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情暖婚

似水微蓝 作品

    当苏珊看到眼前的老道长时,不由一下子愣住了。怎么会是他?眼前的老道须发皆白。一身银灰色的道袍倒是穿出了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年龄看上去大约有六七十岁。

    一副慈眉善目,不难看出此人年轻时,也是相貌出众的一名美男子。

    苏珊吃惊的,并不是老道长的仙风道骨,而是这个男人居然是秦沛的父亲!实际年龄最多也不过五十多岁,怎么看上去老了这么多。别说是秦沛的父亲了,就说是秦沛的爷爷也有人信。

    “你?你怎么老成这样了?”最终激动之后,苏珊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往事不提也罢,修道之后便也不再注重外在的容貌了。不知老亲家,这几年身体可好?”老道长看着苏珊,脸上显出平和之色。

    “哦,多谢道长挂念。我这几年在冰儿的照顾下,身体还算硬朗。只是,你怎么好端端的就出家了呢?”苏珊再次开口问道。

    “尘归尘,土归土。尘缘已尽,何苦留恋。贫道也只是看淡世事,身心有些疲倦,故而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老道长抬头看了一眼苏珊身后的小楼,直接开口说道。

    苏珊心想:屁,现在的出家人也不老实。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那你来我家干吗?还不是放不下某些人。

    “老亲家,怎么?不请我进去喝杯茶吗?贫道有些口渴了。”这老道士脸皮倒是挺厚的。

    “进来吧!我外孙还在睡懒觉。你小声一些,否则吵醒他了。他喷火烧你,可别怨我。”苏珊把老道长让进客厅,便直接到厨房,让机器人保姆泡茶去了。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一个银白色的机器人,捧着一杯热茶,直接放到了老道长面前的桌子上。很机械的说了声:“客人,请用茶。”然后,机器人便转身滑行着离开了客厅。

    “你们家那位贵客还在吗?”老道长有些意味深长的问道。

    “我们家没有贵客,喝完茶赶紧走人!”苏珊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贫道只是想打听一些当年医院失火的事情,问完就走。”

    “抱歉,你说的人现在到隔壁老袁家下棋去了。”

    “为什么要这么着急赶我走?难道你怕我发现,韩冰就是贫道的儿媳妇?还是你不希望贫道见到自己的宝贝大孙子。既然今天我都来了,就让我见见那个孩子吧!”说到最后老道长脸上,露出了一丝祈求之色,以及孺慕之情。

    本以为秦家就这样绝后了,没想到儿媳妇死儿复生。更是给自己生下了一个宝贝金孙。据说这孩子和阿沛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想想多年前,自己做下的浑事,真是有些太过份了。

    “谁要见我呀!一大早的搅人清梦是不道德的!”小枫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伸着小懒腰从韩冰的卧室里走了出来。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可终于睡醒了。还一大早,你也不看看外面几点了。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赶紧的去洗把脸,外婆这就把早点给你端到桌上。”苏珊有些失笑的说道。

    “外婆,人家这几天又不用上幼儿园。再说外面天气那么冷,你不觉得在被窝里睡个懒觉很幸福吗?”小枫撅着小嘴说道。

    “好好好,幸福,幸福。你就好好幸福去吧!听话赶紧洗脸刷牙去。别让我说第二遍听到了没有?”苏珊这次真是忍不住笑了。这个小东西,才这么一丁点儿大,每天满嘴的大道理。

    老道长有些眼馋的看着眼前祖孙俩的互动。自言自语道:“像,真像。简直和阿沛小时候一模一样”。

    “像什么像,一点都不像,像那个倒霉鬼还得挨揍。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你这么喜欢小孩子。当年为什么不管他的死活。还记得那年菲儿才五岁,她硬是陪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小男孩,在草丛里呆了大半夜。当我们找到两个孩子的时候。

    才发现那个孩子不仅中了枪伤,外伤也很严重。那些外伤,可不是一朝一夕留下的。那是常期受虐待的罪证呀!”苏珊有些埋怨的说道。

    “别说一个七岁的孩子受不了,会离家出走。就是换大人,恐怕也想逃离吧!只是没曾想逃到外面,还三番五次的遭到黑衣人的追杀。那年要不是阿沛遇到菲儿,恐怕小命儿早就还给阎王爷了。”

    老道长听完苏珊的叙述,心中百感交集,脸上显出了悔恨之色。有些眼圈发红的说道:“是我对不起阿沛,更对不起阿沛的母亲。因为,阿沛母亲的死。我恨极了阿沛。我把一切思念与怨恨都发泄到了一个无辜孩子的身上。我不是人呢!

