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

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周予钧皱眉,“什么?”

    “我说你小不要脸的,怎么能觊觎一个四岁的孩子呢?”周星橙苦口婆心的,“难怪你对谁都兴趣缺缺,想不到居然是恋童癖。”

    周予钧白净的脸瞬间涨红,他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自己的姐姐,“你的思想真是……龌龊!”

    周星橙才不管周予钧,一把抽过他给萱萱拿的干净衣服,“行了,交给我吧。乔乔,把刚才看见的事情忘记,千万别传出去了,我弟弟的声名要紧。”

    乔乔频频点头,但眸子里已经闪耀着八卦的光芒。

    ————————————

    当司振玄从国外回到国内,丰城的名流圈子里已经传扬开了两个八卦,其一是司氏恒远集团董事长司振玄,并不是单纯的独身,其还有个四岁的小女儿,长得非常可爱;其二则是,京城四少中最小的那一位周家公子,居然是个恋童癖!

    听见这第二条消息的时候,司振玄这女儿控整个人都沉默了,好半天才想起来给顾安童打个电话,问问母女两个最近在做什么。

    顾安童说萱萱在周予钧那里,这两天玩的都不愿意回家,不过周予钧靠谱的……

    司振玄第一次没有听顾安童说完,就猛地挂了电话。

    他甚至于来不及休息,就大踏步的往外走,从舒旬那里取来自己车的钥匙,直接冲向周吾正的周家。

    其实司振玄和丰城的这些名门打交道不多,像他们司家,其实并不算复杂,没有那些盘根错节的关系,也没有复杂的人际,因为司家起家晚,在名门当中属于比较薄弱的一家,像周家,那就属于丰城的大户。

    司振玄匆匆的进了周家大门,甚至于都来不及和周吾正打招呼,直接问了周予钧他的位置,刚跨进房门,就看见萱萱抱着周予钧的脖子,吧唧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司振玄那颗熊熊的女儿控心,瞬间碎了。

    ————————————————

    顾安童被司振玄挂了电话,一脸莫名其妙,不过她知道司振玄可能去接女儿去了,也就没那么担心,低头打开文件继续阅读下去,忽然间,她的桌面被轻轻敲了下。

    顾安童抬头,陆启岩正站在她的面前,面上的表情似是有些疑惑。

    “怎么了?”顾安童将文件夹合上,恢复了沉静的神情。

    陆启岩弯下腰,细长的眸子微微眯着,似是一只正在审视猎物的狐狸,“你和司振玄又开始见面了?”

    顾安童蹙眉,“他已经知道萱萱的事情了,这是他女儿,目前没有发展到对簿公堂的地步,他想要我的女儿。”

    听顾安童这样说,陆启岩看着她的面庞良久,其实四年的时间,他对顾安童的掌控已经不如当年,当年用顾氏和顾年光的事情绑住顾安童,让她离开司振玄到自己的身边,这几年顾安童一直都很遵守当初的约定。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陆启岩一直都不是很放心,好在顾安童刚才说的是,司振玄想要萱萱。

    “你会把萱萱给他么?”

    “当然不会。我当然不会把萱萱给他,这是我女儿。”

    陆启岩伸手轻抚了下顾安童的头发,“好,如果需要帮助的话,告诉我就好。我希望你能遵守约定,不要让我等太久。安童,人的耐性是有限的,前几年你说萱萱还小,身体不好,需要守在她身边,我给你了三年;这一年你虽然回来了,可你却又说希望给萱萱一点和我相处的时间,我也能接受。但是我不可能一直无条件的等下去。”

    顾安童镇定了下心神,唇边扬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件事,你先做好你妹妹的工作,我觉着才是最关键的。”

    陆雨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倚在门边,画着妖艳口红裸色妆容的她,已经和四年前那个活泼的女孩泾渭分明,她冷笑了下,说:“当然不会答应。我为什么要让你做我的嫂子。”

    陆

    启岩拉着陆雨琳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没一会,里面传来了他们的争吵声,陆雨琳开始大喊大叫,“你烦不烦啊,你都不然给我管你对顾安童怎么样,凭什么管我和哪个男人来往?”

    顾安童苦笑了下,却又松了口气。

    这样的场景,这一年来经常发生。

    陆雨琳的话虽然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可也正好有她的不断阻挠,陆启岩才会到现在没有得手。所以有陆雨琳在公司的一天,顾安童宁肯自己的工作难办很多,但至少她争取了更多的时间。

    她不可能什么信息也得不到,陆启岩迟早会被她拉下马。

    晚上司振玄说他带萱萱,顾安童就和夏梦坐在一起喝茶,借这个机会放空下大脑。

    “对了,伯母好像很久没给你打电话了,她都不想自己的外孙女吗?”夏梦嘴巴里咬着根果蔬棒,一口一声脆响。

    顾安童回眸看她,“我妈最近去英国了啊,她去看她儿子去了,估计不知道怎么从国外打电话吧。”

    蒋芸妃这两年出去跑的多,心态也好了很多,至少没有自怨自艾,也没有畏畏缩缩。

    不过蒋芸妃非常不赞同顾安童去顾氏工作的事情,她甚至觉着顾氏现在落到今天这地步都是顾博远活该。

    顾安童无力折腾父母之间的那些旧事,不过也知道顾博远恐怕是她一辈子的心结。

    以前的蒋芸妃那么有事业心,现在的蒋芸妃恨不能两袖清风任我行,没有那件事做契机,说不定她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减负。

    夏梦点点头,忽然间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扭头和顾安童说:“对了,周末的想亲宴你和我一起去吧。”

    “相亲?”顾安童愣了下,旋即苦笑着说:“我去相什么亲。”

    “好几万的入场费呢。”夏梦啧啧算数给顾安童听,“我帮你交了,因为我听说这场 你现在所看的《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 207来,给我,小不要脸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