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情暖婚

似水微蓝 作品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们。”

    柳如生醒来后,看到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几个黑衣人。早已吓的身体如筛糠,魂不附体。

    柳如生就纳闷了,今年自己是怎么了?这是走了什么背字儿?一次次的被人暴打。人要倒了霉,喝口凉水都塞牙。

    几个月前,被韩冰那个小寡妇无故打了一顿。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星期。这好不容易才把身体养好,结果后来出门的时候,又被人在后面用麻袋蒙上暴打了一顿。最可气的是自己连是谁打的自己都不知道。

    紧接着又是前一段时间,被闹事的患者家属给暴揍了一顿。当时打自己的人那么多,想报仇都不知道该找谁?现在可倒好糊里糊涂的又被人给绑架了。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就流年不利了呢!

    柳如生真的被打怕了,自己也是**凡身,喝多了会吐,挨打也会疼啊,这皮肉之苦是真的不好受。

    “我身上还有一张银行卡。要钱,我也可以取出来送给你们。只求各位好汉爷饶我一命。求求你们不要打我了,你们想知道什么事情?都可以问我。我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各位爷爷,你们到底找我柳如生什么事情啊?我只是一个无辜的小医生,而且还不负责治疗。你们家属没有医好病,绝对与我无关啊!

    如果你们想从我这里打探什么消息,小的我人微言轻的,也没什么秘密,能让你们打探的啊!如果非得说我有什么作用的话,那可能只能说跟我舅舅有关的事情了。

    只要你们不打我,我把我和道的有关我舅舅的所有事情,我都能告诉你们。

    我舅舅可是人民医院的梁副院长。他的事情,你们一定想知道吧!他可是帮着陆老院长办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儿呢!”

    要不说祸害自有祸害的命。柳如生虽然人窝囊了点,但脑子可一点都不差。要钱,自己肯定是没有,要命,自己的烂命能值几个钱啊!

    如果说家属来报仇,倒是有可能。但被自己欺负的都是穷苦人家,怎么可能想到绑架这样高科技的手法呢!

    最有可能的,就是想从自己这里打探点消息了。那自己掌握最隐秘的消息,肯定是与舅舅相关的了。

    任谁也想不到,这个窝窝囊囊的柳如生。在面对威胁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会有这么多花花肠子。

    但他还是猜错了一点,绑他的人压根就没想知道他舅舅的事情,反而对他所做的事情想要打探一二,不成想还有了意外收获。

    柳如生的这些话,如果让梁副院长听到,非活劈了他这个外甥不可。这******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白眼狼,关键时刻为了保命,谁都敢出卖。

    看着视频监控的冷子枫一下子来了兴趣。通过密室里的播放器,瞬间传达了自己的指令。

    “哦,你倒是说说看。你都知道你舅舅梁副院长什么事情。看看有没有值得替换你这条狗命的有用信息。”

    既然吓唬人,那就要往狠的吓,反正也不犯法。冷子枫深知绑架的经验,看来这件事情是没少做啊。

    柳如声抬头看了一眼黑洞洞的波音器。原来声音是从那儿传出来的。这么说这间密室一直在对方的监控范围之内。

    柳如生心想:舅舅,为了我能活命,就只能对不起您老人家了。

    柳如生咽了口唾沫,这才开口说道:“我舅舅梁副院长,私下里一直在帮陆老院长管理着一间研究所。那个研究所在一处隐蔽的秘密基地里。

    我们医院每年死亡的病人不计其数。一些刚刚过世的病人,在运到停尸房以后。只在冰柜里存放一两个小时,就会有人秘密的运走。

    直接运到陆老院长的秘密基地,也就是那个研究所。好像叫什么转基因,克隆什么有研究所。好像还跟外星人有关系。

    这些个消息,是在有一次我舅舅梁副院长喝醉酒的时候,不小心泄露的。我想问的具体一些,结果我舅舅就睡着了。

    后来,我又故意灌醉舅舅两次,他再也没有提起过,研究所的事情。那次之所以说露嘴,好像是因为他办砸了什么事情,被陆老院长训斥了。

    舅舅心里不痛快,这才借酒浇愁喝醉酒说露了嘴。具体那个研究所在哪里?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好像为了及时运送尸体,位置因该离我们人民医院不远。

