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刚刚被黎清清捡回去时,秋色还不叫秋色,至于她名字到底是什么,她自己也记不清了。

    从她有印象起,她就是个孤儿,每天混迹于街上,委身于破庙,饿了就去乞讨。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街上跟她一样大的小孩子,都能有爹娘带着一起上街,给她们买糖葫芦,漂亮的新衣服,而她没有。

    她看着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几块破布,第一次有了羡慕的感觉。

    她也很想要新衣服,颜色花花的,粉粉的,闻起来有棉花的香味,穿起来特别暖,一个人在街上过夜都不怕冷。

    “丫头,快回家,今天我讨到一个大馒头,特地留给你的。”跟她说话的是一个老乞丐,岁数不太清楚,在她记忆里,老乞丐一直都是驼背瘸腿,花白的头发,以及全是麻子的脸。

    他很老了,经常一个人缩在巴掌大的破庙里,哎哟哎哟的叫唤着,偶尔还会咳嗽几声。

    可是他对她很好,老乞丐每次讨到白白香香的大馒头,总会留着她,这次也是一次。

    她跟着他回到了庙里,看着老乞丐一脸宝贝的从怀里掏出热乎乎的大白馒头,或许因为她年纪小,还不大懂,她记得的,只有馒头香香甜甜的味道。

    她也曾经问过,“老乞丐,你为什么不吃馒头呢?我可以分你一半,我们一起吃,馒头可甜了!”

    老乞丐总是摇摇头,“我吃饱了,今天东街卖面的老板好心,给了我一碗剩面吃,这馒头就你吃吧,小孩子要长身体的。”

    她每次都是似懂非懂的点头,“哦。”

    后来,老乞丐死了,冬天死的,那年冬天特别冷,破庙太破了,没挡住风,第二天她叫老乞丐一起去讨饭时,就怎么也叫不醒他了。

    她守着老乞丐好几天,每天把讨来的东西,放一半给老乞丐留着,她以为他会醒过来的。

    直到有一天,几个长的很壮实的人,来了庙里,直接抬走了老乞丐。

    说是死了这么多天了,这天还好够冷,不然早臭了。

    她傻傻的跟了一路,后来跟丢了,她失魂落魄的回到庙里,还没有意识到,老乞丐是真的回不来了。

    从那天以后,她就开始一个人乞讨,可是她年纪小,个子也矮,每次有好心人给她点吃的,就有别的乞丐来抢,饿了几次肚子,她学聪明了。

    每次一讨到东西,就往嘴里塞,要是运气不好,被人抢了,她就用手抓用齿咬,拳打脚踢不要命,也要抢回来。

    许是次数多了,周围的乞丐都知道了她的厉害,终于没有人敢再抢她的东西吃。

    日子就这么过着,她以为这样就是她所有的记忆了。

    她依旧会站在街上,眼巴巴看那些来来往往的小孩子,身上穿的花衣裳,也会看着别人手上的糖葫芦咽口水,可是她终于不再羡慕别人。

    因为她羡慕不来。

    直到八岁那一年,她跟隔壁村的小乞丐打架,被关在了破院里,关了整整两天,她怎么都出不来,最后只能压下心里的恐惧,爬上了土墙,从高高的土墙上直接跳了下去。

    摔的很痛,她印象很深,可印象更深的是,她咕咕响的肚子,她很饿。

    那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偷馒头,依旧白白香香,可是她不过吃了两口,就被老板抓住了。

    那是个很凶的老板,全身肥肉,恶狠狠的叫她给钱。

    她哪里会有钱?她默默的将馒头一口吞下,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她曾看到过偷东西的人,最后都是付不了钱就挨打。

    当那一巴掌打下来的时候,她还在想,这人的巴掌一点也不痛,然后她就看到了,这一辈子最难忘的画面。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长的像瓷娃娃一样的小女孩,她的眼睛很漂亮,睫毛很长,皮肤白白嫩嫩,看起来真好看。

    这个小女孩,比她见过那些大街上的孩子,要好看的多,衣服也要漂亮的多,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小女孩,她忽然觉得自己很丑,忍不住想躲起来。

    “呐,老板,给你钱,再给我一笼馒头。”

    小女孩的声音也很好听,软软糯糯的,比她吃过的大白馒头还甜。

    “好咧。”刚刚还凶神恶煞的老板,这一刻也变得眉开眼笑,还一脸乐呵呵的用油纸包好了馒头,递给小女孩。

    她看着那被油纸包住的一笼包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还是很饿。

    “呐,给你吃。”小女孩直接将一包馒头,都放在了她手上。

    “谢谢。”她第一次跟人说谢谢,也是第一次这么窘迫,就连手上的馒头,一瞬间都有些烫手。

    “快吃吧,你肯定饿了。”小女孩的眼晴极其明亮,就像小星星一样,这是她见过最美好的东西。

    她再也来不及多想,狼吞虎咽的拿起馒头往嘴里塞。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女孩突然开口跟旁边的人说道,“师傅,咱们把她带回家吧~”

    她才注意到,原来小女孩身边还有个人,一个长的很精神的老头。

    “好,反正你都捡了好几个回去了,也不差这一个。”老头很宠溺她,都没有拒绝。

    然后她就听见,那小女孩的声音在问她,“你愿意跟我走吗?”

    她想说愿意,可是吃馒头吃的太急,她喉咙一下说不出话来,她怕小女孩不懂,用力的点了点头。

    “呐,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小女孩嘻嘻一笑,也不嫌她脏,直接拉起了她的手。

    “我叫黎清清,你有名字吗?”