    后来,我更是被某些人下了**药。对阿沛的误会越来越深。甚至看着他受继母的虐待视而不见。阿沛恨我是因该的,我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当有一天,所以的真相揭开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我怨恨自己,甚至厌恶自己。更恨不得杀了我自己。那可是我最爱的女人为我生的儿子,可是我却那样对他。更是一夜之间白了头发。

    后来为了逃避,我跟着一个道家的师父出了家。我想再不理红尘俗世。每天吃斋修道,修练异能。

    五年前,当我发现家里是个冒牌货时,我以为我的阿沛和他的妻子,都双双遇难了。

    没想到儿媳妇她还活着。还能意外的给我生下一个小孙子。所以,我今天来没有别的目地,我只想见见我的小孙子。”

    “道长爷爷,你怎么哭了?”小枫不知何时已经收拾好,坐到餐桌旁。眼睛睁的大大的,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默默垂泪的老道长。

    老道长擦干眼泪,一脸慈爱的看着眼前的小不点。真好,这就是自己的宝贝孙子。心中发誓:此生就算是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护儿媳苏菲和宝贝孙子周全。

    “我,我有些饿了。你外婆不给我吃早点。所以我就哭了。”看着这死老道还会开玩笑,苏珊忍不住撇了撇嘴。

    “你骗你,你们大人不是一向都起的很早吗?怎么会没吃早点儿呢!也只有我这种喜欢睡懒觉的人,才会这么晚才吃早饭。

    不过,你要是饿了,我可以把我的营养粥分你一半。也可以把外婆做的小笼包分你两个。”

    也许这就是血脉相连吧!第一次见面的祖孙俩,莫明其妙的相处很和谐。

    “真哒!那太好了。爷爷不吃,逗你玩儿呢!你快吃吧,吃慢点儿,别咽着。”老道长终于破涕为笑。更是挑衅的看了苏珊一眼。

    “幼稚!”苏珊笑骂了一声。然后又指挥机器人,给老道长端来一份早餐。

    “陪着我家宝贝孙子,吃点儿吧!”

    “谢谢,我真的吃过了。”老道长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桌上的早点儿。其实,异能者有些修练到一定的程度,是完全可以辟谷的。也就是根本不用吃饭。

    不过,看到宝贝孙子吃的那么香。老道长忽然感觉自己也些饥肠辘辘。

    “听说西山的道观离我们这里可不近。一个大西头,一个大东头。你顾得上吃早餐吗?”苏珊自然而然的以为老道长一大早出门并没有吃早饭。

    “好,我就陪宝贝孙子一起吃早餐。”其实异能者练到至高级别,都可以随意踏空而行,走的比空中飞车还要快。尤其风系异能者,一阵旋风人就不见了。

    像老道长这种三系异能者,他随便撕开一个空间,都能跑出老远。比风系异能者,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顿早餐吃的很开心,祖孙俩很有爱,一会儿你喂我一口。一会儿我喂你一口。整个餐厅里都充满了欢笑声。

    苏珊坐在不远处,一边插花,一边看着有说有笑的祖孙俩。不得不感慨血浓与水的亲情,是你无论如何也割舍不掉的。

    “道长爷爷,你真的要走了吗?”在老道长离开了时,小枫有些依依不舍的问道。

    “是啊,爷爷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办。不能在这里陪着小枫了。等爷爷没事儿的时候,一定会来看你和你母亲。”

    “人家,人家会想你的。等下次来了,你还会教我咒语吗?”这才是小枫不想离开老道长的真正原因。

    “那你和道长爷爷一起离开好不好?随我住到道观里去。到那里,道长爷爷可以天天教你功夫和咒语。”

    当老道长故意这么问的时候,苏珊不由的挑了一下眉头。心想:怎么着,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想拐走我的外孙子了。门儿都没有。

