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情暖婚

似水微蓝 作品

    三十多年前,老道长和这位老和尚还是二十浪荡岁的毛头小伙子。大家因为自身携带异能,直接被选入了地球保卫战的特战对。

    作为一名特战队员,每一个人都满腔热血,并宣誓要忠于自己的国家,忠于自己的人民。肩负着保卫地球的使命。

    那时候,有人把每个国家的精英都聚集到了一起。国家与国家之间,更是达成了联盟。大家团结一心,一致对外。誓要把入侵者赶出地球。

    那是一个热血沸腾的年代,也是一个漫长而无聊的年代。每天都在炮火中冲锋,也在炮火中等待。大家的一致目标就是把地球上的外星人,驱逐出境。因为,地球是属于人类的,而非那些外来生物。

    在几次与外星人大战过程中。秦朗和吴刚成了配合最默契的生死拍档。更是几经生死,变成了可以以命换命的战友。私下里更是撮土为炉,插草为香,歃血为盟的好兄弟。

    两个人每天一起吃,一起睡,一起出任务。因为他们是战友,是兄弟,是拍档。所以们必须互相信任,只有这样才能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敢把自己的后背留给对方。乃至放心的与眼前的敌人,也就是外星人厮杀。

    其实吴刚在家里,从小父母就给他订了一门娃娃亲。也就是指腹为婚的那种。其实,无论社会怎么进步,怎么发展。都会存在像古时指腹为婚,订娃娃亲的现象。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巩固两家人的关系。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成为至交好友。也只有这样在那个战乱的年代,才可以获得彼此的信任。

    可是这些无知的家长,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一时冲动之下,所做的决定,伤害了多少无辜的孩子。什么两小无猜,青梅竹马那都是话本里是,作者骗人的戏码。

    吴刚的那个小未婚妻,在六七岁的时候得了一场重病。只是一场普通的感冒发烧。便把一个好好的孩子烧成了中耳炎。到后来甚至严重到失声与失聪。

    一个口不能言,耳不能闻的孩子,可以说是废了。待吴刚的父亲知道后,不知道帮忙请了多少明医救治。可惜一个个大夫上门之后,全都变得束手无策。在这个时候女方的母亲主动提出了退婚。

    可是吴刚的父亲认为那个女孩儿,已经够可怜了。自己一家人怎么能做落进下石的事情。此时退婚让自己如何对得起,那位生死相交兄弟临终前的嘱托。因为吴父的那位好兄弟,更是因为救他,才丢失了性命。

    有道是什么债都好还,唯独人情债还不清。更何况是舍生忘死的救命之恩,兄弟之情。

    他们吴家绝对做不出背信弃义的事情,更不是忘恩负义的小人。那样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也对不起江湖道义。

    就这样,吴父坚守了这段儿女姻缘。可是这位大义凛然的父亲,却从未考虑过自己儿子吴刚的想法与感受。那可是要和自己的儿子过一辈子的人呀!

    在大婚当日,吴刚跑了。留下一封不辞而别。他在信上更是混账的说道:

    这个媳妇,是父亲给娶的,那么就留给父亲享用吧!反正吴家也不缺那一口吃的,养一个闲人绰绰有余。让他吴刚跟是一个耳不能闻,口不能言的媳妇过一辈子,就是打死他都不会答应。

    还说自己宁可死在外面,也不会回家和那样一个,身体有缺陷的女人过一辈子。也就在这一刻,吴父才幡然醒悟。

    错了,自己真的错了吗?是啊,别说是自己的儿子了,你就是换成任何一个正常人,恐怕都不会答应吧!

    吴母看到自己儿子,离家出走时留下的书信,更是哭的死去活来。跟老伴儿三天两头的吵架。

    当然对新出炉的吴家少奶奶,那位又聋又哑的儿媳妇,就更没有好脸色了。一个逼走自己儿子的人,她怎么能容得下对方。

    吴刚的离家出走,致使整个吴家乱成了一锅粥。吴父每天唉声叹气,吴母整日以泪洗面。而那个虽然又聋又哑的女人,虽口不言,耳不能闻。可她的心思是玲珑的,吴家人的态度,她并不是没有知觉。

    公公的后悔,婆婆的怨恨,丈夫的愤然离去。因为什么原因?她都明白。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也一个人收拾包袱离开了。甚至连自己的贴身佣人都没有带。这位少奶奶名叫云儿。

    也就是说云儿赌气离开吴家以后,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去那里,寻找自己的丈夫。可是就算是找到了,又能如何呢?就这样云儿不知道自己走了远?也不知道自己要往那里去?