    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不知道你们可不可以放了我。你们要是拿这些消息,要挟我舅舅梁副院长的话。他一定会给你们好多钱。这样也总好过绑架我。

    我们家真的没有多少钱,再说就算你们绑架了我,我妈也拿不出钱来赎我。我舅舅已经放过狠话了,说把我调到行政科,已经是最后一次帮我。还说以后我的死活,他再也不会管了。”

    说着说着,柳如生就没有了之前的顾虑,终于为自己这种出卖队友的行为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

    人在做坏事的时候,总要找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才会心安理得。最后这句话就是能够让柳如生出卖梁副院长的理由。

    自己不仁完全是因为别人的不义!因为梁副院长已经放弃了他这个外甥。包括上次他在医院门诊大厅,被众人围殴,梁副院长知道后,竟然说打的好!活该!柳如生从那天以后,恨毒了自己的舅舅。

    有道是升米恩,斗米仇。意思是说当一个人快被饿死的时候,你给他一升米,他会把你当作恩人。

    可你要给了他一斗米,他就会想,既然你出得起一斗米,就能给我更多,你要不给我,那你就成为我的仇人了。柳如生就是一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是个地地道道的小人。

    “很好,你的小命暂时算是保住了。不要心急,我会去查证的,你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如果你胆敢骗我,我想你会求着我杀掉你的。当然,杀人是犯法的,我这样的良好公民,肯定不会做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波音器里的声音再次传来。

    呸,还良好公民,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干嘛绑架我?简直是睁眼说瞎话。当然柳如生只能在心里这样想想。就是借他两个胆儿,他也不敢说不出来。

    “那你们什么时候放了我?总不至于关我一辈子吧!”柳如生有些紧张的问道。

    “你放心,等该放你出去的时候,就放你出去了。我们不会白白养着你这只硕鼠,浪费我们的粮食。”之后波音器里再也没有传出任何声音。

    柳如生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密室里的,那些个黑衣男人也消失不见了。密室里只有一丝微弱的灯光,连个窗户也没有。静静的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简直达到了死一样的寂静。

    柳如生感觉害怕极了,心跳的很是厉害。自己不会就这样被神不知,鬼不觉的困死在这里吧!不要,他柳如生还没活够呢!他今年才二十六岁。还有大把的青春年华没有渡过呢?

    “有人吗?有人吗?我想尿尿,我,我想吃东西,我饿了。”柳如生并不是想要什么,他就是想找一个人跟他说说话。

    “吵什么吵?再吵把你拉出去喂狼!又想尿又想吃的,你是要吃自己的排泄物吗?箱子里有吃的,有水。想撒尿可以撒到门边的饮料瓶里。

    不过你自己省着点用,如果消耗完了估计你只能吃你刚才说的东西了。”

    播音器里终于又传出黑衣人的怒吼声。柳如生得到这样一条重要的信息,心情似乎也好了一些。对方也够无聊的,竟然跟自己开这样恶心的玩笑。

    柳如生听到有吃有喝,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看来这些人本就不想杀自己,只不过想囚禁自己罢了。不然也不会准备食物和水了。

    就是不知道自己吃完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们会不会真的让他吃那个玩意。以后还是要省着点吃喝,一定要坚持到舅舅来找自己。

    想着想着,自己也感觉有点儿恶心,之前的饥饿感一扫而空。

    冷氏集团。

    “大哥,你觉得那个姓柳的说的是真的吗?上面某些领导,早就对人民医院产生了怀疑,可是这几年一直没有查到蛛丝马迹。”张玉哲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不管真的假的都要查,你让兄弟们给我仔仔细细的查找,人民医院周边的每一间房子。