    “不要,阿飞叔叔说。我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子汉。我要保护妈咪和外婆。”喝饱喝足的小枫挺起小胸脯,一脸骄傲的说道。

    “阿飞叔叔是谁?”老道长有些疑惑的问道。

    “喵….喵….喵喵”坐在沙发上的小黑猫,很是应景的叫了两声。就好像在说,是我,是老子。我就是你孙子口中阿飞叔叔。

    只可惜老道长虽然本事通天,但并不懂喵语。看着沙发上那只纯黑的小猫。皱了下眉头。

    “哦,这是以前冰儿养的小猫,没想到这么多年还能找回来。你看它浑身纯黑,一点儿杂毛都没有。所以,冰儿给它起名‘张飞’。”苏珊看到老道长看向小黑猫,很自然的解释道。

    心想:这只小黑猫也挺奇怪的。每天非要睡在冰儿的枕头边。吃饭更喜欢让冰儿喂食。如果冰儿不在家,它还能像人一样,早上去洗手间洗漱。

    然后大摇大摆的坐到餐桌前,学着人的样子进食。简直都有些成精了。不过,这只小黑猫也非常讨喜,时不时在你身边转悠着喵喵叫,感觉窗外的冰天雪地似乎也充满了暖意。纵使苏珊并不怎么喜欢这只小动物,但是只要冰儿母子俩喜欢小黑猫。苏珊也会善待它。

    “道长爷爷,我说的阿飞叔叔,不是小黑猫张飞。他是陆氏医院的二少爷,陆雪飞哦!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想让阿飞叔叔当我的爸爸。”

    “为什么?”

    “因为,陆叔叔不仅是我妈咪的师兄。还是我妈咪的追求者哦。而且,他也很喜欢我。我觉得他和我妈咪很配。所以,我就想让他做我的爸爸。这样,我们家就有两个男子汉了。

    你知道人家是一个小男子汉,保护的责任很重大。也是很辛苦的。”小枫有些无辜的说道。

    听了宝贝孙子的话,直逗的老道长哈哈大笑。心想:自己那个蠢儿子,再发现不了真相,恐怕媳妇和儿子就变成别人的了。不过,不管了,让他吃点儿苦头也好。谁让他不肯认自己这个父亲。

    “小枫,道长爷爷要走。以后你要是想道长爷爷了。或者遇到危险的时候,就吹响这个哨子。无论你在哪里,道长爷爷都会赶过去救你。还有我教给你的咒语记住了吗?”老道长有些不舍的千叮咛万嘱咐。

    “记下了,我就说我练的有些不太对嘛。有时候喷出的火大,有时候喷出的火小。有一次差点儿烧到自己。这下子,我终于知道原因在哪儿了。

    等我想你的时候,一定吹响这个哨子。再就是遇到危险的时候,也要想办法吹响哨子。”

    “对,道长爷爷也会想你的。千万不要把哨子弄丢了知道吗?道长临走的时候,把一个有些奇怪的竹哨挂到了小枫的脖子上。然后塞到了衣服里面。

    更是把小枫搂到自己的怀里抱了抱,吻了吻宝贝孙子的额头。转身擦了擦眼泪,这才往门外走去。

    “又不是以后见不到了。你要是想孙子,完全可以随时过来看他,我又没拦着你。”苏珊看到老道长的样子,不由的小声嘀咕道。

    “出家之人,离尘事太近毕竟不好。既然出家修道,就要尊守道家的一些规则。好了,你回去吧。外面冷,我去老袁那看看那个老家伙。”说完老道长出门往隔壁老袁家走去。

    人民医院。韩冰刚给韩大奶奶做完检查。

    “韩冰妹妹,我妈的病怎么样了。”韩志远有些期待的问道。

    “你还是叫我韩大夫吧。这声妹妹我可担待不起。你母亲的病,再将养一段时间,等身体彻底恢复了。就能做手术了,只要把她脑子里的淤血清理干净。也许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其实,按韩冰真正身份苏菲的年龄算,要比这对姐弟大的多。不过,韩冰保养的好,再说脸上也戴了人皮面具。再加上穿衣打扮,显得要比实际年龄小很多。