    就那样漫无目的四处游荡。直到身上所带的盘缠用完了。所带的干粮也吃光了。云儿无声的哭了,直哭的痛彻心扉。她哭老天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的不公平?她哭为什么让自己好好的一个人,变成了又聋又哑的废物。

    云儿就那样坐在小河边,直哭的天昏地暗。她感觉天下之大,却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云儿看着冰冷的河水,在这一刻她想到了死。

    也许死了以后,下辈子投胎,就能做个正常的人了。她再也不想看到别人对自己指指点点的样子,以及不屑与嘲讽的目光。

    因为云儿的耳朵听不见,所以她并没有发现危险正在慢慢的逼近自己。

    特战队兵营。

    “你说什么?我媳妇云儿找来了?”

    接到消息后吴刚简直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他对大家说自己是逃婚出来的,只说自己不满意父亲的私自指腹为婚。所以,他要反抗这桩不可理喻的父母包办的婚姻。

    可是吴刚却没有跟大家提过,自己的媳妇是一个身体有缺陷的残疾人。

    吴刚有些蒙,但战友可没工夫推敲他的心思。大家起哄着、推搡着、把这个满脸懵逼的战友,推倒了会客厅。

    小小的会客厅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不明真相的战友们,发出了善意的嬉笑声。好多战士吹起了口哨。

    在军营里连个女性生物都没有。就连老母猪很多都是公的。好不容易见到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当然是件轰动的事情。

    姑娘虽好,可惜是嫂子。不然,哎……

    虽然吴家嫂子碰不得,起个哄总是可以的嘛!整个军营里此起彼伏的口哨声**笑声让人怀疑,这个地方会不会是土匪窝。

    云儿的到来,给军营带了一丝叫做欢乐的气息。当晚上吴刚看到云儿,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并温柔的说:“吴刚哥哥,你不认识云儿了吗?

    我的病好了,真的好了。我能听到声音,也能说话了。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我知道你心里有远大的抱负,你想保家为国。想闯出一番事业。我不能拖你的后腿。但我是你的妻子,我可以陪着你,陪着你过你想要的生活。”

    吴刚看到如此美丽,又如此善解人意的云儿。整个人都呆住了,最后傻傻的笑了。原来他的云儿,她的妻子,是这样一个完美,这样善良的女人。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混账呢?

    “云儿,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云儿用纤细白析的小手,阻止了吴刚再说下去。

    云儿笑着摇了摇,一脸温柔的说道:“吴刚哥哥,我也不知道当初我得病,到底是我的幸还是不幸。

    不过,现在好了,我的病被一个四处游方的老和尚,给治好了。我们今天就做一对真正的夫妻,好不好?吴刚哥哥,你还欠我一个洞房花烛夜呢?我还想像小时候一样,让你背着我。就像西游记里猪八戒背媳妇儿一样。”

    云儿的最后一句话,终于打破了吴刚的怀疑。因为,这是小时候,在云儿生病之前。双方父母为了让两个孩子培养感情。所以故意把他们放在一起养了一段时间。小孩子嘛,当然会有小孩子的游戏。

    过家家,你当爹来,我当娘。你抬花轿娶新娘,我做新郎入洞房。当地的习俗,小新娘和小新郎入洞房,是要新郎背新娘子的。

    当然,入完洞房这一局的小游戏就结束了。然后大家互换角色,重新开始新一轮的游戏。

    吴刚一把抱起云儿,流下了悔恨与内疚的眼泪。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怎么可以那么狠心的抛弃云儿。

    趴在吴刚怀里的云儿也哭了。她不知道自己哭的是自己的委屈,还是什么?只有脑海的声音,在警告着她。

    “别忘了,你是怎么熬过来的。是这个男人辜负了你的一腔深情。如果不是我你早死了,如果不是我你根本还是原来的样子。你眼前的男人,就连看你一眼,都会觉得厌恶。

    记得我交待给你任务。否则,我是怎么把你变好的,我还会怎么把你变回去!”