    你可以安排他们化妆成修管道的、查水表的、修电器的、送报纸的、送牛奶的。你要让兄弟们争取每一个单位,每一户居民都要排查。”

    冷子枫看着有关韩冰的报道,直接交待道。

    “好,我这就去安排。”张玉哲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

    冷子枫看到《精英时尚杂志》上的报道。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本杂志可真能吹,都把韩冰吹成神仙下凡了。

    什么华佗在世,神医扁鹊,药王孙思邈等等。就差没说韩冰起死回生,撒豆成兵,点石成金了。

    一晃三天过去了。张玉哲那边也终于传来了消息。就在冷子枫打算夜里去韩冰家偷入香闺的时候。

    “大哥,帮里有兄弟查到了。”

    “说,怎么查到的?具体位置在哪里?把你们找到的,大概定位发到我手机上。”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冷子枫的手机上传来了,张玉哲发来的信息。冷子枫临时改变了主意。换上夜行衣准备好自己的装备,转身出了门。

    又是三天,似乎c市所发生的事情,都是由一个又一个三天组成。

    三天里,冷子枫一下子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人民医院三楼心脑科主治大夫,韩冰办公室。

    “大嫂,大哥这几天有来找过你吗?”张玉哲病急乱投医,直接找到了韩冰的办公室。

    “你开什么玩笑?不要乱叫,我可不是你们的大嫂。再说冷子枫闲得没事儿干,来我这里干吗?”韩冰有些莫明其妙的说道。

    “对不起,可能是我太着急了。我大哥失踪了。都已经三天了。兄弟们把c市都快翻个底儿朝天了,也没找到大哥的踪迹。所以,我,我就是想来这里问问韩大夫,大哥最后一次来你这里是什么时候?”

    张玉哲有些眼圈儿发红的说道。他和兄弟们一样,已经好几天没有合眼了。

    “冷子枫会不会有什么急事,去外地出差了。或者走的时候比较着急,来不及通知你们。”韩冰嘴里毫无边际的找着借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乱成了一团麻。

    “你看这样好不好。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他来我这里,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你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留一下。”

    “好,谢谢,嫂,不,谢谢韩大夫。”张玉哲有些失望的离开了韩冰的办公室。

    “小李,把我今天下午的两台手术取消了吧!我今天晚上还得值夜班。忽然觉得有些累,想休息一下。”韩冰按下了传呼器,开口说道。

    韩冰心里乱糟糟的,不晓得是不是自己太累了,还是因为听说冷子枫失踪了。

    似乎从上次这个男人强吻自己之后,自己就对他的事情比较上心起来。按理来说,自己应该讨厌这个男人才对,他冷子枫就是一个无赖。

    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不经意地想起这个谜一样的男人。面具之下的那张脸,总让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若即若离,总是让人抓不住。

    想到这里,韩冰不由得感觉头有些疼,她觉得以自己现在的状况,绝对不适合上手术台。那样完全是对患者不负责任。

    “好的,韩教授。这几天您的手术安排也太密集了。您是因该好好休息一下了。不然再这样下去,您就是铁打的身子也吃不消。”