    自从发生了早上的事情。韩冰对韩家人的印像直接降至冰点。韩玉那个人再也信不得。背信弃义,明明答应了不把预言的事情说出去的。

    其实,这事就错怪韩玉了。韩玉做梦也没想到,说漏嘴的居然是三长老。三长老开完会后,和老妻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时候,顺嘴说秃噜了。结果让藏在窗外偷听的儿媳妇给知道了。

    说起来三长老的这个儿媳妇也是个奇葩。也不知什么时候发现的,自家老公公每次从韩氏祠堂开族老会议回来。都喜欢和婆婆滚床单。

    更是喜欢在办事儿的时候,把族里的一些事情,跟老妻报备。结果族里一大半秘密,就这样被三长老的儿媳妇,给高价卖了出去。也许人家这也算是生财有道吧!

    冷子枫的病房。

    “冷先生,你的身体恢复的不错,我这里有些药丸。以后再犯病的时候记得吃一颗。估计等这一瓶药丸吃完,你的心悸病也好的差不多了。再住院观察几天,如果没问题。你就可以安排出院了。”韩冰例行公事的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开。

    在整个检查过程中,韩冰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更别提什么含情脉脉了。赖在病房里的韩音,忽然对自己以前的推测产生了怀疑,难道韩冰和冷子枫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

    冷子枫自始至终都在观察着韩冰。只是他在对方的身上,只感觉到了冷,像冰一样的冷。对自己没有任何一丝一豪的感情。没有爱也没有恨。或许真跟她说的一样,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上的水乳交融并不代表感情上会有所波澜。

    “韩姐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冷大哥的心悸病真的有痊愈的希望对吗?”安妮和张嫂带中午饭进来。正赶上韩冰离开。听到韩冰的话后,有些开心的问道。

    “是,过几天,如果没什么问题。你们可以安排他出院了。”说完韩冰直接离开了病房。

    “来人,把这个生物清理出去。”冷子枫所说的生物,就是刚刚,拿着一个大果篮来探望自己的韩音。

    “冷子枫,我是拿你当朋友,才来看望你的。难道我们不能做恋人与夫妻。做个最普通的朋友也不成吗?听说你的身体恢复了,我也欣喜若狂。难道你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吗?”韩音有些委屈的开口说道。更是瞬间红了眼眶。

    “韩大小姐,千万别这么说。你的朋友我冷某可做不来。你们兄妹都做过什么事情,我想也不用我冷某一一道来了吧。

    我冷某人最恨那些心术不正,背地里暗算别人的小人。咱俩没有瓜葛还好,我决不会理你半分。但如果你非得跟我扯上关系,那估计只能是仇人。

    我认为或许韩冰不回你们韩家,她会过的更开心。奈何你的手段过于恶心,打扰了我在这儿养病的兴致,不得已破了你的局。

    不过我想即使我不出手,韩冰也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只不过我实在不想再听疯狗嚷嚷了,才加快了事情的进度。”冷子枫一点儿面子,也没有给对方留。

    “还说你跟韩冰没关系,根本就是欲盖迷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她。哼!只要有我韩音在,你们就别想走到一起。

    你不是说要对你的妻子忠贞不二吗?屁,全都是放屁。我看你是早就对韩冰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吧!啊…….”

    没等韩音说完,就被冷子枫一掌给拍了出去。毫无准备的韩音,就像一只纸做的风筝一样,被直接拍飞了。重重的撞到了病房洁白的墙壁上,然后又顺势摔了下来。

    韩音做梦也想不到,这个男人和自家三叔一个德行,会动手打女人。真是太******没品了。

    韩音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上的疼痛尚能承受,但内心的伤痛难以平复。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摔碎了。痛,心痛的无以复加。

    尤其当一个女人,被自己暗恋的男人所伤。而且,还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而且下手还这么重。

    可是明明打了韩音的是冷子枫,可是韩音恨的却是韩冰。认为这一切全都是韩冰惹的事。这种窝囊的想法,在韩音脑海里蔓延的速度极快。柿子要捡软的捏,对付不了冷子枫还弄不了韩冰么?

