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

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虽然沈思瑜还是不冷不热的,但是安梅如果松口,这事情就好办多了。

    “我这几天就在附近找工作,有点眉目了。梧村这边没有什么大公司,但是离家近,离你们也近,方便来回照顾。”

    沈思瑜端着盘子从厨房走出来,“没这个必要,梧村这附近有什么发展,你

    到城东那边看看,我这段时间也在看招聘信息,那边好像需求量挺大的。”

    安梅瞪了沈思瑜一眼,“你懂什么懂,煮你的饺子去。”

    金元低头嘿嘿一笑,“阿姨,你要是不嫌我麻烦,我就经常来看你,你应该不知道,梧村这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因为临郊,后身有几个风景区不错,我这几天正好没工作,我带你出去转转。”

    “好呀!”安梅一拍金元手背,“就后天吧,我在这房子里憋的也是闷了,有你陪我我就开心了。”

    沈思瑜翻起一个白眼,用筷子敲了敲桌面,“你们还吃不吃饭。”

    沈思瑜刚塞了两个饺子进嘴,就闷的一声打了一个饱嗝。安梅不满意的放下筷子,“你在外边吃过了?射”

    “恩。”沈思瑜有点心虚,应了一声,一边金元似乎也看出点端倪,虽不说,但是眼中闪出一丝的不悦。

    不用说,一定是跟沈昊松矾。

    ……

    “送送,去送送。”安梅前脚把沈思瑜推出家门,后手咣当一声把门合上了。沈思瑜脚下还穿着拖鞋,她抬头看了金元一眼,“你还用送么?”

    “思瑜,其实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以前的沈思瑜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但是临城的事情,就像欠了这男人的,欠就得还,自然不能驳了面子。

    沈思瑜塔拉着拖鞋跟金元下了楼。

    楼下有一个不大的花坛,但是早没花了,被附近的老人满花坛种上了大葱和香菜,不远处两个大大的功用垃圾箱,再望就是昏暗一片,连个路灯都没有。

    “嘶……”沈思瑜吃疼一声,停下脚步。

    金元回身,一把扶住了思瑜的胳膊,“伤到脚了?来,这边坐坐。”

    沈思瑜一瘸一拐的被搀扶到花坛边,伸手摸了摸鞋底,一个图钉扎的不深,但是疼的要命。

    沈思瑜摆弄着脚,用指甲掐住伤口往外逼出两滴血,只当消毒。

    “思瑜,你们不合适。我打听过,沈总今年都37了。你才22。”

    沈思瑜抬起头,青丝垂了下来,“你想说什么?”

    金元直了直身体,一脸的严肃,“我知道,以前他们说你喜欢司总的事情,都是骗人的。那时候我觉得你喜欢钱,但是后来我到了梧村知道,你如果真的喜欢钱,就不会住在这样的地方,凭你的样子和学历,不至于。”

    沈思瑜缓缓直起身体,歪着头看金元,“我是挺喜欢钱的,没有钱我就不能养活我妈妈,没有钱,我就一辈子都搬不出这个鬼地方。”

    金元哑口,“可是你还年轻,如果我们以后努力拼搏的话,不见得会比别人过的差的!”

    “我们?”沈思瑜有点无语。金元这个人向来自信,自信到让人觉得更像自负。就像当初他说自己跟司振玄比起来也差不多,沈思瑜摇摇头,差的不是钱,是一种男人的深沉。

    沈思瑜摇头,金元有点慌,像表白这种事情,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

    “我知道我现在是穷小子一个,你看不上我。但是我也才23啊,14年以后我到了沈昊松的年纪,说不定我跟他一样。”

    沈思瑜真的不忍心打消他这份热情,“行,我知道了。你喊我出来就是想说这个事情?”

    金元一愣,“那你的意思?”

    “我们是朋友,昨天的事情我谢谢你。但是有些事跟钱没关系,我跟沈昊松已经七八年了,如果没有感情,我不会坚持到现在。”

    金元哦了一声,分明还是不懂,转而他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没事,七八年,我在你身边也可以那么长时间。”

    沈思瑜无语起身,惦着脚往回走,“我妈妈身体不好,受不了风,你最好别带她出去。”

    ……

    周四,策划部里忙做一团,之前被顾安童一举拿下的策划案,在匆忙的筹备中。沈思瑜尤其忙,因为两天没来上班,这两天她桌子上早就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文件。

    这CASE里,属林月和沈思瑜出力最多,自然落实方面,重担也在这两人的身上,虽然顾安童已经离开了,但是沈思瑜他们一点不能放松。

    更何况对于沈思瑜来说,公司的利益,现在也牵连着沈昊松了。

    一个电话从桌角响起,沈思瑜夹在耳边,双手依旧在键盘上敲着,“喂,您好,策划部。”

    “思瑜……”一声痛苦,沈思瑜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妈,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恩……”安梅又是痛苦的一声,“我跟金元出来玩,头疼病犯了。”

    沈迎

    tang禾腾的一下子站起身,四周都是惊讶的目光投来。

    安梅的头疼病时间不长,是从沈厚德去世后开始的,那几天安梅没日没夜的哭,一方面对爸爸思念一方面担心自己的以后,结果就落下了毛病。

    本来这几年里,她一直吃药,维持的很好,但是风一吹就犯病,所以安梅经常一个人在楼上呆着不出门。

    沈思瑜嘱咐过金元的,她咬了下唇,低头看满桌子的文件,“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放下电话时,林月围了过来,“怎么了?是不是你妈那边又犯病了?”

    这样的情况,林月早就见惯了,沈思瑜能有这样的表情只能因为安梅。

    沈思瑜点头,满脸为难, 你现在所看的《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 492你喊我出来就是想说这个事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