    小李护士有些心疼的说道。自从上次手术之后,韩冰就成了小护士们崇拜的偶像。

    长得又漂亮,家境也好,关键医德极好,很多刚来医院的小护士都渴望能配合韩冰做一次手术。

    对他们而言,韩冰不仅是一名出色的医生,更是他们医疗生涯的指路明灯,在她的指引之下,人民医院的医风也有了极大的改善。

    实在是自从前段时间,韩冰救活凌家大少爷之后。各大媒体和网络如暴风雨般,狠狠的宣传了一把人民医院,以及韩冰这位享誉国内外的脑科专家。

    本来有些寂寥的c市,忽然间热闹了起来。好多慕名而来的患者。都强烈要求韩冰给他们的家人做手术。

    为此,韩冰已经连续加了好几天的班。这些小护士看到自己偶像如此拼命,打心底里心疼她。

    难得韩冰提出休息一下,小李护士当然求之不得,赶紧去跟病人协调手术时间了。

    c市经历了一大波天灾**之后,似乎对于外星人入侵事件,也暂时搁浅了。

    外星人入侵事件就像是薛定谔的猫,人人都觉得外星人在侵入他们的家园,但是谁也没有见过。于是乎一些大胆的有钱的,想家的人带着家人,又陆陆继继的搬回了c市。

    还一些不那么胆大,不那么有钱的,但是想家的人也陆陆续续回到了,自己从小长大的城市。

    沉寂已久的城市慢慢恢复了往日的喧嚣,人们在一片喜气祥和的气氛中,准备着新年的到来。但人人都在小心翼翼地做着事情,生怕一个陌生的生物从天而降,将自己带走。

    诡异的氛围并没有打扰到,那些一直陪伴着这座城市的人。比如人民医院有史以来最出名的脑科医生韩冰。

    今晚的月色,显得特别明亮。好像医院里特别的安静。韩冰晚上查完房之后,便回自己的办公室睡觉了。

    每天的忙碌让这个美丽的女人,无暇顾及这座城市的变化。这样宁静的夜对与她来说是极其享受的。梦境中的女人露出浅浅的笑容,温暖了整个夜空。

    有些人注定是要忙碌的,就在韩冰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有一个黑影破空而入,直接摔倒在韩冰的单人床上,不偏不倚地砸在了韩冰身上,强大的冲击力差点让这盏医院的明灯熄灭。

    “谁?”韩冰毕竟是练过功夫的,一个翻身,便把压在自己身上的黑东西,给推到了地上。那个黑东西摔到地上后,一动也不动,好像晕过去了。

    韩冰开启了床头柜上的小台灯,顾不得严寒,赤着脚下床去探查这个几乎要了自己性命的不明生物,这才发现地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黑衣人。

    韩冰忽然一阵后怕,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外星人吗?应该是了,要不怎么会从天而降?那它为什么他会砸到我的身上呢?

    外星人,那该是怎样一副容貌啊?好奇害死猫,越是害怕越是好奇,韩冰越是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不由的用脚轻轻的踢了踢地上躺着的黑东西。

    可是对方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这才慢慢蹲下身子,想要看清这个装死的外星人究竟是怎样的嘴脸。

    也许是因为紧张,韩冰已经忘记了自己有透视这个技能,只能使劲儿将黑衣人翻了过来。

    冷子枫?他怎么会受了这么重的伤?而且大半夜的跑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看清了来者的真实面目,韩冰瞬间冷静下来。这个神秘的男人总能让自己措手不及。不知为何?自己的脸有些烫烫的,韩冰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变化,因为她发现地上的冷子枫情况并不是很乐观。

    “冷子枫,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韩冰有些担心的问道。

    冷子枫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有些眼神迷离的看了韩冰一眼。然后呢喃着说道:“对不起!韩冰,我错了,请你原谅我。”紧接着冷子枫便失去了知觉。

    “哎,冷子枫,你怎么了?你醒醒!”韩冰推了冷子枫好几下。冷子枫直接趴在韩冰的怀里,再次昏迷了过去。

    韩冰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冷子枫扶到了自己的单人床上。

    韩冰把了一下冷子枫的脉搏,心里不由的一颤。怎么会失血这么严重?

    当遇到病人的时候,韩冰便自动恢复医者风范,不论之前自己有着怎样的心情,在探查到冷子枫病情的那一刻起,韩冰透视功能便自动开启了。

    把冷子枫的全身检查了一遍。这不看不要紧,这一看之下,即便是见多了身受重伤的病人。也忍不住再次心中一紧。

    冷子枫浑身上下,不下二三十处伤口。还被打断了两根肋骨。那节折断的肋骨,差一点儿就要戳破脾脏了。那么多伤口,不失血过多才怪呢!

