是我想求的太多,想要的太多,想报复的太多……唯真,我怕我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杜唯真收紧臂弯,将她往外面带,“不会的,你不会有事,我不许你有事。我就不该让你留在丰城,我应该直接带你去国外的。”

    听着杜唯真 你现在所看的《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 180好,找时间为大哥介绍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