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情暖婚

似水微蓝 作品

    这天夜幕降临的时候,天空阴沉沉的好像又要下雪了。北风呼啸天气的温度越来越低。这时韩冰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冰儿,你快回来吧!小枫不见了……呜呜……”正在跟冷子枫对峙,大眼瞪小眼的韩冰。接到苏珊姑妈的电话后,整个人都慌了神。苏珊姑妈在电话里直哭的声嘶力竭,韩冰和冷子枫二人吓了一跳。

    这对冤家难得在这件事情上如此统一。看到冷子枫一改之前嬉皮笑脸的面容,韩冰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感动。但这并不能改变这个死变态在自己心中的龌龊形象。

    话说昨天晚上的场景,再次出现在韩冰的脑海里。

    “住手啊,我可是个病人,你不能对一个重伤患者下毒手啊!”

    冷子枫发出了杀猪般的呐喊。可惜这样的隔间本就是为了高层做那种事情所设计的,隔音效果那叫一个好。别说叫破喉咙,就是扯断声带,外面也不会有人听到。

    “打死你个死变态,冷子枫,你怎么能如此龌龊?你这个衣冠禽兽,老娘好心救你,你居然占姑奶奶的便宜。我打死你个龌龊小人!”

    韩冰这个气啊,照他这个反应,绝不会是刚刚睡醒。自己换衣服的全过程,绝对被这个死变态看得一清二楚。

    这个家伙相当于免费看了一场,自己的脱衣舞表演。不能再想了,自己已经没法儿做人了。还是打死这个死变态要紧。

    心里虽是这样想,奈何自己这个心软啊。若冷子枫是个正常人的话,相信这一顿组合拳上去,命已去了半条了。但是他是个病人,还是重伤患者。

    还是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救回来的重伤患者。打他简直就是在破坏自己的劳动成果。手上的力道自然减弱了几分。

    其实这三分力对于冷子枫而言,简直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虽然重伤在身,但也没有那么疼。自己这样的惨叫一方面是是了掩饰自己的心虚。虽然偷窥无罪,而且看得还是自己的老婆,但毕竟还是偷看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小愧疚的。

    另一方面,还是出于逗弄韩冰玩儿的意思。似乎自己好久没有跟别人开过玩笑了,只有在眼前这个女人面前,自己能够彻底的放松。

    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利益瓜葛,有的只有浓浓的爱意和浓浓的亲情。喊了两声之后,冷子枫又忽然沉浸在这种幸福当中,停止了吵闹。

    “冷子枫,你可不要吓我,怎么血越流越多啊。”

    冷子枫忽然的沉默让韩冰注意到,冷子枫已经满脸是血了。自己不会真的失手将这个混蛋打死了吧!虽然这个龌龊的男人死了也活该,那也不该是自己了断他的性命。

    韩冰这么一说,冷子枫也感到了呼吸不畅,忽然想起了刚才香艳的画面,鼻血涌的更加厉害。

    “你个死变态,想什么呢?居然流了这么多鼻血!活该失血过多!啊啊啊,气死我了!”韩冰这下是忍无可忍了,说着话便一掌劈下。

    伏羲掌——对于这样的掌势,冷子枫再熟悉不过了。身体下意识的就要躲避。但冷子枫忘了,自己还是个重伤患者。他根本没法儿控制自己的身体,一个不小心,连带着韩冰一起滚到了地上。

    冷子枫只感觉天旋地转,浑身就像散架了一般。还好医院的地毯比较厚实,要不,自己刚才练功修复的内伤,约莫着也是有点白费力气了。

    这个地毯似乎有点不均匀,怎么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冷子枫忽然意识到,自己压着的,似乎是韩冰的身体。

    自己的嘴巴似乎也感受到了对方传来的温度。冷子枫睁开了眼睛,恰巧韩冰也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两秒之后,一声惨无人道的喊声,差点儿惊动了整个人民医院。

    “啊!冷子枫,你这个死变态,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韩冰真的是怒到了极点。在她的记忆中,还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被人偷看了不说,还被人压在身子下面。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救了,这个不该救的死男人。

