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袍

夏云溪 作品

    清晨的插曲牧晨并没有过多的放在心上,现在去功法阁兑换功法才是要紧事。</p>

    功法阁无论内门还是外门或者核心弟子都可以去,檀鹊长老是负责功法阁的主要人,拿到功法后都要向他报备。</p>

    功法阁一共有两层,第一层只有檀鹊长老在把手着,第二层才是放置功法的地方。</p>

    牧晨踏进门直奔二楼。</p>

    二楼上一排排书架上的书满目琳琅,第一排是黄阶功法,第二排是玄阶功法,第三排是地阶功法,第四排是没有品级的功法或残缺不全的功法。</p>

    黄阶跟玄阶书架上的书塞得满满当当,唯有第三第四排上的书寥寥无几,牧晨走过去看了几眼,地阶功法大约有三四十本的样子。</p>

    “地阶功法真是难得一见,”牧晨欣喜的伸手想去拿一本翻开看看。</p>

    “住手!你想死吗!?”</p>

    突然,有人大声的喝止了他,牧晨转头一看,原来是那天跟螟鹤长老去青马城招收弟子那位女子。</p>

    现在这位女子就站在他面前,牧晨这才看清楚她的具体容貌。</p>

    一张消瘦的鹅蛋脸,桃腮柳眼,秋水莹莹,一张樱红精致的嘴,一双玉骨雪肤的手,一身白衣翩翩,身上有一阵淡淡的茗香,长得真是标致可人。</p>

    牧晨看得呆了,和云采薇比起来眼前这位明显要漂亮一些。</p>

    这女子忽然紧皱眉头,似乎有些怒气,牧晨一瞧,这才意识到自己在直勾勾的盯着她看。</p>

    “不好意思哈!”牧晨赶紧道歉,满怀歉意道:“不知道师姐姓名?”</p>

    “白桑”,她冷冷的回了两个字,声音像寒冬腊月里的冰一样冷切,又似雨后荷瓣上的雨滴滴落在水中似的清脆动听。</p>

    这声音似冷似热,用温字形容最合适不过了。</p>

    牧晨的心顿时酥了,不觉的平缓道:“白师姐,不知道刚才为什么要让我住手呢?这些地阶功法难道有什么问题吗?”</p>

    白桑表情淡漠,道:“这里的每一本书都有一层灵气罩保护着,功法等级越高,灵气罩也就越坚硬,修为低的人根本无法打开,还很容易被震伤,以你的修为去碰地阶功法一定会被反弹回来,搞不好会被这些功法震出内伤。”</p>

    牧晨这才恍然大悟,幸好白桑刚才叫住了他,不然真是亏大了,外伤易治内伤难。</p>

    “多谢白师姐的提醒,我会记住的,”牧晨笑了笑道。</p>

    白桑仿佛当他不存在,压根就没正眼看过他,她慢慢的一步步从她身边走过。</p>

    “砰——”</p>

    牧晨只听见身后一阵声响,转头却看见白桑的额头碰在书柜上,她好像看不见?!</p>

    他急忙伸手想去扶她一把。</p>

    “别过来!”白桑的语气变得非常坚硬,牧晨愣了一下,立即缩回手去。</p>

    白桑的感知能力让牧晨感到深深的佩服,佩服到五体投地的地步,刚刚一伸手她就察觉到了。</p>

    “白师姐没事吧?要不我送你下去吧?”</p>

    “不需要!”白桑的回答干净利落态度又十分坚决。</p>

    她就像一只小猫,在无意之间被人踩到尾巴,又怒又慌的走了。</p>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牧晨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的修为极高,看她衣服上的标志是核心弟子,一个眼睛看不见的人居然能修炼到这种境界,可见其有多吃苦。</p>

    不过牧晨很好奇,她是如何看书上的字来修炼的呢?</p>

    牧晨拍了拍额头,还是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其他的事放在一边。</p>

    既然地阶功法不能碰,那玄阶功法肯定也不能了,唯一能碰的只有黄阶功法了。</p>

    牧晨拿起一部玄阶下品的功法试着打开,可一触碰,却发现书上有一层透明的气膜,这就是灵气罩了,用手一碰,手都震得发麻。</p>

    玄阶下品就让牧晨差点拿不住,更别说下品以上的功法了。</p>

    强求是没用的,还是先看看黄阶功法。</p>

    放下手里的玄阶下品功法后又看了看黄阶功法,可看来看去都没有让他很满意的。</p>

    “不如去看看那些没品级残缺不全的功法,”牧晨心思一动,决定去第四排书架上看看。</p>

    第四排书架上的功法并不多,一眼扫过去却惊讶的发现每一本都没有灵气罩护着,想必是长年累月没人看,所以也就没必要浪费灵气保护了。</p>

    “这是什么?”牧晨抽出一本功法看着。</p>

    “《疏月梧桐剑法》,共十九式,层层累加,讲究轻巧破敌,不以力取之……”</p>

    牧 你现在所看的《仙袍》正文 第二十二章 白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仙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