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情暖婚

似水微蓝 作品

    “韩玉,你给我滚出去!别再让我看到你。看到你的嘴脸就会让我感到恶心。没死在你们韩家,算我命大。

    本以为我可以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还算老天开眼,让我找到失散多年的女儿。

    本可以坐享天伦之乐,可偏偏你们姓韩的就是不肯放过我。难道这样折磨我,就是你们的最大快乐吗?为什么要一次次这样对我?

    韩玉,我求求你了,别再折磨我们母女俩了。我这样的一个女人,再也经不住命运的玩笑了。看在我为你们韩家当牛做马,这么多年的份儿上,放过我们好么?

    难道折磨我,就那么让你们感到快乐吗?反正我也一把年纪了,也不怕你们折磨了。

    我请你们高抬贵手,放过我的女儿。她这么多年,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国外生活的不容易。

    没理由跟我过苦命的日子。我苏珊大不了把这条老命赔给你,也好让你们称心如意。省得你们总过来祸害我的女儿。

    我的女儿,去了一趟你们韩家,差点儿丢了半条命。你说我还敢让她跟你们韩家有瓜葛吗?”苏珊说到最后早已泣不成声。

    她恨自己,这么多年来,还是对这个负心的男人一往情深。一而再再而三的相信面前这个,毫无信用可言的男人。

    当年,要不是他不肯舍去韩家的荣华富贵,跟自己远走高飞。自己何至于堵气嫁给韩老三。何至于在韩家受尽苦难,甚至差点丢了性命。

    当年二哥何其勇敢,敢于挑战世俗人的眼光。更是在接受了苏家的家法之后,带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离开了苏氏家族。

    苏珊替二哥惋惜的同时,又被二哥的气魄所折服,对于自己的二嫂更是羡慕。

    同样是男人,韩玉却无法割舍自己的家族。这件事情她并不怪他,她恨的是自己,无法割舍这个男人。

    也许这就是造化弄人,相爱的人无法在一起,还偏偏要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跟着自家大哥韩玉一起过来的三爷韩忠,还没来得及进屋,就听见苏珊一顿臭骂。

    一听说韩玉在韩家遭了暗算,当场变炸了毛儿。好啊!欺负到老子的女儿头上来了。三爷韩忠索性连家都不进了,直接转身离开了苏珊家。

    “老三,你去哪儿?”

    大爷韩玉看到气势汹汹转身离去的兄弟,快步追了出来。根本顾不上跟苏珊解释,看来自己这一生注定只能为了韩家,舍弃心爱之人了。

    “我去哪儿?老子给我闺女讨回公道去!”

    三爷韩忠在最尊敬的自家大哥面前,连老子都称呼上了。可见此时心里有多愤怒。

    “老三,你听我说,这件事情你还没有查清楚。你找谁讨回公道?”

    韩玉想阻止自己的弟弟,可是为时已晚。三爷韩忠几个闪身,便没了踪影。风系异能者的能力展露无遗。

    “苏珊,你听我说。有关这次冰儿在韩家遭到暗算的事情。我一定给你一个交待。”韩玉留下一句话,便匆匆离开了苏珊家。

    大爷韩玉心想,那天在宴会上。韩冰扭不过韩志远姐弟的一片赤子之心。这才答应了给韩大奶奶看病。只是这一等也不来,二等也不见韩玉的踪影。

    韩玉虽然厌恶自己的妻子韩大奶奶,但看到韩大奶奶现如今的样子,到底心里有几分不忍。再加上韩志远和韩娇的苦苦哀求。最终韩玉答应来苏珊家走这一趟。

    他韩玉绝不相信,韩冰是个背信弃义之人。再一打听雪灾后,就连琳琅都回医院上班了,而韩冰却迟迟未去。如果不是韩冰出了事情,就凭韩冰善良的天性和医生的职业道德,怎么可能离开自己的战场呢?

    听到消息的三爷韩忠,也跟着紧张起来。三爷韩忠专门跑到医院里打听,才得知韩冰请了病假。

    这下子韩三爷的心,顿时不由的提了起来。说句良心话,三爷韩忠是真的已经认自定了,韩冰就是自己多年前失散的女儿。

    他虽然是个浑人,但他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三爷韩忠也有心软的一面。他也想过一过含饴弄孙的幸福时光。为了认回女儿韩冰,以及萌化自己心灵的小枫。

    三爷韩忠连给苏珊磕头认错的决心都下了。其实上了年纪的韩三爷,也有舐犊情深的一面。

    那天,虽然韩冰有幸被陆雪飞倾心相救。但是身体也受到了极大的损伤。

    那‘相思剑’媚药,最大的忌讳,就是泡冷水。可是毫不知情的韩冰,算是犯了大忌。事后,又和冷子枫折腾了一天一夜,身体不受损伤就怪了。

    不过,这药还有一大特点,那就是外星人所说的留种。日后,韩冰才知道,这‘相思剑’媚药到底有多霸道!