    自己被他两次压在身下不说,还被他看光了身子,不仅这样,居然还又一次强吻了自己。韩冰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不一会嘤嘤的哭了起来。

    泪水夹杂着冷子枫流到自己脸上的血水,看起来确实有些滑稽。

    对于冷子枫来说,现在可不是看笑话的时候。他哪里舍得自己的老婆大人伤心啊!商界大鳄一时也乱了方寸,想给韩冰擦擦眼泪,奈何双手活动不方便。

    想说两句安慰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冷子枫这个着急,早知道自己就不装睡了。现在才体会到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过让他更加手足无措的事情是,韩冰居然发狠似的吻了过来。

    带着哭腔,恨恨的对冷子枫说道“你那天强吻了我,连刚才那一次,我要一并讨回来。以后咱们就两清了。”韩冰被自己的话吓到了,为何自己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冷子枫是不会给她考虑时间的,四片唇又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开什么玩笑?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否则那绝对是脑子有问题。

    冷子枫怎么能满足这样蜻蜓点水般的碰触。虽然身上有伤,但舌头没事儿啊,于是用他那并不灵巧,但是有力的舌头顶开了韩冰紧闭的齿关,填满了那里美妙的空间。一个长长的法式香吻,让韩冰有些喘不过气来。

    看到冷子枫柔情万种的眼神,她觉得自己真的要沦陷了。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韩冰知道好像自己并不讨厌眼前的这个男人。但这样的想法转瞬即逝。

    恢复冷静的韩冰一把推开了身上的冷子枫,爬到床上,背转过身去,抽泣起来。而床边,恰好留着一个人的空位。

    冷子枫心里这个美啊,看来韩冰对自己并不是没感觉。这样的哭泣更像是小姑娘在撒娇。顾不得身上的疼痛,顺着床边躺了下来。

    用自己还不太灵活的左手,轻轻拍打着韩冰的脊背。在这样暧昧的氛围下,两个人都有了倦意,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就这样一夜过去了,韩冰由于生物钟的关系,早早就醒了过来。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尴尬,脸也烧了起来。不过她并没有生气,似乎觉得这样一闹,反而忘记了之前尴尬的事情。

    好久没有睡这样一个安稳觉了,虽然裹着浴巾,而且一直保持着一个睡姿,但韩冰并没有感到不适。相反的,还感到一阵温暖。

    韩冰缓缓转过身来,发现冷子枫并没有睡在自己身边,而是窝在旁边的小沙发上,正睡的香甜。

    在晨光的照耀下,冷子枫看起来睡得很安详,轮廓清晰的脸庞上,昨天的血迹已经被清洗干净,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韩冰有些疑惑,于是她开启了透视,发现冷子枫的内伤基本上已然痊愈,骨头也已经复合。这样的恢复速度,让韩冰大吃一惊。不过想想冷子枫也是身怀异人之人,可能他有他的特殊的恢复方法也不一定。

    不过看到冷子枫故意留着外伤不恢复。韩冰心头不由的一阵恶寒。这个死变态看来是故意整自己。专门留着这些外伤,让我不好下手。哼哼,敢耍我,死变态,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韩冰虽然心里这么想,但也没有叫醒冷子枫的意思。韩冰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浴室。冷子枫虽然听到了韩冰的动静,但心里毕竟有愧,害怕韩冰找他算账,索性还是继续装睡到底。

    昨天晚上等韩冰睡着了,就去清洗了脸上和身上的血迹,回来以后,强忍着睡到床上的冲动。毕竟韩冰的那张单人床并不宽敞。担心韩冰累了一天休息不好。只得悄悄睡到了小沙发上。

    也许是折腾的够呛,冷子枫也睡了个好觉,毕竟也是修炼之人,早上也有练功的习惯。韩冰醒来的时候,冷子枫也早睡醒了。

    想到昨天荒诞的事情,自己也觉得好笑。韩冰还是挺可爱的,看来自己已经给她留下了“死变态”的印象。总比一张白纸,记不住自己强。可得好好利用这个受伤的契机,好好欺负一下这个连老公都能忘记的妻子。