    韩音被伤的很重,最后被医院的护士扶起来。检查后直接住到了医院里。

    “堂姐,顺墙飞的感觉如何?应该很不好受吧!尤其是被自己暗恋的男人如此对待。其实,我劝堂姐还是离那个姓冷的远一些比较好。

    这种男人从来不会对女人温柔。好在你没有嫁给他,不然光他的家庭暴力,也得把你拆的骨头都不剩。有道是强扭的瓜不甜,你越是主动送上门去,人家越是不稀罕。

    你再看看人家韩冰妹妹,人家根本就懒得答理对方。可冷子枫越是对韩冰有兴趣。这就是韩冰的高明之处。准确的说就是欲情故纵。堂姐,你的道行太浅了,啧啧……你还是好好学学吧!”

    “滚,你给我滚出去!别让我再见到你!”韩音一把就把韩娇带来的果篮儿给推到了地上。

    “你以为我想来这里呀!因为,你那天看我妈拿了一个果篮。所以,我今天过来还你一个。这样咱们就两清了。我们大房向来不会让你们二房和三房的人吃亏。”韩娇看到自家堂姐韩音,被自己气了个半死。心情舒畅的离开了韩音的病房。

    时间过的飞快,一眨眼的功夫一个多月过去了。本该是初冬的天气,却像三九严寒一样寒冷。有人说今年的冬天,被老天爷给提前了。好像这个冬天特别的漫长。

    西山道观外的一处山峰上。北风呼啸,雪花飞舞。整座西山全都变成了银白色。

    看着眼前的老道长。冷子枫虽然戴着面具,但是也能让人感觉到他在生气。

    “我不知道你出于什么目地,又有着什么样的阴谋。但是请你离她们母子俩远一些。否则休怪我冷子枫对你不客气!”冷子枫忽然有一天发现,这个老道长经常偷偷的去幼儿园看望韩冰的儿子。

    出于对韩冰的愧疚。冷子枫在暗处一直默默的保护着对方。

    “臭小子,你以为你戴个面具我就认不出你了。还口口声声说苏菲是你这一生的挚爱。恐怕她现在站在你面前,你也认不出来。

    贫道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如果再不行动,恐怕你的儿子,我的宝贝孙子,就要认别人做爹了。你说说你们怎么能这么笨,明明深爱的人,就在眼前。怎么就认不出来呢!”

    至于老道长的后面说了什么?冷子枫一句话都听不到了。原来韩冰就是自己的爱妻苏菲。这么说那天晚上的感觉是真实的。怪不得自己和韩冰欢好的时候。感觉跟新婚时一模一样。

    这,这,这怎么可能?韩冰的儿子小枫,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竟然是自己和菲儿的儿子?

    菲儿给自己生了一个儿子,而且教的那么好。怪不得自己每次见到那个孩子,都会感觉那么的亲切。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老道长懒的看冷子枫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傻样子。自己一个人直接回了道观。外面冷呵呵的,自己才不跟傻小子一样,在外面冻着呢!

    冷子枫笑了,直笑的泪流满面。原来自己把自己给误导了。怪不得自己总是被韩冰,不知不觉的吸引。是啊,自己可以带上面具。难道菲儿就不会戴面具吗?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整张薄如蝉翼的面具,又有何难?只不过看面具做工的逼真程度,不容易被人发现罢了。

    儿子,儿子,就因为这个臭小子,才让自己误以为韩冰是菲儿的表妹。老天还真会跟自己开玩笑。

    想到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冷子枫恨不得掐死自己。明明菲儿就在自己眼前,自己却认不出来。那次在医院里,自己甚至差点掐死菲儿。

    菲儿可能是讨厌变成冷子枫的自己吧!不然,怎么能同意让人清理掉她的记忆呢?如果那天发生肌肤之亲的时候,早知道韩冰就是菲儿。自己怎么会说那种混账话呢!

    一个不愿意负责任的男人有多讨人厌,自己也是知道的。但偏偏自己自己面对最心爱的女人,说出了这世上最混蛋的话。

    既然菲儿现如今已然忘记了自己。那么自己就要想办法,让她重新爱上自己。说什么也要努力追回自己的老婆和儿子。

   你现在所看的《喵情暖婚》 第49章 知悉,强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喵情暖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