    这几天,韩冰的身体一直很盈弱,就像弱不禁风的玻璃美人一样。姑妈苏珊只得让韩冰卧床休息。

    这下好了,韩冰每天只得呆在自己的卧室里。由自己的宝贝儿子陪着,然后没事儿时,再逗弄一下自己最爱的小黑猫张飞。

    张飞这只小黑猫也奇了怪了。好像这只小黑猫和韩冰一样生病了似的。总是不大喜欢活动,每天都腻歪在韩冰的身边。就连吃饭,也喜欢让韩冰喂食。甚至和人一样,表现出很幸福的样子。

    姑妈苏珊曾说,这只小黑猫这么多年,怎么就没长个儿呢?不过按时间算,这只小黑猫年龄也不小了。可能是老的走不动了吧!

    也可能在外面失去了生存的能力。也不知费了多大的劲儿,才找到家里,找到自己的主人韩冰。

    不管怎么说,只要看到韩冰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苏珊姑妈的心便放下了一半。不得不提,方老院长的医术绝不是盖的。韩冰之所以能这么快的康复,那完全归功于方老院长。

    就连林琅表姐李玲的身体也大有起色。李玲的母亲对方老院长,那也是千恩万谢。要不然就冲韩冰病着,表姐李玲的身体,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林琅怎么可能放心的回医院上班。

    韩家祠堂。

    三爷韩忠手持家法,看着跪在地上的所有韩氏子孙。怒气冲冲的问道:“那天宴会,谁欺负了老子的女儿。最好给爷自动站出来,否则休怪老子不客气!”

    “老三,韩忠。你,你把家法还给我头子。这里不是你可以任意撒野的地方。列祖列宗都看着你呢,你怎么能欺负自家子侄呢?”三长老看到三爷韩忠抢了家法,急的脸都白了。

    家法,其实在韩家是一把钢鞭。抽在人的身上,不死也脱层皮。据说苏家也有一把钢鞭。这两把钢鞭还是韩家和苏家,祖上交好时一起打造的。

    苏家的老祖宗和韩家的老祖宗,是一对儿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他们从一文不值的穷光蛋,历经各种辛苦,这才闯出了一番天地。两家人相互扶持,曾立誓世代交好。并许下以后要做儿女亲家,来维持苏韩两家的关系。

    只可惜后面两代,两家人生的全是儿子。直到第三代,苏家才出了一个四小姐苏珊。这下子就算为了宗上留下来的承诺,以及庭训,苏韩两家也必须联姻。

    韩家当时还好说,韩家异能子弟倒还不曾荒废。说句实话,在如今这个世道,谁家的异能子弟众多,谁家就能兴旺好几十年,甚至一二百年。谁家的异能子弟越少,便会被挤出世家排位。持有异能者家族子孙,是家族兴旺的保证。

    苏家有些点儿背,子孙身上的异能是一代不如一代。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异能纯粹的苏若天。

    可是苏家人却不知道珍惜,愣是因为一个女人,把苏若天那个天才逐出了家族。剩下的苏氏子孙,要么没有异能,要么就是半吊子。

    也许是天妒英才吧!没想到苏若天家里,那年竟然着了一场大火。可怜苏若天和他的妻子,就那样被大火给活活的烧死了。谁能想到多年后,苏若天的女儿苏菲,也同样葬身在一场大火之中。

    “老三,你把手里的家法,赶紧还给三长老。这里可是韩氏祠堂,绝不是你这个混账胡闹的地方。”急匆匆赶来的大长老,也气的胡子直抖。

    “让我把家法还给你们也可以,除非你们今天给老子的女儿,讨回一个公道。否则,我韩老三今天跟你们没完。

    你们一个个的,是不是看不得我们三房好。嫉妒我韩老三,找回了自己的女儿和小外孙。嫉妒她们娘俩儿优秀。是不是怕我们三房,超过你们在韩家的地位?”

    三爷韩忠越说,这心里越气。自己好不容易认回来的女儿,怎么能平白无故的受人欺负。今天如果找出幕后黑手,自己不打死他,也得让他脱层皮。

    敢欺负他韩老三的女儿,简直吃了熊心,吞了豹子胆。今天自己必须给韩氏子孙立个规矩。否则以后女儿回来,还不得受尽欺负。谁都想去太岁头上动土,那怎么可以!

