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

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人家明天说不定还要拍戏呢。

    “你看,其实我们两还蛮相似的。”陆泽霖忽然间说:“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就算要吃了你,我也吃了多少次了。”

    不过这种感觉很奇妙,原来抱着一个温软身体居然会令他渐渐心安,再没有刚才那没办法入睡的烦躁感。

    渐渐的,两个人就这样睡着。

    带着彼此的体温和平缓的呼吸。

    夜已深。

    司柔柔却有点睡不着,她心里头有点烦躁,晚上的时候陆晓特地送来一碗凉皮,在众目睽睽之下。

    当时她还特别傻的问了句“米兰姐姐”有没有,陆晓也傻乎乎的回了句“没有”,她才赫然间有些惊慌。

    司柔柔一直以为陆泽霖应该会和米兰两个人好好的相处,可就在那份凉皮送到自己手上的时候,明明是冰凉的碗底,可她忽然间觉着好烫,霖霖哥哥不能这样了,把自己看的比自己的女朋

    tang友还要重,那以后还能好好和米兰相处吗?

    司柔柔总觉着自己应该忽略了什么,可又想不起来,她站在走道附近的空台上发呆。

    晚风微凉,一轮明月莹莹挂在天边,这样吹了会风,她感觉状态好多了,便转身准备回房间。

    天台下的走廊隐隐约约传来人声,其中一个人似乎还是孟亚伦。

    听见他的声音,司柔柔心口漏跳了一拍,她之前为了能和他平稳相处,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见过晚上的他了。

    哦不对也不算,其实昨天晚上她其实是有和他在一起的。

    临回房间的时候他还拉着她亲了一段时间,好多年没有和他亲热,司柔柔有一点不适应,但最后还是软了身子,配合了他的吻。

    这之后她才回了房间睡觉,而他也没有强拉着她进屋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说起那少儿不宜的事情,司柔柔又不由自主想到看见的陆泽霖和米兰之间的那种情况,不觉微微一窒,哎,好烦恼,是真的好烦恼。

    刚走过去想找孟亚伦的时候,她的脚步也停了下来,似乎是孟亚伦在说他们之间的事情?

    透过玻璃窗,她能隐约看见反射过来的影子,正是孟亚伦和常峰二人。

    常峰嘴巴里咬着根香烟,含糊不清的问了句,“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搞定你女人呢啊?”

    孟亚伦皱着眉头先是没说话,但良久才叹了口气,“我觉着她现在已经在慢慢接受我,但我反而受制于自己当初骗她的那件事。”

    “这还不简单?”常峰笑了笑,“你就给她演一遍第二人格的继续消失,这一次好好的和她再见,让她和你过日子,不就完了?哪那么多事情。”

    “柔柔虽然一直在给别人当心理咨询师,但我很清楚,她的内心世界还是很脆弱的。”孟亚伦苦笑了下,如果这事能那么简单便好了,何况他是真的不想继续骗她,用所谓的消失令她再伤心一场,真的毫无意义。

    所以他越发后悔自己每次在面对司柔柔的时候,总是会做出一些比较糊涂的事情,说好听点是情商低,说难听的根本就是没脑子。

    他怎么就想出用那个人的出现来接近司柔柔,现在好了,反而令自己裹足不前了。

    常峰忽然间“哎呀”了声,孟亚伦奇怪的看向他,“怎么?”

    常峰示意他往后看,而他立刻觉着自己这时候的存在实在是非常尴尬的,所谓好兄弟必须插两刀,他就不陪着孟亚伦折腾了,赶紧趁着孟亚伦回头的时候,溜之大吉。

    孟亚伦也的确是回过头便没有转回去,他也看见了站在玻璃窗后头两眼闪着泪花的司柔柔。

    她的喉咙陡然间感觉到疼的冒烟,眼泪也在瞬间滑落了下来。

    其实她一直都觉着这件事透着股子诡异,可她从来没有敢往细里想,或许内心深处也在担心,担心这件事不是真的。

    可没想到,这一句话到底还是让她听见了。

    原来……原来……以前一切都只是个谎言。

    司柔柔哽咽了声,垂下头来拼命的往前走着,骗子,大骗子,居然骗她!!

    孟亚伦只那么一晃神,便发觉司柔柔已经走出好长一段路,他直接跨了几步,直接将她狠狠搂住。

    “你放开我啊,大骗子!!”司柔柔轻泣着,直接狠狠去踩孟亚伦的脚,试图让他放开自己。

    孟亚伦不放,他牢牢锁着她的身体,低声说:“柔柔,你要相信我是为了想和你复合才撒了这个谎,我不想你和我之间继续那样僵持下去,我们已经荒废了那么长的时间了!”

    司柔柔冷冷的说:“这就是你可以欺骗我的理由吗?孟亚伦,你知道不知道,这会让我觉着,那一刻的我就像个傻子!!

    那一刻她听说他苏醒了,又回来了,所以她分外的害羞,不知所措,也在一个时间段内,并不确定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做。

    她是用了多大的勇气,告诉自己,她可以和孟亚伦重新来过,可他呢玛?

    他居然是骗自己的……

    那她当时费尽心思,还告诉他,最近一段时间两个人可以晚上不要见面,因为她想对白天的那个公平一些,这都是什么?都是笑话吗!

    司柔柔气的浑身发抖,可孟亚伦却没有松开手,他只是略有些疲惫的靠在她的肩头,一字一句的和她说:“宝贝,我真的累了,我想回家了,你不要再推我出去,好不好?”

    他承认做艺术的人永远都有一颗孤勇的心,而那桀骜不驯的灵魂也终究想在外面流浪澉。

    他外表看起来温柔可亲,可内心始终有个高歌前进的灵魂动力,就是那种野性的呼唤,令他那些年始终在外飘着,而忽略了家里苦苦候着他的娇妻小儿。

  &nb 你现在所看的《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 449宝贝,我想回家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