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情暖婚

似水微蓝 作品

    “小姐,你看那片雪地上有一个亮晶晶的东西。我们要不要迫降下去看看?”杨栋的副官刘留,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己守护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开口说道。

    他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根本就配不上首长的掌上明珠,甚至没有资格喜欢对方。可是他就是打从心里喜欢对方。爱上了这个任性的女军官。

    从他第一次到杨家,看到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开始。他就是开始愉愉的关注着杨梅的成长。

    他是首长领回来的孤儿,也是首长收养的义子。首长对他有知遇之恩,恩同再造父母。他发誓要保护杨家的所有人,来偿还老首长的恩情。

    直到他上了战场才发现,自己有多渺小。一颗炮弹过来,他就昏迷过去了,等醒来的时候,发现三位少爷已经战死沙场,他多么希望死去的是自己,而不是他们。

    如果说战场上自己太过渺小的话。在和平年代,自己也没有任何作为。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送进监狱却无能为力。但他不能看着老首长那么一大把年纪,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更不能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人关在监狱里,甚至日后被执行枪决。所以,他不惜铤而走险,策划了劫狱。

    没想到老天真的很眷顾自己。正巧那天的狱警不知道为了庆祝什么事情,全部都喝多了。而自己轻而易举的便救出了杨梅。就连逃跑路线刘留都策划好了。

    可是这位杨大小姐,在听说冷子枫要和韩冰举办婚礼的时候,非要闹着来c市一趟。还说不来c市,看冷子枫最后一眼,她死都不会瞑目。最终,刘留拗不过杨梅,只得驱车赶往c市。

    杨梅从来没有叫过刘留哥哥,或者义兄。这样反倒是正合刘留的心意。因为刘留不想当杨梅的义兄,抑或者哥哥。他喜欢杨梅,他爱杨梅。

    为了杨梅,哪怕付出自己的所有,付出自己的生命刘留都愿意。刘留认为爱一个人并不是占有,而是站在不远处,看着对方幸福。甚至,去帮心爱的人,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杨小姐,我们赶紧下去看看,说不定是什么宝贝。没准儿这次我们马上就要发大财了。”

    跟随杨梅出来的两个女逃犯,其中一个一脸兴奋的说道。实在是在监狱里被关的太久了。她们忽然吸收到新鲜的空气,感觉心情无比的舒畅。要不是目前形式不太对,恐怕她们都要放声歌唱了。

    “刘留,降落吧!本小姐倒要看看是什么宝贝?”刘留接收到杨梅的命令,直接把飞车缓缓的降落了下来。

    雪地上,一个犹如水晶球似的东西,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锃亮的光芒,光芒透过空气,打在汽车玻璃上。这才让刘留他们发现了端倪。

    刘留刚停好车,两个女逃犯就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肆意呼吸着外面的空气。不过她俩也没有忘记正经事,手牵手来到不明发光物跟前。

    “咦!这个水晶球里面有一个老和尚。这是什么东西?琥珀吗?可是怎么会有这么丁点儿大的老和尚,真好玩儿!这是老和尚玩偶吗?哎,这不是水晶球,好像是个弹球哎!嗯,弹性不错哦!”

    说落一个女逃犯,便把手中鸡蛋大小的弹球扔到了不远处的石头上。然后弹球借着弹力,又弹了回来。女人伸手接到了手中。然后不停的把玩儿着。丝毫没有考虑过,如果是个弹球,怎么会发出如此耀眼的光芒。说巧不巧,这可真是件宝物。

    她这一玩儿不要紧,可苦了被困在弹球中的老和尚。那天老和尚被冷子枫打成了重伤。他本来是想赶紧逃回c市。告诉星儿秦沛还活着的。

    谁知道跑到半路上的时候,便发现了一颗奇怪的弹球。老和尚也是一时的玩心四起,便想利用自己的异能与咒语,玩儿一把。他也不知道哪句咒语出了错,反倒把自己整个人困到了弹球之中。

    之后任凭老和尚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出冲出弹球的办法。这不,就连老和尚也不知道,自己在弹球中被困了多久。好在他的功力足够深厚,否则恐怕被困在弹球中这么多天,早就该活活饿死了。

    “臭女人,不要再抛了,快放我出去!”老和尚在弹球中大声的吼叫着。可惜女逃犯根本就听不到。

    “拿过来,让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杨梅从女犯人的手中,一把夺过了弹球。

    “好像这里面的老和尚是个活人,他不会是被人用禁术变小,故意困在里面的吧!”看到嘴巴一张一合,不停叫喊的迷你版老和尚,杨梅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兴趣。

