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汐落本身没睡着,心里难受的不行,她自己愿意走的路,就算在艰难她也要走下去。但是今天他的态度,真的让她受到了委屈。

    “怎么?今天没有吻你,你还闹脾气了?连饭都不吃了?”男人黑着脸,看着被窝外面的黑头发。

    颜汐落听了他的话,更加气的不行,她猛地掀开被子,坐起身狠狠的瞪着他,“乔陌漓,我也是人,请你给点自尊好吗?我是来照顾你的,不是来给你羞辱的。谁稀罕你的吻!”

    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来了二十几天了,第一次大声对乔陌漓这样说话。

    男人看着女孩坐在床上对他吼,他不怒反笑,“自尊?怎么,我没有亲你就伤了你的自尊?不稀罕为什么不吃饭?嗯?”

    男人竟然从口袋里摸出香烟和打火机,坐在轮椅上点燃,一点不顾这是她的卧室。

    “我不饿还不行吗?还有,乔大少,抽烟对你的腿恢复不好。请你还是少抽烟!”

    乔陌漓玩味的看着女孩坐在床上,“你这是关心我?”

    梅姨推开门,把热好的饭菜端进来,“三少奶奶,吃点吧,我重新换了热的。”

    颜汐落低下头,“我不饿梅姨,你端走吧。”

    “这……”

    “放着吧。”男人发话。

    “是。”梅姨放好饭菜走出房间。

    颜汐落低头看着床上的被子,眼睛的余光突然看见男人滑动着轮椅,端着饭菜,滑到她的床边。

    “吃吧。”

    “……”颜汐落气呼呼的看着他,“你放着我自己会吃。”

    男人把饭菜伸到女孩的面前,一副你不接着我一直这样端着的感觉。

    “是自己吃,还是要我喂你?嗯?”

    “……”颜汐落赶紧接过饭菜,在男人快要发怒的眸光中吃起来。

    乔陌漓看着女孩吃到一半的时候,滑动着轮椅离开卧室。走进他的卧室,关好门。

    他站起身走到浴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脸,他今天是怎么了,对那个女孩那么有耐心。

    明明知道她是乔陌宸的女人,他是有洁癖的,他竟然抱了她,还差点亲了她,虽然他是故意羞辱她,但是他那一刻确实想亲上去。

    他是不是疯了。或许许久没有碰女人,内心有渴求,但是就算这样,他也不可能对乔陌宸的女人怀有这样的心事。

    浴室水哗哗的流着,男人脱下衣服,走到花洒下。温热的水从头到脚。

    这边颜汐落吃好饭把碗收拾到厨房。她想去看看男人有没有睡觉,想去给他做一回腿部按摩。

    她看书上说睡前按摩对康复很有用。她准备推开他的卧室门,想到深夜这样进去不好,她缩回手,回到房间躺在床上。

    她打开二十几天没开过的手机,几百条信息一下跳出来!

    大部分都是宁东航和苏倩打来的,还有慕心雨。有两个是爸爸的,还有颜汐妍打来的。

    呵呵,她终于消失在他们的生活里难道不好吗?还打她电话做什么?

    看到近七十个宁东航打来的未接来电,她的心里有一瞬间刺疼。

    这几年,宁东航如一缕阳光,给她温暖,她不知道她对他是什么感情,他像哥哥,像知己。总是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她曾经打算毕业后,就答应和他在一起。但是这一切终究抵不过她为了爸爸,而放弃了他。

    她默默的打开微博,看见宁东航憔悴的照片。心里更加难过。

    他的微博很简单,就是一张照片和一句话:汐落,我相信你,等我!

    颜汐落差点落泪,他相信她,还要让她等他。她默默的关掉手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终于迷迷糊糊睡着。

    第二天她被梅姨叫醒,“三少奶奶,少爷让你去帮他做复健。”

    她立即爬起来,“好,我这就来。”

    颜汐落洗簌好走进乔陌漓的书房,看见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衬衫,慵懒的坐在轮椅上,他一手里拿着文件,好像是什么合同。

    一只手拿着手机在和人讲话,颜汐落走进去,给他泡了白茶,点了香薰。

    看见他讲完电话,走过去推着他的轮椅,“今天我要给你做另一种复健。你今天有其他事情吗?”