    “云儿,你怎么了?怎么哭的这么伤心?我是不是弄疼你了。我,我轻点儿就是!”吴刚看着自己怀中,任自己予取予求的小娇妻云儿,内心简直百感交集。他都不敢相信,云的的病还有治好的一天。

    毛头小子乍一见美丽温柔的女娇娘,哪里还能忍得住。得到云儿的默许后,更是疯狂的亲吻着对方。恨不得吻遍云儿的一寸肌肤。

    看着眼前光洁如玉的云儿,看着云儿手臂上的守宫砂。看着云儿在自己的身下承欢。吴刚感觉自己幸福的都愉快要死掉了。

    **一点儿就着。漫漫长夜清冷的月光,有些害羞的躲进了云层中。好像连月亮都不忍心打扰这对,正在鱼水**,久别重逢的小夫妻。

    被翻红浪,鸳鸯交颈,抵死缠绵。这些个词语,都不能够形容此时,屋中的浪漫与温情。

    以至于第二天一早,大家每见到吴刚,都会笑着说:“云儿,你怎么了?怎么哭的这么伤心?我是不是弄疼你了。我,我轻点儿就是!”

    一个个把吴刚昨晚在屋中的情景,学的惟妙惟肖。接着在吴刚臊的满脸通红的情况下,大笑着一哄而散。曾经一段时间,这句话成了军营里的一句善意的笑谈。

    “恭喜你,终于和嫂夫人团圆了。”秦朗说出了自己最真诚的祝福。

    “谢谢,你也一定可以找到,你心爱的那个姑娘。”吴刚看着自己好兄弟真诚的眼神,也送上了自己的祝福。

    秦朗有些苦涩的笑了。是啊,都说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自己相识相知的那位姑娘。月儿,就那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还记得在家时,她总是来的那么突然。然后又走的那么匆忙。月儿,希望我还能再见到你。

    “别发愁了,你那位月儿姑娘,说不定哪天就像云儿一样,一下子就出现在你面前了。给,这是你嫂子云儿给大家带的好吃的。这可是咱们家乡的特产,这么大老远的,云儿一路背来绝对累得不轻。”

    说着话,吴刚拿出一个小包袱,里面放着一沓煎饼。吴刚的另一只手里还拿了两根儿大葱。还有一瓶晒干的盐豆子。

    煎饼卷大葱再配上几粒咸咸的盐豆子。这可是他们这群男人们的最爱。久违的家乡的味道,两人背靠背坐在一起,吃的特别香。

    “吴大哥,你不是说云儿身体有……”秦朗一边大口咀嚼着煎饼卷大葱,一边有些担心的问道。

    “阿朗,你就不要疑神疑鬼了。云儿的身体早就好了,只是我一直不知道而已。听她说是一个游方的和尚,用针灸治好了她的病。而且,云儿昨天晚上还跟我说了好多,小时候的事情。

    她还记得我小时候,为了给她摘洋槐花,从树上掉来,屁股上的疤痕。这件事情,连我亲爹亲娘都不知道。”吴刚都说到这份儿上了。秦朗就是想怀疑对方也不能够了。

    只可惜好景不长,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大家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敌人早就知道,他们的一切部署似的。一次次出战,一次次失败损失惨重。

    看着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一个个在身边倒下。吴刚和秦朗两个大小伙子,都忍不住流下了男儿泪。

    死了,全死了。记得那场战役打的太激烈了。他们这支先遣部队,本是军营里一把最锋利的匕首。可以出其不易的插入敌人的心脏。

    可是,这把匕首就像生锈了一样。没等拔出来,便中了敌人的圈套,以至于全军覆没。勉强生存下来的,只有吴刚和秦朗。就算是两人侥幸逃脱,不过身上的伤也能使他们丢掉半条命。

    在死亡的警戒线上,他们两个相互支撑,相互扶持着活了下来。更是在与部队失联,两个月后才返回军营。

    当他们赶到军营的时候,两个人的形象跟野人也差不多了。也就是在这时,面对全部阵亡的战友,看着一个个连尸首都无法带回的衣冠冢。秦朗再一次对这个莫明其妙出现在军营里的云儿,产生了怀疑。

    就在这时,吴刚很兴奋的告诉,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自己的妻子云儿怀孕了,而且已经三个多月了。此刻吴刚是幸福的,他认为老天待自己不薄。

    不仅让人治好了云儿的病,更是把云儿送到了自己的身边。而且现在云儿,还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这辈子他吴刚知足了。

    看着心喜若狂的吴刚,秦朗不忍心开口,直得默默的转身离去。在不久后,他们所在的整个军营更是受到了,外星人前所未有的强烈攻击。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不久后,云儿也被带走了。不是被上级带走的,而是被入侵的外星人给带走了。

    当吴刚想拼死救回云儿的时候,秦朗挡在了吴刚的面前。“为什么?你可是我最好的兄弟。今天这个局,是你做的对不对?是你向指导员揭发了云儿的身份对不对?