    心想:如果自己把冷子枫变成迷你版,放到这个弹球中随身携带,倒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说完杨梅便把弹球揣到了自己的怀中。示意刘留赶紧开车赶往c市。她要不惜一切代价,破坏冷子枫和韩冰的婚礼。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宁可毁了,也不能让别人得到。

    “杨大小姐,到了c市,我们姐妹可不可以先行离开?”其中一个女逃犯,小心翼翼的问道。

    杨梅看着脚下像棉花一样,随处可见的云朵。有些讽刺的笑了起来。半天之后,才开口说道:“不行,你们两个以后,都得跟着我,做我的手下。

    我怎么知道,放走你们两个,你们不会去揭发我?现在到处都是通缉我的命令,上面的悬赏可不低,我不信你们看到那么高的悬赏,会不动心。”

    “怎,怎么可能。您忘了我们也是逃犯,好不容易才离开监狱,我们怎么可能还去自投罗网。就是给我们再多的钱,我们也不想重新回到监狱里去。”其中一个女逃犯,一脸坚定的说道。另一个女逃犯,感同身受的拼命点着头。

    “说说吧,你们是怎么进的监狱?”杨梅忽然对眼前两个女逃犯产生了兴趣。

    “唉,我的男人是一名特战队员。他是人们眼中的战斗英雄。可是谁能想到他在家里却是一个虐待狂。平时他对我也挺好的,很舍得给我花钱,更是把他的所有积蓄,都给了我。当时,我也觉自己很幸福。

    只是我那个男人,不能喝酒。只要一喝醉酒便会打女人。那是往死里边打。恨不得把我直接打死。有好几个次,我都被打的差点儿进了鬼门关。

    酒醒后,那个男人就会像狗一样的,匍匐在我的面前。向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认错。起初,我原谅了他。可是,没多久,喝醉后,他又会故伎重演。再一次把我打的遍体凌伤。

    我真的受够了,只要他的战友,敢来找他喝酒。我便把人直接哄出家门。甚至跑到我家男人的酒局上,掀翻桌子。在战友面前,驳了男人的面子后。回家后,更是换来了一顿无处发泄的毒打。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一个知道怜惜我的男人。看到伤痕累累的我,一个人躺在医院里。那个男人心疼的落下了眼泪。那个男人是我的小学同学。其实也是我的青梅竹马,更是我的初恋。

    因为,我们家乡很穷。女方在结婚的时候,要的彩礼很多。我的初恋男友家里也很穷。他出不起我们家所要的彩礼。在他出去打工的时候,正巧我的男人,从部队回家探亲。他一眼就看上了我。

    可能,当时我被他所穿的军装给迷住了吧!长相英俊,举止潇洒,谈吐幽默,又是年轻有为的军官。当他拿出很丰厚的彩礼后。不光我父母高兴坏了,就连我在虚荣的作祟下,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婚事。

    结婚后,便和他一起去了部队,成了随军家属。只是我的恶梦,也在踏入部队一刻开始了。之后,就不用我说了吧,在我忍受不了男人的虐待,以及家庭暴力之后。和我那个以前的青梅竹马,和伙儿做掉了那个男人。

    你想呀,害死特战队的作战军官,能好的了吗?所以,我和我的那个青梅竹马,全都被判了死刑。

    不过,我比那个男人好一些,我是死缓。而他是立即枪决。还好监狱的长官看我有几分姿色,所以……”

    说到最后一句,女囚犯有些不太好意思,不过在述说整个故事的过程中,她都像是在述说他人的故事,脸上并没有应有的喜怒,也许是事情过去太久了,此时再回忆起来,简直有些恍如隔世。

    “你呢?你不会也是忍受不了家庭暴力吧?”杨梅看向了那个不太爱说话的女逃犯。

    “我,我跟她恰恰相反。我的父亲和我的公公,是可以过命的生死兄弟,也是退役后的特战队员。他们两人,是那种在同一个战壕里,卖过命的生死兄弟。所以,在我还在我妈肚子里的时候,便被订了娃娃亲。

    我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是一个有丈夫的女人。将来,我也会顺理成章的嫁给,那个曾和我订过娃娃亲的男人。一直到我二十岁之前,我一直沉浸在父母给我编织好的梦里。

    小时候,我们两个也见过几面。不得不说,那个男人长的真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他 你现在所看的《喵情暖婚》 第66章 执迷不悟的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喵情暖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