    “今天,我也不拦三弟。作为韩氏子孙,就要敢作敢当。否则我韩玉对他不客气。至于就算你们不想承认,我也有的是办法查出来。待我查出这个人,可不是打几下家法那么简单。”

    走进祠堂的大爷韩玉,顺手从三爷韩忠手里抢过了家法。一会儿自己动手,说不定还能对被打的韩氏子孙留些情面。这要是真让自家三弟动手。就冲三弟的狠劲儿,非把孩子给打废了不可。

    “爸,孩儿曾听下人说,堂哥曾去过黑市与人交易。好像买了什么不该买的东西。会不会是他对韩冰妹妹下的毒手?”韩志远第一个站了出来。

    “你胡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干的?就算是我去黑市与人做交易。好像跟那个女人也没有关系吧!”韩崇那小眼神儿,恨不得活剥了韩志远。

    “做没做,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行的话,就调出当天的宴会监控录像。看看韩冰妹妹,是怎么遭人暗算的。”韩娇一看自己的弟弟站出来指证韩崇,她也不得不跟着站了出来。

    自己的母亲都成那样了,长老们好不容易才说服韩冰给母亲看病。竟然被二房的人给搅合了。再说韩娇从来就相信自己的弟弟韩志远。那是一个心地善良,思想正值的人。从来不会胡言乱语。

    “好啊,有本事,就让人拿出宴会当天的监控录像。没有证据,就不要在这儿胡说八道。把屎盆子随便往别人的头上扣。”韩音当然也是维护自家兄长的。

    “阿翁,你去把监控拿出来吧!省的某些人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以为破坏了几个监控摄像头,就可以让别人不知道他干了什么?”韩玉直接开口对站在祠堂外的管家说道。

    “是,大老爷。您那天让人安的那个可以监测到外星人的监控装置,非常清晰的记录了宴会的场景,我这就去拿。”管家阿翁非常配合的说道。

    “不,不可能,我明明让人把监控全部都拆除了。怎么还会有监控。”

    跟经验丰富,老谋生算的官场老手大爷韩玉比起来。韩崇到底嫩了一些,他根本就经不住炸胡。

    “你不是说,不是你做的吗?韩崇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亏的我那么信任你们二房,更是把家里的生意,交给你们二房打理。难道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韩玉其实对韩崇还是有几分欣赏的。

    韩崇虽然为人比较花心风流,但在做生意上却是一把好手。财经大学毕业后,又到m国的金融街呆了两年。对于经商之道,绝对有他自己的独到见解。所以,韩家的人才敢把家里生意交给他打理。

    而韩音却是法学硕士,还是在读的法学博士。韩音在法律这方面,也很有建树。更是协助司法部门,做了不少利国利民的法制工作。还是韩氏集团的首席法律顾问。也就是韩氏的首席律师。

    说起来这兄妹二人,在各自的专业上,还是很优秀的。只可可惜,兄妹二人都不是什么好鸟,全都是心术不正之辈。

    为达目地,简直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当初,之所以让韩音去找冷子枫谈判。也可以说是韩崇用的美人计。只是韩崇低估了冷子枫,对那位去逝多年妻子的感情。

    韩氏祠堂鞭子无情的抽打在韩崇的身上。只是这个嘴硬的家伙,连哼都不肯哼一声。在这点儿上,韩崇倒是个硬骨头。

    “不要打了,你们要打就先打死我!是我没教好自己的儿子,这才让他做错了事。老三,你打我吧!这都是因为我呀!老三,我求求你放过崇儿吧!他还是个孩子呀!”韩二奶奶听到儿子被打的消息后,直接哭着跑了过来。

    “二嫂,难道你的儿子是孩子,我的女儿就不是孩子吗?凭什么我的女儿,就该被你的儿子欺负。今天我非给他长个教训不可。否则以后,我的女儿回到韩家。岂不是任何人都敢欺负她。不要停,给我狠狠的打!”