    “起来把这里收拾一下,然后自己悄悄离开,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来过我这里。

    还有,昨天晚上的事儿就当没发生过。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你当你的大总裁,我当我的小医生。

    别装睡了,如果我回来的时候看你还没走,我就报警。那天晚上有安保局的人,来查外星人的事情,我想你肯定脱不了关系。”不一会韩冰便从浴室出来了,已经换好了白大卦。

    “我还是个病人需要人照顾。如果韩大夫不愿意照顾我的话,那就找个护士把我从这个办公室,搬到病房好了。

    不过,我现在正在追求你,也不是什么秘密。让他们知道咱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似乎也不太好吧!

    不过嘛,我嘴巴这么严,肯定不会说出咱俩昨天发生了什么。额……今天天气真好,哈哈。”

    听到韩冰的话,冷子枫又恢复了昨日的活跃,不过看到韩冰能吃人的眼神,赶紧话锋一转,转到别的地方去了。

    “少装,识相的赶紧收拾东西走人。不然,我不介意把你揍成刚来时的模样。”

    韩冰这个气啊!如果没有跟这个死变态认识的话。肯定早就把他揪到病房了。如果没有昨天的事情,她也可以顺理成章地把冷子枫送到病房。

    关键是自己昨天还主动吻了这个死变态。想想韩冰便有点儿心虚了。算了,还是赶紧工作去吧!说完话,韩冰头也不回,把门狠狠地碰上就去工作了。

    冷子枫何许人也,通过刚才韩冰的说话口气,就能判断出,应该是知道自己内伤已经修复的事情了。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自己留着这些外伤,想必韩冰还是不忍心把自己扔出去。冷子枫有些得意,不过瞬间又冷静下来。目前他探查到了外星人的秘密,下一步,对方肯定要提前对人类采取行动,自己又该如何应对?实在不行还是先向上级领导汇报吧!

    冷子枫还是有些头疼的,不想了抓紧时间再恢复一下要紧。于是乎,冷子枫又开始了修炼。在恢复的过程中,自己的功力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话说韩冰绝对是个尽职尽责的好医生,虽然在面对冷子枫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但对于其他病人都是和颜悦色的。由于答应了小枫,今晚上一定回家,韩冰只让小李给自己安排了两场手术。做完手术查完房,就匆匆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当她要打开里房门的时候,还是稍微迟疑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打开了门。房间倒是收拾的挺干净,不过冷子枫这个死变态,居然一丝不挂的盘腿坐在自己的单人床上。若不是看到他大汗淋漓,韩冰都要将他扔出房间了。

    不过从冷子枫的气色来看,这个家伙不仅恢复了,而且功力似乎还有所提高。韩冰还是忍不住松了口气。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么快就能恢复,确实是个奇迹。

    冷子枫目不能视,耳不闻声,一心修炼,也取得了质的突破。对于韩冰的归来,他虽然能察觉到,但也不能有丝毫动作,好在韩冰没有影响自己,要不非走火入魔不可。

    由于修炼,汗水已经打湿了自己的衣衫,没办法,只能将自己的衣服和韩冰的换洗衣服一起扔到了洗衣机里。可能是觉得这样赤身**也不是太好,冷子枫还是逐渐收功,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睁开了眼睛。

    看到眼前有些愣神的韩冰,又忍不住调侃起来“冰儿,你这样盯着人家,人家会不好意思的。”说着竟然做出了娇柔的姿态。

    “死变态,你那是什么眼神?你以为我愿意看你吗?你怎么还不走?”韩冰这个气啊,看到冷子枫像防色狼一样的眼神,感觉气就不打一处来。

    “好冰儿,为夫不是怕你回来看不到人家会着急吗?”

