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

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四目相对,各不相让。

    何雪晴坐在不远处脸色煞白了一片,估计暴漏真像是随时的事情。她眼下如坐针毡一般。

    何雪晴刚要起身,沈昊松和何雪莹同时投来了炙热的目光。

    “你们看我做什么?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哪里知道?”何雪晴神色慌张,不知道要把目光落在什么地方,但是嘴上却十分倔强。

    “当初是你一脸幸福的跑来告诉我,你和沈昊松在一起了,而且你们还有了……”

    沈昊松朝何雪晴狠狠一瞪,“所以这出国留学的事情,也是你编造出来的?”

    何雪晴腾的一下子站起身,“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两个神经病。”她摔下手中的筷子,纷纷的朝门口走去。

    “不用说了,这事情再明显不过。”许久未说话的沈老爷子终于有些压不住火,他说完也跟着狠狠摔下了碗筷,“何家!一定是何家给雪晴那丫头拿的主意!”

    何雪晴何雪莹姐妹,严格来说只是叔表关系。早年何雪莹家境不好,她父母才求着何雪晴的父母,把她留在了北城。

    如果没有何雪莹的出现,论家事论样貌,何雪晴是沈昊松结婚不二的人选,偏那年何雪莹来了,一切事情像是跟何雪晴无缘了一般。

    “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办?”沈老爷子半天压不住怒火,沉着脸望向了沈昊松。

    沈昊松也是许久都没

    有反应过来,一个误会,居然让他错过了十五年……

    “我自然不会放过他们!”沈昊松咬牙切齿,即便是在公司也没有过这样的情绪。

    何雪莹低声抽噎着,她显然比沈昊松更容易接受,毕竟自己是从何家长大的,她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猜到。

    “昊松对不起。”她一直在外养病,直到今年回国,本以为十五年的时间她可以淡忘当年的那些事情,可以一笑泯恩仇,所以才回来找沈昊松,没想到会听见这样的消息。

    沈昊松止住了何雪莹下边的话,因为他的心也是在隐隐的痛着岛。

    四下安静,气氛顿时完全不一样了。

    突兀的一个电话声响起,沈昊松皱起了眉头。

    他起身朝厨房走去,桌对面的何雪莹目光追着男人的背影。

    “什么事!?”

    沈思瑜被生生吓了一跳,就连自己这两天的委屈也顿时给忘记了。

    沈思瑜这一天来在古董店魂不守舍,刚刚去银行存款的时候不小心丢了自己的钱包,而那钱包里还有沈昊松给她的几张卡。

    “你吃了枪药了?”沈思瑜也是一肚子的气,如果不是钱包丢了,她想她绝对不会主动给沈昊松打去电话,毕竟这男人该给自己一个解释。

    “我昨天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给我打电话!沈思瑜你就那么离不开我么?怎么跟你那妈一个德行!”

    沈思瑜张张嘴巴,但是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东西。

    许久她才沙哑着开口,“我刚才丢了你的银行卡,给你打电话只不过想通知你挂失一下。”

    沈思瑜语气出奇的平静下来,反而让沈昊松如同头上遭了梆击,他想解释,但是却没有心情。

    “我知道了。”

    沈思瑜哑口一笑,“沈昊松,我想我的价值就快到头了吧,所以你才会这样对我不是吗?”

    电话那段一阵沉默,沈昊松真的是被刚才的何雪晴气疯了,只是他根本没心情去想,自己的刚刚的话到底有多伤人。

    “你不要多想,这边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事情。”

    沈思瑜呵呵,挂断了电话。

    三天来,北城发生了不小的动静,几乎每一天何氏企业都会在经济报的头条出现。何家二老自然知道这中间是怎么回事,敢怒不敢言也只能一边应付着媒体的报道一边继续当他们的缩头乌龟。

    “爸,我去跟沈昊松说,好歹我也跟了她十五年,他怎么能这么对我?”何雪晴也没想到事情会变的这么严重,眼看着自家的股票每天跳水一样的往下跌,母亲更是受了刺激当时就急的进了医院。

    “你还有脸说!还不是你闯下的祸!”何爸也是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尽管他半辈子经商,在丰城有一些名气,但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生意上也有些力不从心,眼下的何氏根本就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何雪晴不服气,“不就是为了那个何雪莹么?我当初能给她送到国外去,今天依旧可以。”

    何雪晴说着就打起了算盘,她记得何雪莹的父母还在乡下,眼下能救他们何家的关键估计就只有那两个人了。

    “雪晴,你不要再胡闹了,老实的去道歉,以后离沈昊松远一点,就当爸爸求你,那个男人一辈子也不会属于你的。”

    何父戳了何雪晴的心,别人越是觉得不行,她偏要试试看,反正错也错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电话声突兀的在何家的客厅响了起来,何爸不放心的看了何雪晴一眼,转身离开去接电话。

    “什么!”何爸颤抖着一声,脸色顿时惨白一片,接着他单手扶上沙发一屁股坐了进去。

    偌大的何家客厅,现只有何爸一个人,何雪晴刚刚丢下一句话不知道跑去了哪里,而何妈现在人还在医院里。

    ……

    沈家别墅,何雪莹端坐在沈昊松的身边。两人表情都没有什么波澜,只是对面坐着的何父时不时的擦着脸上的冷汗。

    “昊松,我知道这件事情,当初是雪晴不对,你就念她年纪小不懂事,不要再计较了好不好。现在雪莹也回来了,我以后会把她当成自己亲生女儿一样对待的。”

    “何雪晴不懂事,难道你这个当爹的也不懂事?我就不相信,雪莹出国的那年,何雪晴刚

    tang满十八,她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本事?”

    何父脸色一紧,知道自己脱不了关系。

    沈昊松这人做事在 你现在所看的《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 500他却发现还没有做好准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司大少的娇蛮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