    三爷韩忠才是心硬之人,他现在谁的帐都不买。一门儿心思要为自己的女儿讨回公道。

    这顿家法,直打的韩崇皮开肉绽,差点儿丢了半条命。最后生生让下人抬了回去。要不是大爷韩玉让管家私下交待了,动手的人手下留情。说不定韩崇就真的被打残废了。

    “看好了,这就是敢欺负老子女儿的下场。这要是日后,韩冰回了咱们韩家。谁若再敢欺负她,这就是前车之鉴。等下一次,让我抓住,我可不会像今天这样,让人私下放水。”

    三爷韩忠最后狠狠的,瞪了自家大哥韩玉一眼,这才转身离开祠堂。

    咱们话分两头儿说。再说冷子枫最近也不好过。韩冰可以说大病了一场,他比韩冰也强不到哪儿去。不光是韩冰会梦魇,会自责,那冷子枫更甚。

    可以说冷子枫整个人,简直可以说都活在噩梦中。他现在都不敢闭眼睛。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苏菲失望的眼神。甚至还可以看到,那天韩冰临走时决绝的背景。

    冷子枫觉得自己即对不起死去的爱妻苏菲,更对不起无辜的韩冰。自己怎么就那么的不小心,怎么就不知道防着丹凤。怎么就会把韩冰当成了苏菲。

    梦中苏菲并没有说任何责怪的话。只是那么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便化为粉末消失了。自此冷子枫再也没有梦到过苏菲。再后来,每天晚上冷子枫梦到的都是韩冰,那含恨的眼神。

    冷子枫整个人都快疯了。就在这时,屋漏偏逢连阴雨。冷子枫的心悸病复发了。而鬼医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任怎么找都找不到。一切联系方式,都中断了。

    冷子枫每天都活在愧疚当中。心口的疼痛,导致身体的极度虚弱。最后甚至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整个人都进入了昏迷状态。冷子枫好像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死去的苏非。他想就这么死了,到地底地去给苏非陪罪。

    一个人失去了求生的**。那么任你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最后,还是鬼医查理的妹妹安妮,也就是曾和韩冰一起乘坐八四一航班回国的阳光美少女。从国外及时赶了回来。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冷大哥送到医院。找韩姐姐救治呀!现在我哥也失踪了,也只有韩姐姐能治冷大哥的病了。”安妮看到如今这个模样的冷子枫,急的直掉眼泪。

    心想自己的哥哥刚一出事,怎么冷大哥也跟着出事了呢?自己的哥哥,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呢?难道他被外星人抓走了不成。

    冷大哥,你千万不要有事。如果找不到我哥哥,我可就这么一个亲人了。

    “大小姐,不是属下不送老大去人民医院。实在是我们打听过了,那位韩大夫也生病了。她并不在人民医院上班呀!”张玉哲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们去找人民医院的院长。无论出多少钱,我们都要想尽一切办法救冷大哥。我去找韩姐姐帮忙,就是给她跪下磕头。抬也要把她抬到医院,求她给冷大哥看病。”安妮说完擦干眼泪,便跑了出去。

    看着急诊室紧闭的房门。张玉哲和安妮两人紧张到,快不能呼吸。还算他们运气好,韩冰今天刚刚第一天上班。不过,鉴于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院长同意让她每天只上半天班。看病的人数也给减去一半。

    也不知过了多久,韩冰终于从急诊室里走了出来。看到已经伸长脖子快变成长颈鹿的安妮。韩冰忍不住摇头失笑。对于安妮的单纯和善良,韩冰还是非常喜欢的。这个小丫头,对医学的痴迷,简直不亚于自己。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父母给的医学基因,全都传给了小丫头的哥哥。任凭小丫头安妮怎么努力,就是无法突破瓶颈。纸上谈兵的医生,是无法治病救人的。说实话,一个人的天资真的很重要。

    无论做什么,你得有悟性才行。否则就算你再努力,也无济于事。可惜安妮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韩姐姐,冷大哥怎么样了?”看到穿白大卦的韩冰。安妮就像看到救星一样。一眼期待与满怀兴奋的冲了过去。

    “已经脱离危险了。先别让病人吃太多的东西,给他喝一些稀粥,等过两天,他的肠胃适应了,再给他进食。”韩冰例行公事似的,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二哥,你说韩姐姐和冷大哥有希望在一起吗?我觉得他们两个挺般配的。可是为什么韩姐姐和冷大哥,彼此就看不上对方呢!”安妮自言自语道。她并没有指望张玉哲回答她的问题。

    “大小姐,你在这里陪着大哥。我回去让张嫂赶紧熬一些,皮蛋瘦肉粥过来。”张玉哲看着一厢情愿的安妮,只得无奈的摇头苦笑。

    谁不知大哥心里忘不掉死去的大嫂。这位小祖宗,怎么就这么热衷于当红娘呢?

    冷子枫终于醒了过来。看着每天来例行检查的韩冰,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她。

    你现在所看的《喵情暖婚》 第47章 问责与回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喵情暖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