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

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妈!”沈思瑜甩开沈昊松的手臂跑了回去,“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头疼的厉害?”

    安梅脸上的确有些痛苦,只不过这痛苦被她故意放大了一些。“药,药在我的包里。”

    沈思瑜慌张的翻着包,把一粒药塞进了安梅的口中,“妈,咱们回去吧,我带你回家去休息。射”

    沈昊松站在原地眯起一双眼,冰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矾。

    巧,没有这么巧的。沈思瑜为了母亲连是非都不分了么?

    安梅额头上细密的冒出了一些汗滴,“思瑜,让我缓一缓,我现在走不了。”

    沈思瑜拼命点头,一屁股坐到安梅身边,用袖口帮母亲拭去了汗水。

    “哼!”沈昊松缓步走过来,“你倒挺会装,你以为这样沈思瑜就会乖乖听你的话?”

    安梅挑着眼皮,把眉头皱在一起。她刚才的确是有装的成分,但是眼下头真的很疼很疼,或许是出来的早,受到风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发作了。

    她张了张嘴巴,说不出太多的话。“思瑜,让他走。”

    小小的一声传进了沈思瑜的耳朵里。

    “大哥,你先回去吧。我把我母亲送回家就会回去公司的!”

    沈昊松眸子一转,抬手拨通了电话,“过来一下。”

    几分钟后,一个司机模样的人急匆匆的跑过来,“沈总,出什么事呢?”

    沈昊松用下巴一点安梅,“送到梧村去。”

    沈思瑜顿时急了,“难道我妈妈病成这个样子,你必须让我回去吗?”

    那司机嗳了一声上前,金元木讷的让出半个身体,人也傻傻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每次遇到沈昊松都会有一种被压制的感觉,此刻也是一样。

    司机这么一拉,安梅身子晃动了几下。沈思瑜大喊着,“不能动!我妈妈头疼的时候不能这样!”

    沈昊松不说话,那司机回头一望,然后继续拉车安梅的身体。

    突的,安梅头一仰,接着整个身体软了下去,一头栽进了沈思瑜的怀里。

    沈昊松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顿时惊的挑了眼睛,“别动。”

    沈思瑜呜咽声起,回头狠狠的瞪上了沈昊松。

    都是因为自己,才害的妈妈昏死过去,沈思瑜不知道到底欠了这男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沈昊松不由自主的上前,想要帮沈思瑜搀扶一把,沈思瑜拨掉了他的手臂,“金元,过来,帮忙一下。”

    金元哦了一声,不敢抬头看沈昊松,诺诺的去了沈思瑜身边,他弯下腰,把后背弓在了安梅的面前,沈思瑜托起安梅,附在了金元的后背上。

    沈思瑜一抹脸上的泪,“走吧。”

    金元起身,显得有些吃力,“去哪里?”

    “医院!”

    ……

    三年来,沈思瑜悉心照顾下,安梅从来没进过医院,这还是头一次。

    打了针,吃了药,安梅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休息,沈思瑜拿着一沓子收费单排在交款的队伍里。

    床费200一天,还有住院押金。针剂一天三次300,还有安神的药物,处置费,器械费……

    沈思瑜捏了捏自己的钱包,心里有些没底。

    天底下还有比她混的更惨的女儿么?一趟医院估计就让她倾家荡产了。沈思瑜自嘲的笑了笑,这几年来她到底是为了什么?没有稳定的住所,没有稳定的工作,更照顾不了自己的母亲,只为一个男人?

    “喂……喂……”

    沈思瑜抬头,看收费人员不耐烦的拍打着桌面,沈思瑜脸色一紧,把所有的单据从小窗口里塞了进去。

    “3721块5毛。”

    沈思瑜紧忙低头翻着自己的包,几张红票子显然不够,就连零碎的都从包里摸了出来。

    这一系列的动作花费的时间,让她后背一片火辣辣,脸上也跟着烧红了起来。

    收费员眼皮一挑,没好气的看

    tang了沈思瑜一眼,然后胳膊一搂,杂乱的票子到了跟前。

    “差232块钱。”收费员无语的翻起一个白眼,显得极其不耐烦。身后排队人的开始***动起来,因为沈思瑜耽误了太长的时间,甚至有些人不满意的开始催促着。

    “那……那个。可不可以先少开一天的药,今天事情急,钱没带够。”

    钱没带够?收费员瞪了沈思瑜一眼,“不行,已经录入电脑了,难道就你一个人来么?钱和单子先压在这里,你快点取了来。”

    沈思瑜犹豫,一只手递过了三百块钱。

    “麻烦你,您看这些够不够。”

    沈思瑜转头,看金元正弓着身体凑了过来。

    “谢谢。我回头会还给你的。”沈思瑜低头脸上更是红到了彻底,之前她还在金元面前骄傲的像个公主,什么她跟沈昊松是有感情的,一切跟钱没有关系。

    沈昊松的卡的确在她身上,可她不知道密码,所谓的保管还真的就只是保管而已……

    沈思瑜此刻像是被人狠狠的扇了巴掌。

    付钱的是金元,那个沈昊松在哪里?

    收回单据,金元把沈思瑜推到了一边。

    他低头把单据分成了两份,一部分塞进了沈思瑜的手里,“这些没用,你放好看能不能报销,我去取药,你在病房里等我。”

    沈思瑜一把拉住欲走的金元,金元回头拍了拍沈思瑜的肩膀,“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

    “呼……呼……”

    沈思瑜进门的时候,看安梅正躺在床上深深的喘着气,她的胸口起伏的很高,一下又一下。

    “妈,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沈思瑜走过去,在安梅的身上来回的打量。

    “我不喜欢医院这地方,只要来了就觉得胸闷。”

    沈思瑜一愣,安梅从来没有这样的毛病。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好像在父亲沈厚德离世的那几天 你现在所看的《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 493沈昊松在哪里?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