    韩冰赶紧拿出自己研制的救命药丸,以及止血药丸,强掰开冷子枫的嘴,塞了进去。昏迷中的冷子枫好像感应到了韩冰的气息,很顺从的服下了药丸。这才再次昏睡了过去。

    可是昏睡中的冷子枫,却紧紧的抓住了韩冰的手。深怕韩冰离开他似的。

    任凭韩冰怎么花费力气,死活就是掰不开冷子枫的手。急的韩冰满头大汗,最后怒声呵斥道:“冷子枫,你不放开我的手,我怎么给你处理伤口啊?你想死也别死在我的床上!”

    不知道冷子枫是不是听到了韩冰的话。之后倒是无意实的松开了韩冰的手。

    韩冰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本着医者父母心的信条。直接把冷子枫扒了个精光。倒了一盆水热水,把冷子枫的身体简单的清理了一遍,给伤口做了消毒处理。

    然后从自己的药箱里找出,各种治疗伤口的药粉,给冷子枫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上药。

    然后,又借用透视功能,帮冷子枫把断开的肋骨复位。再用现成的医用夹板,帮冷子枫固定好。等做完这一切,累的韩冰差点儿晕过去,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慢慢缓过来的韩冰看了一眼床上**裸的冷子枫,不由得皱起眉头。

    自己看过的病人无数,这样的**也见过不少,但照顾这样的男子,还是头一遭。

    韩冰这个气啊,冷子枫啊冷子枫,你落哪儿不好,非落到我这儿。你说你落我这儿就落我这儿吧,你别受伤啊!整得我也不好意思把你扫地出门。

    哎,也不晓得自己怎么得罪了这位爷,对方总是在不经意间闯入自己的世界。

    看着自己床上的冷子枫,韩冰陷入了沉思,想起了他跟自己述说的种种,似乎他故事里的女主人公跟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许是这样的联系,才会让自己对他感到熟悉吧!

    这样的感觉,在韩冰的记忆里从未出现过。难道说,这就是前世的缘分么?

    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是伤的男人,韩冰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痛,真的有些心疼了。在他冷峻的面容下面,到底藏着怎样的心呢?

    是否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只有那个叫做苏菲的女人才能解开这样的谜题。

    不过话说回来,冷子枫的身材还是很不错的,健壮的肌肉,并不耀眼,但充满了力量。

    厚实的肩膀和粗壮的胳膊,彰显着这个男人的气魄。身上的伤痕诉说着他不为人知的秘密。还有……

    韩冰看到了一些无法描述的东西,自己忍不住轻啐一口,红着脸扭过头去。这是她第一次如此仔细地观察自己病人的躯体。

    准确的说,是她记忆中如此仔细地观察一个成熟男人的身体。对于一个精通人体的医生来说,这样的事情早已经习以为常,为何自己会对这样一具身躯充满兴趣,这让韩冰感到了一些羞涩。

    缓过神来的韩冰找了一件以前陆雪飞在医院值班时,丢在这里让韩冰帮忙换洗的睡袍。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给冷子枫穿上。

    虽然,陆雪飞的睡袍穿在冷子枫的身上,不太合身。但聊胜于无了。总不能让一个大男人赤身**的,睡在自己的床上吧。而且,还是这么讨厌的男人。韩冰拉过一床被子,直接盖在了冷子枫的身上。

    陆雪飞也有一个臭毛病。他家里也有机器人佣人。可是他就喜欢把自己的换洗衣,丢在韩冰这里,让韩冰帮他去洗。陆雪飞总说他家机器人佣人洗的衣服,没有韩冰洗的干净。

    其实,韩冰很想告诉他,自己一家人的衣服,也都是家里的机器人佣人洗的。

    想到陆雪飞,韩冰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上一次见面好像雪灾之前,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这位大少爷跑去哪儿玩了。