    “冷子枫,你放尊重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就是死了我也不会着急的。”

    “本来我要见阎王了,还不是你把我救回来的吗?再说了,救回来还要赤身******我。还强吻我,要不是我定力强,昨天晚上说不定就**与你了。”

    “你放屁!你这个死变态,偷窥狂,居然还要倒打一耙。我,我,我跟你拼了!”说着,韩冰已经闪身到冷子枫面前,伏羲掌带着阵阵掌风向冷子枫拍去。

    冷子枫此时已经大病痊愈,唯独留着一些看起来很严重的外伤,为的就是要逗弄韩冰。韩冰怎会是他的对手,转身就跟韩冰缠斗起来。

    “韩大夫,你怎么能殴打病人?”

    “打你,我恨不得杀了你!省得你祸害别人。”

    “冰儿,别人我可没兴趣,我只要祸害你就行了。”

    “死变态,我跟你拼了。”

    两人缠斗了几个回合,毕竟冷子枫功力更强,而且还赤身**,韩冰光是要做到不看冷子枫的身体就要费去一定力气。

    最开始还能勉强支撑几招,到后来完全变成了地痞撒泼。冷子枫攥住了韩冰了双手,绕到她身后,紧紧抱住了这个深爱的女人,轻轻在耳边说道:“我想你了,菲儿。”

    听到这句话,韩冰娇躯不由一震。本来有些羞涩的神色。被“菲儿”二字,深深刺痛了内心。不过不等她反驳,就感到冷子枫的眼泪落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菲儿,你怎么能把我忘了啊?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你。当我知道你就是韩冰的时候,我恨不得立马把你娶回家中,带着我们的儿子,远走他乡。

    从此不管什么仇恨,不管什么家国。只要有你们两个就好。可是你已然把我忘了,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

    “冷子枫,你这个死变态,赶紧放开我。我韩冰就是韩冰,不是你说的什么菲儿。你千万别搞错了。”

    韩冰有些失望,也有些气恼,原来自己只不过是个替代品。不过她也有点怀疑,难道自己真的就是他的妻子吗?不可能,自己怎么可能跟这个死变态是一家人?让自己的宝贝儿子认这样的变态作父亲,绝对不行。

    正当两人纠缠在一起的时候,韩冰的电话响了,苏珊传来的消息将两人都震惊了。

    儿子目前是韩冰最大的精神支柱。如果一旦儿子小枫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韩冰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勇气。韩冰也顾不上跟冷子枫置气了,转身便开始飞快的收拾东西。

    “哎,你打算要到哪里去找儿子?”冷子枫此时也收起了自己的二皮脸。

    这两天在韩冰的办公室里,两人的关系基本上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无论冷子枫还是韩冰都能感到这样的变化。冷子枫虽然还想再进一步,但儿子出了事情,哪里还有这个心思。

    “你别慌,我这就安排人帮你一起去寻找。哪怕就是把整个c市整个翻过来,也一定把儿子找回来。”话虽这样说,但冷子枫心里也没底儿。

    冷子枫说的可是把儿子找回来,并不是说帮你把儿子找回来。但是,此时心乱如麻的韩冰,根本就没有听出冷子枫的言外之意。

    冷子枫看到韩冰遇事,虽然心乱。却没有依靠自己的意思。他心中还是略微有些失望的。

    以前,菲儿无论遇到什么事情?第一时间总会想到自己。她会主动依靠自己这个男人。可是现在的韩冰不会,也许为母则钢,韩冰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独自面对,自己去解决。

    这种感觉很不好。当你不再被你所爱的人,需要的时候,也是一件悲催的事情。

    当然冷子枫也知道,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关键是马上找到自己的儿子小枫要紧。小枫可是自己和韩冰唯一的儿子。

    冷子枫拿过传讯器,把寻找小枫的事情,瞬间安排了下去。更是承诺,只要谁能找到小枫,便给他记一大功。在冷氏集团的职位,也可以连升三级。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韩冰飞快的请了几天假,便飞车离开了人民医院。冷子枫虽然身上的伤还没有好清,可是他再也躺不住了。口中默念咒语,瞬间消失在韩冰的办公室里。

