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

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店门口走进三个人,一高两低。沈思瑜迎着刺眼的光看不清来人的模样,“您好,欢迎光临。”

    她紧忙起身,整理这衣服朝客人小跑了过去,“请问三位想了解下什么?瓷器还是金属的,本店还收藏了一些名家的字画……”

    沈思瑜话没说完,眨了眨眼睛,她刚才看的不清楚,再一探头就认出了眼前的人,“阮航?”

    阮航也完全没想到沈思瑜会出现在这样的环境里,她脸上先是一喜,然后稍纵即逝,“思瑜,好久不见。”

    一只手身来递到了沈思瑜的面前,沈思瑜接过,象征性的握了握。她知道阮航这个人,人前碍于身份,其实实际上就是个木讷的小逗B。

    阮航身边的两个人都是老年人,阮航说是自己的姥姥和姥爷,这次来丰城是为了旅游。当然像阮航这样的有钱人,是绝不会跟着凑大堆专挑小长假那么拥挤的时间出来玩的。

    因为身边有人,沈思瑜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临走的时候阮航问她要了一个丰城的电话号码,就这么离开了。

    ……

    这时间的另一头,沈昊松收了电话慢吞吞的塞进了口袋里。他面朝窗户没有转过头来,对身后的女人说道,“雪莹,给我一点时间。”

    “那你告诉我,你还爱我吗?”

    沈昊松回头看何雪莹亮着的眸子,充满期待。

    “当然。”沈昊松回应这句话的时候略有些迟疑。

    何雪莹嘴角扬起笑容,缓步走到沈昊松的身边,亲昵的挽上了他的手臂,“其实我觉得没那么难,如果你不方便出面跟她说,我就走一趟吧。”

    沈昊松摇头,“还是我自己去说。”

    “你确定?”何雪莹挑着一边的眉毛,微微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俏皮。“但是我怎么听雪晴跟我说,你们好像已经感情很深了。”

    沈昊松马上否认,“不是,你应该很清楚,有安梅那女人在,我不会和她怎样,最初,她不过是我复仇的一个工具。”

    最初……不过是最初而已。

    沈昊松不习惯被何雪莹这么直接的看着,他转过头继续说道,“只是我跟她纠缠了几年,有些复杂而已。我会尽快处理的。你回来了,就好。”

    “好~”何雪莹转着眼睛,思考着沈昊松话里的水分。长长的头发蹭着沈昊松的手臂,何雪晴抬起下巴,一双明眸如水一般泛着涟漪。

    “你还记得小时候你对我说的话吗?”

    沈昊松点头,像是在听,又像是在想其他的事情。

    “那个时候你天天说我糊涂虫,说我胆小鬼,你说你会一直守着我,否则那一天我容易走丢了,然后就再也走不回来了。”

    沈昊松勾起一边嘴浅笑,但是眉间却紧紧的皱了起来。因为这女人真的在15年前走丢了,而他的承诺也没有实现暇。

    “如果这十五年里你还在的话,”沈昊松抬手在自己的腰间比了比,“咱们的孩子能有这么高了吧。”

    何雪莹一愣,“如果当初我不走的话,也许这辈子也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不是吗?”

    沈昊松紧紧的拥了何雪莹,有点心疼。在她的头顶嗅了嗅,这香味……男人紧了紧鼻子,固执的一个吻落了下去岛。

    “回来就好,我一直在等你。”

    吃过晚饭,沈昊松跟何雪晴聊着小时候的事情,只是空白的那段时光谁也没有主动去提。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沈昊松开始时不时的望着墙上的钟。

    “雪莹,已经很晚了。”

    何雪莹微红了脸颊,“是啊,那早点休息吧。”

    沈昊松搓着自己的大手,表情十分尴尬,“我送你回去。”

    何雪莹有些诧异,她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但也觉得自己有些太不够矜持了。

    “好!”

    十六年未见,何雪莹恨不得每天都跟沈昊松厮守在一起,但是她也清楚,空白的十六年,他们的感情基础已经浅到不能在浅了。

    “哦,对了,明天爷爷那边安排了一个家宴,你记得不要迟到。”沈昊松揉着何雪莹的发顶,像是小时候那般。

    何雪莹不喜欢,却也没有反抗。

    ……

    沈思瑜一整天都想着沈昊松的那通电话,何雪晴闹着结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沈昊松的性格,从来都不会上心,但是今天他的态度,倒是让沈思瑜真的有些担心。

    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沈思瑜从床头柜上摸过了手机。

    “思瑜,你还好吧。”顾安童刚接通电话就着急的说了这么一句,让沈思瑜有点吃惊。

    “我很好啊!怎么了安童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自从接了这古董店之后,顾安童是老板更是知己。沈思瑜皱着眉头,显然顾安童一定是有话要说。

    “没,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你这几天古董店的生意怎么样。”

    沈思瑜越发觉得不对劲,他迟疑着问道,“安童姐,是不是沈昊松那边有什么问题。”

    这件事相瞒估计也瞒不住多久,顾安童心一横说道,“你知道何雪晴那个姐姐吧,她回来了。”

    沈思瑜足足楞了半分钟,接着痴痴的笑了几声,“就是沈昊松那个真正的未婚妻?”

    “恩。”

    沈思瑜像是醍醐灌顶一般,一下子明白了白天那通电话。

    之前她也只是怀疑,电话那段传来的女人声音,似乎真的跟何雪晴有一些不同,但是这个结果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见沈思瑜半天不说话,顾安童有些担心,“对不起思瑜,我不知道沈昊松没告诉你,你一定伤心了吧。”

    “安童姐,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该说这话的不是沈昊松么?”沈思瑜突然觉得有些气愤,那个未婚妻 你现在所看的《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 499以后就是自由之身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