    不见自己还好说,不见自己的宝贝儿子,可有点说不过去了。亏得自己的宝贝儿子天天念叨阿飞叔叔。这个没良心的自己跑出去玩儿,也不带上每天在家惹是生非的小枫。

    下次见面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不过现在家里有张飞陪着小枫,小家伙也不怎么觉得寂寞。

    想到自己的儿子,韩冰还是有些愧疚的,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陪儿子了。也不知道小家伙有没有给他外婆添乱。

    等忙完这一阵儿,一定要回家好好休息几天。韩冰狠狠甩了甩头,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总是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可能真的是太累了吧。真是的,好不容易能睡个好觉,这个该死的冷子枫,却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自己这里。想想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一口咬死眼前睡得四仰八叉的男人。不想了,太累了,赶紧睡吧,明天还有好几台手术要做呢!

    就在韩冰累的想躺下睡觉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单人床让冷子枫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给占满了。

    无奈之下,韩冰只得又在柜子里,拿出一床被子,睡到了外间的沙发上。里屋比较暖合,韩冰只得留给了冷子枫这个重伤患者。

    韩冰把处理伤口留下的垃圾,直接顺着窗户旁边的拉圾通道,扔到了楼下的垃极车里。这也就是韩冰这种有异能,身上又有功夫的人。

    否则那么远的距离,真的很难办到。就在韩冰处理完这一切的时候,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韩大夫,你睡了吗?安保局的人,现在来咱们来医院例行检查。说是研究所里有外星人逃跑了。您能开一下门吗?”

    韩冰一听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安保局的人抓外星人,怎么跑到医院里来了?难道冷子枫的受伤,和外星人有关?

    “谁呀?稍等一下,等我穿上衣服。”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尽管极其不愿意,韩冰还是假装出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把办公室的房门拉开了一条只有二十厘米宽的缝隙。

    “啊…啊…出什么事儿吗?”韩冰打开门这后,打了一个长长呵欠。然后口齿有些不清的问道。

    “韩大夫,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休息了。我们接到上面的命令,说被关在研究所里的外星人,偷跑出来两个。

    所以,我们一直追着外星人,这不一直追到了咱们医院。我们只是例行检查,这也是为了您的安全不是!您看……?”

    “照你的意思是说,外星人藏在了我休息的办公室里喽!你们也看到了,我没有计较你们打扰了我休息就算了。你们这是怀疑我和外星人勾结不成?

    如果我打开门,把你们放进来。找不到外星人,你们打算给我一个什么样的交待?”

    韩冰心生怀疑,难道冷子枫跟这件事情有关?不过想归想,冷子枫现在可是自己的病人,他打扰我的清梦就罢了,你们这几个家伙,居然也敢来打扰姑奶奶,简直是胆大包天!

    对于病人,韩冰是医者父母心,但对于这些活蹦乱跳的扰民者,韩冰可就没有那么好脾气了。

    韩冰的暴脾气,在人民医院可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那可是连梁副院长的外甥都敢打的主。就连冷氏集团的冷子枫也照揍不误。

    而且,韩冰现在名声在外,身份和地位也是极其显赫的。马上就会是韩副市长的亲侄女。韩三爷那个混不吝的亲生女儿。还是目前人民医院,乃至整个c市红的发紫的脑科大夫。

    这样的大人物,他们可惹不起。不说别的,招惹了这位姑奶奶。光韩三爷那一关,大家就别想过的去。

    那可是连天王老子都不怕的二愣子。韩三爷怒一怒,他敢给你直接来一阵龙卷风,把你刮到西伯利亚去。

   &nb 你现在所看的《喵情暖婚》 第51章 线索,偷窥无罪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喵情暖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