    “有。”男人没有抬头看她,自己滑动着轮椅在桌上拿起笔,签了字。回过身看着女孩。

    “什么另一种复健?”他双手搭在轮椅上,俊脸淡淡的表情,等待她的答复。

    颜汐落转过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块毯子,扑到超大的阳台上。

    二楼的书房阳台很大,相当于一间屋那么大。

    她铺好后,把乔陌漓的轮椅推过来,“来,我扶你躺下。”

    “……”乔陌漓只能照做,他到底要看看这个女人玩什么花样。他这样一次友一次试探她的耐心。

    他突然觉得的他竟然比她还要有耐心。他甚至愿意和她相处。只是内心因为她是乔陌宸的女人有丝丝排斥。

    当乔陌漓躺在铺在阳台上的毯子上的时候。颜汐落有从柜子里拿出小小的木头榔头。

    然后把他的袜子脱了。

    “……”乔陌漓看着她做的这一切,有种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的感觉。

    颜汐落首先用木头浪头敲打着他的腿部。有一下敲到了男人的经络,猛地一麻。

    乔陌漓忍住不吭声,她最后坐在他的脚边,用木头榔头敲他的脚底。

    “这样有感觉吗?”她幽蓝的眸子看着男人的脸。

    乔陌漓面无表情的说,“没有。”

    颜汐落放下木榔头,双手抓住他的脚,大拇指按上他的脚心。

    乔陌漓感觉像一片羽毛在扫他的脚心,他猛地一惊,好痒。抬眸看见女孩直直的看着他。

    他极力忍住,但是脚下一阵酥麻的感觉,让他浑身开始冒汗。

    颜汐落继续给他脚心按摩。她时而蹙着眉头,时而看着男人隐忍的神情,“奇怪了,你的脚心是热的,而且还有弹力,也没见肌肉萎缩,怎么会没感觉。”

    “……”乔陌漓感觉脚心有千万只虫子在爬,他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他真想一脚踢出去,可是不行。

    颜汐落按了一会后,感觉乔陌漓的脚越来热,她笑了笑,“好像热了,你觉得有感觉吗?”

    “没有,好了,扶我起来吧。”他怎么可能没感觉,他感觉很难受好吗?

    “不行,还有腿还没按。”她站起身拿着小木榔头,在乔陌漓的腿上力道稍微大一点敲打。

    有几下敲到筋上,男人蹙着眉头忍住痛,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折腾半天颜汐落才把他扶起来。

    男人坐到轮椅上,看着女孩帮他穿鞋袜。她离他很近,身上淡淡的清香如数飘进男人的鼻息,乔陌漓感觉一阵燥热。

    颜汐落站起身看他的时候,对上男人幽深的黑眸,心里猛的一跳。想起昨天坐在他的腿上,脸立即红了。

    接下来几天两人相处并没有不妥,为了不起疑,乔陌漓每天让颜汐落折腾一次,两人像是已经习惯。

    乔陌漓也没再发火,几天后的傍晚时刻,乔陌漓接到陆少华的电话,说他马上来灵岛,有重要事情和他说。

    没一会沙滩上一辆限量版白色兰博基尼,车门打开,陆少华逆光走向别墅。

    乔陌漓在门口看见他进来,“什么事?”

    陆少华俊朗的容颜不见任何表情,开口说,“你的那位新夫人,出来我看看。”

    乔陌漓听见他的话,抬头一记冷眼。他跑来就为了看他老婆?

    就算他不喜欢,兄弟之间也不能开这样的玩笑,陆少华被他冰冷的神情弄的一晃身子。

    他后退一步,赶紧摇摆着手,“你别误会,我没其他的意思。我只是确定一下……嗯,女孩能不能配的上你。”

    你现在所看的《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 第20章 是要我喂你还是自己吃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