    你可是我的好兄弟呀!你怎么可以这样出卖我?云儿她已经怀了我的骨肉。她怀了我的儿子啊!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更是利用云儿,把她当成诱饵,来诱外星人入局。”吴刚在这一刻感觉自己的天都要塌了。

    “吴大哥,你知不知道?云儿早已不是以前的云儿了。她的身体被外星人占领了。而且,她心甘情愿的做了外星人的宿主。

    更是把我们部队里的情报一次次的,出卖给了外星人。吴大哥,你醒醒吧!不要再执迷不悟了!”秦朗大声的喊道。

    他想把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喊醒。可是此时的吴刚早己深陷情网,又哪里听得进入。他只知道自己的云儿怀了身孕,自己马上就要当爹了。可是眼前的幸福,全被这个叫秦朗的好兄弟给破坏了。

    “我不管云儿是不是外星人,又是否被外星人当成了宿主。我只知道她是我未出世孩子的母亲。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甚至把云儿的事情,举报给指导员。难道就凭我信任你,把你当做最好的兄弟吗?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和你拜了把子。

    我最恨的就是背地里出卖朋友的兄弟。别让我再看到你,以后再见面,我们就是仇人。有你没我,有我没你。”这对生死相交的好兄弟,从此成了陌路人。

    几年后,这场与外星人的对抗战暂时以胜利告终。秦朗由于立了好次军功,转业后被分配到了c市,并出任了财政部长。

    而吴刚就没那么好运了。因为云儿出卖情报的事情,吴刚差点儿被送上军事法庭。还是在秦朗多方奔走,疏通关系之后。上级领导才给通融了一下,吴刚被迁返回了原籍。

    一无所有的吴刚并不感激秦朗的维护。因为,如果不是秦朗的举报,自己和云儿说不定孩子都好几岁了。可是现在云儿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自己就是想找都不知该去那里找寻。

    此时,吴刚恨透了秦朗。凭什么大家都是出生入死?凭什么他秦朗却能高官得坐。而自己却被一无所有的遣返回原籍。老天对自己太不公平了。

    所以,吴刚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找秦朗报仇。半年后,机会终于来了。

    “月儿,你说你不是人类,你是喵族的圣女。这怎么可能?难道好几次我出意外,都是你在暗中保护我。”秦朗有些激动的说道。

    怪不得,怪不得自己这个财政部长,有好几次都死里逃生。怪不得每次遇到刺杀的时候,都会有一个蒙着面的女孩子极时出现。

    “月儿,我该拿你怎么办?我真的很爱,很爱你。这跟你是不是人类无关。我整整等了你十年,也找了你十年,十年啊!

    原来你一直就在我的身边。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能出来,和我见上一面呀?”秦朗抱着月儿哭了。这可是自己日思夜想,整整想了十年的女孩儿。

    “秦朗,你真的不在乎我是一只喵星人吗?”月儿有些忐忑的问道。她想确认自己做的决定到底值不值。

    “我不在乎,从我把你抱回家之后,就不在乎了。在我失去母亲的那些个****夜夜,是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帮我赶走了漫漫长夜的寂寞。虽然你当时只是一只小猫咪。

    我真的无法容忍,自己的父亲为了一个女人,活活的气死了我的母亲。她是那样一个善良温柔的女人。我无法原谅父亲的所作所为。如果这些年,没有你的陪伴,恐怕我都就坚持不下去了。

    因为,我心里被你整个占满了。此生找到你,就是我的人生目标。如果没有你的陪伴,我要这些荣华富贵又有何用?”

    也就在这时,秦朗才真正了解爱一个人,真的可以至死不渝。可以完全不计较对方的身份,可以为了她放弃一切。

    猫女孩儿月儿哭了,她被感动的哭了。自己爱了二十多年的男孩儿长大了。早已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已经可以用他坚强的臂膀保护自己了。

    “秦朗,你放心。我现在已经是人类了。为了能和你在一起,我动用了禁制术法,把自己的命脉全都献了祭祀。

  你现在所看的《喵情暖婚》 第53章 述说年代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喵情暖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