    姑妈苏珊家。

    “妈,你别哭,你慢慢说。你什么时候发现小枫不见的?他有没有去找幼儿园别的小朋友玩儿?”韩冰耐着性子,寻问着儿子失踪时的细节。

    “没有了,我今天从幼儿园把小枫接回来后。他一直在院子里玩儿。我也就没当回事儿,然后便去二楼的客房,看了看林琅的姨妈和表姐。再后来,当我想起来小枫的时候,他就不见了。

    我以为小枫可能去隔壁老袁家玩儿了。于是我便去老袁家寻找。结果对方说小枫根本就没有过去。然后我又打通了,幼儿园里几个和小枫玩儿的不错的小朋友的电话。对方都说小枫没有跟他们联系。

    冰儿,你说这么冷的天,这个孩子会去哪里?大晚上的,这孩子好好的,怎么就不见了呢?”说完苏珊姑妈呜呜的哭了起来。

    自己一个人在家没事干,就看着个孩子,结果还把孩子给看丢了。这孩子万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自己也不活了。

    林琅的姨妈也在旁边不停的宽慰着。说道:“老姐姐放心。孩子一定没事儿,小枫那么机灵,又有功夫在身。肯定会平平安安回家来的”。

    这时,家里的电话及时的响了起来。韩冰赶紧接起了电话。

    “喂,你找哪位?”韩冰有些紧张的问道。

    “想要你儿子平安回家,三天之内准备一千万赎金。否则别怪老子撕票。如果敢说出去,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没等韩冰说话,对方便挂断了电话。对方电话明显用了变声器,根本听不出来是男是女。

    一听小枫被别人给绑架了,这下子姑妈苏珊哭的更利害了。

    韩冰却没有慌乱,只要知道儿子的消息就好。

    等韩冰再打过去电话的时候。显示刚刚的来电,已经变在了空号。

    韩家二房韩崇的别墅。

    “哥,你真坏!你这不是趁火打劫嘛!”韩音心情大好的说道。

    “趁火打劫怎么了?再说我是替那个老和尚要一些辛苦费罢了。老和尚是出家人,他可能不爱财。不喜欢敲诈韩冰的钱财。我和他可不一样,我是商人,商人嘛就要在商言商。这些钱,不要白不要。

    妹妹,你别忘了韩冰可是,目前国内外医学界的抢手货。如果人民医院不给出诚意,韩冰会心甘情愿的留下来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国外那么多家医院,都向韩冰伸出了橄榄枝。韩冰为什么放着那么多,条件比人民医院好的医院不去?那肯定有她想要达到的目地。所以,在这一点儿上,我始终想不通。

    韩冰那个女人不缺钱倒是真的。所以我跟她要一千万,都要的有些少了。

    不过,老和尚说能有预言能力的,绝对是‘石空兽’。阿音你说真的有石空兽吗?石空兽长什么样子?”韩崇有些疑惑的问道。

    “石空兽长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我倒是听说过,得石空兽者,得天下。甚至可以控制整个宇宙。成为宇宙的王者,号令天下。”

    韩音对于石空兽的好奇心也是满大的。心想如果时空兽能归自己所有的话,那该多好?韩音想到时空兽时,心里忍不住有些痒痒的。

    又有谁不想成为世界的主宰?掌握自己以及别人的运命?所以不论‘得石空兽者得天下!’那个谣言是真是假?一些自认为自己是强者的人,只要有**,就会想把时空兽据为己有。

    c市郊外的一处山洞里。此时火堆旁坐着一个身穿袈裟的老和尚。人都说这些出家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其实说的并不是那么准确。

    只要人有贪、嗔、痴的念头,就很难做到六根清静。首先一个贪念,就会害死人。如果人没有贪念,就不会上那些骗子的当。

    骗子的骗术不见得有多高明,主要是他抓住了人们的贪念与**。所以只要抓住了人性的弱点,他就赢得了最佳时间。等你发现自己上当受骗的时候,早就为时已晚。

    “娃娃,这么冷的天,你想饿死不 你现在所看的《喵情暖婚》 第52章 和尚老道对对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喵情暖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