    名字?她没有,所以她摇头了。

    “没有名字啊?那我叫你秋色好不好?”那个叫黎清清的小女孩,给了她名字,她也,有名字了。

    秋色,真好听的名字。

    她叫秋色,她这一辈子不能忘的三个字,是黎清清,从那一刻起,她就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跟着黎清清回到了所谓的家,秋色才知道,只是在山上的一座很大的房子罢了,这个家里还有很多人,个个都比她好看,她第一次开始懂的了自卑。

    长得很好看的两个小男孩,一个脸胖胖圆圆的,特别可爱,另外一个闷闷的不怎么说话。

    还有一个小女孩也是,看起来很沉默,她有些不安,这些人会不会不喜欢她?

    “来新朋友了,她叫秋色哟,咱们以后可都是一家人了。”黎清清是这样介绍她的。

    她也开始分清,长的看起来很可爱的叫即墨,他年纪最大,只是看起来显小,闷闷的是非白,很安静的女孩子叫青萝。

    她们跟她一样,都是被黎清清捡回来的。

    这三个人里,只有年纪最大的即墨最自来熟,刚介绍他就跑过来跟她打招呼。

    “秋色,你可是我们家的第三个女孩子!”

    她有些惶恐,隔壁村的小孩子都只会欺负她,这里的人似乎都不一样?

    或许是因为她是被黎清清带来的,她每次不安都会看向黎清清,希望得到一丝安慰。

    黎清清给她的,永远都是一个甜甜的笑,莫名就让她放轻了防备。

    青萝带她去洗了澡,换上了干净衣服,她也变成了,曾经羡慕的那些幸福的小孩子。

    然后,她就开始每天和非白三人一起,学写字读书,练武。

    她不懂,有新衣服穿,也有白馒头吃,为什么还要学这些呢?

    即墨说,因为我要变成男子汉,保护清清啊!

    保护清清?她心里想了想,突然觉得,自己也找到了目标。

    清清比她还小三岁,长的又软软糯糯,一点攻击力都没有,万一以后有人欺负她怎么办?所以她要保护清清!

    或许是有了目标,她学东西也变得特别快,就连师傅都夸她,可是她还是自卑,不太敢说话。

    记得那个时候的清清,是经常不在家的,非白说,清清还有一个家,她只能有空才会回来看她们。

    那天清清回来了,还给她准备了礼物,是一条红绳手链,据说是清清自己编的,还说,这条手链只有她们俩有。

    这是秋色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满足。

    戴着这条手链,她如获至宝,而跟众人的相处,她也终于变的开朗起来。

    从一个乞丐,变成清风楼的护法之一,几年的时间,给了秋色太多的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她总是看向黎清清的眼神,带着炙热的保护欲和深深的沉重。

    “秋色,快点出任务,这次是我们两个一起出手!”即墨大大咧咧的叫喊着,在门口等她。

    “来了,你催什么!”秋色扫了他一眼,抛了个媚眼,只是那脸上,一点妖媚之气都没有。

    即墨缩缩脖子,“秋色啊,你这招对着外人用就算了,咱们自己人就不用了吧。”

    “少说废话!”秋色直接扯住了他的耳朵。

    现在的她,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家,清风楼是由清清和风殇建立的,师傅在看着清风楼建成的时候,满意的去世了,秋色那时候才知道,原来师傅的武功虽高,身体却不好,已经没有几年可活,可他放心不下黎清清,所以才任由黎清清将他们捡回来,以后一起作伴。

    可现在,她也得知了,清清的那个家,没有亲人,只有一群利用她的势利眼罢了。

    即墨,非白,还有风殇,都不愿意让黎清清吃苦,可是她每次都不答话,也不愿意待在清风楼,一到十五,她还是会照样回到丞相府,割腕放血去救她那个假心假意的亲姐姐。

    风殇是师傅的亲传弟子,不同于他们是被捡来的,风殇是师傅的传人,也是师傅亲自教授的,比她们要厉害的多,同时,风殇也是清风楼的楼主。

    这次的任务,就是风殇吩咐他们两人去的,秋色心里暗自疑惑,这几年,清风楼的名声已经极大,成为了江湖十五大势力之一,还有什么事值得清风楼两个护法出手?

    即墨没有说话,只是笑的有些难看,不负往日的嬉皮笑脸。

    直到那日,清清失踪,风殇震怒,调用了整个清风楼去查探,他们一行人也赶到了京城,最后是她在一个破庙里找到了清清。

    清清受了些伤,她本以为不重,就随意帮她处理了。

    后来还是非白发现了不对劲,帮她重新处理了伤口,还质问她,“你知不知道你再这样下去,顶多就能再活两年!”

    秋色忽然就觉得天崩了,清清是那么美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只剩下两年?

    后来,整个清风楼都开始不顾一切的寻找天香豆蔻,这是唯一能救清清的东西,她也无比的上心,一有天香豆蔻的消息,就亲自去查探。

    让她唯一惊讶的一件事,就是清清跟修罗殿的殿主鬼阎王乐无言相爱了,这件事也让非白深受打击,他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都知道非白对黎清清的心思,可是清清有选择自己爱人的资格,她爱上乐无言,要跟乐无言在一起,他们只能选择放任。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非白这么脆弱的样子,就连即墨叫他木头,他也眼都不眨,她心里有些难过,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对她而言,非白也是亲人,看见他这样,她心里也很不好受。

    “非白,你要知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认识了清清这么多年,如果她喜欢你,早就跟你在一起了,她没有爱上你,只是把你当亲人,你不要难 你现在所看的《逃妃难追:扑到傲娇王爷》正文 第322章 番外、秋色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逃妃难追:扑到傲娇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