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し

    狄欢曾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苏涣。

    她穿着一身洗旧的衣服,从看守所出来的时候, 满心茫然地伸手盖住眼。年轻女孩踟蹰地站在公交站牌旁, 阳光刺眼得像是一把刀, 刺破她的瞳孔, 让她情不自禁地盈满了泪水。

    这是狄欢因过失伤人被判四年有期后, 出狱的第一天。

    她茫茫然站在路边, 站了好久,不知道该去哪里,直到正午的阳光烧热她的发顶, 她的鼻尖淌下汗水, 她才像是后知后觉般, 躲到了路边的树下。

    看守所在郊区,没有什么人会来这里,而狄欢在四年前的那场意外后, 不仅失去了自己唯一的亲人, 还失去了能够给予一隅之地的房子。

    她身上,除了狱警给她塞的一百块钱外, 再无身外之物。

    狄欢捏了捏口袋里的钱, 她没有硬币,即使是公交车来她也没处破开这张百元大钞。她半蹲在地上, 咬着嘴皮, 惶惑地想着自己该怎么办。

    她的身形瘦削,藏在树荫下,宽大的白色衬衫将她罩住, 看上去又无助又可怜。

    苏涣站在不远处,平静地看着,然后慢慢走近她。

    他的个子高大,宽肩瘦腰,影子像是一头狼,压住她的。

    狄欢浑身一震,抬眸看到的就是男人冷淡的脸,还有眼中暗藏的讥讽——是不是讥讽,亦或是嘲笑,狄欢分不出,因为她急慌慌地就想要逃离他的影子,还有他。

    细幼的影子在正午短短矮矮的,狄欢站起身来,一声不吭就想转身离开,但是下一秒,她的手就被男人抓住,很重的力道,疼得她几乎要喊出声,她听见苏涣说:“狄欢,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他说,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狄欢平静地闭了闭眼,想到四年前为了逃开他而捅了他一刀,而今,她又被他质问要逃到哪里去。

    她背着他,波澜不惊说:“我总得走,你别拦着我。”

    这一幕是男女主角时隔四年后的相遇。

    周小酒在说完那句话后,保持着面上的波澜不惊,轻飘飘地挠了一下徐继年抓紧他的手,“痛,撒手。”

    徐继年忙揉了揉她的手腕,“……我是不是力气太大了?”

    他眼神担忧,有点自责,“还疼吗,要不要我呼一呼?”

    说着就想挽起她的手给她吹一吹。

    周小酒扫了一圈眼神怪异的众人,咳嗽两声,“不痛,你撒手就行。”

    徐继年不听,抓着她的手呼呼吹了几分钟才心满意足地撒手,撒手还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撒手,松了手腕,却勾了手指,两人的手指搭在一起,围成一个小圈圈状,可爱的不得了。

    他勾着她的手指尖,很温柔地看她,一点没有演戏时候的冷淡讥诮,“你肚子饿不饿?刚才被晒得累吗?”

    “还好,现在都初春了,有什么晒得累不累的。”周小酒随口应道,她牵着他的手,往长椅子上坐。她接过助理递过来的奶茶,吸了一大口,超满足地靠在椅子上。

    徐继年:“那也很热。”他说着,头就凑过来咬住她的吸管,非常自然地也吸了一大口。

    “甜,没有我做的好吃。”他得出一个评价,然后又低头摸了摸她的膝盖,她今天为了拍戏穿了一件单薄的水洗工裤,摸上去刺刺的,他摸了一把,“里头穿秋裤了吗?”

    周小酒:“……”她继续喝奶茶,装作没听见。

    徐继年很有耐心:“穿了吗?”

    周小酒:“……穿了穿了。”她面无表情地盯了眼在旁边偷听的林助理,然后低声说。

    徐继年不太相信,他手指松开她的膝盖,半蹲下去,掀了下裤腿,然后幽幽抬头:“……撒谎。”

    男人有点凶地吊起眼角,拍了拍她的膝盖,“这么冷的天为什么不穿?”

    “……徐导,现在是三月天。”

    “你以为还是三个月前刚拍电影那会儿啊?”

    周小酒据理力争:“我嫌弃它穿着热。”

    徐继年超凶:“热也得穿。”

    他个三十多接近四十的大老男人,对着她这幅耍无赖的样子实在没辙,又不能骂,只能蹲在地上眼巴巴瞅着她。周小酒被他瞪得奶茶都喝不下了,放下奶茶,很无奈地揉揉他的脸:“行行行,我等会去更衣间换一下,好噶?”

    他们这番对话十分低调,身侧的助理也只听了个大概,但是还没等周小酒去更衣间换衣服,刷着微博就看到了首页被轮的一条过万赞微博。

    继恒娱乐林助理:今天天气不冷,但是徐导知道了阮小姐没穿秋裤,气得呦,蹲在地上就不起来了。最后还是阮小姐妥协了说自己会穿,徐导才松了口气从地上起来了……

    林助理的微博一般是用来通知些徐继年的事,有时候也是徐继年消息的转达口,但自从拍了《欢》以后,不知道是被宋河嘱咐要多发点日常草流量,还是想着先凑热度,他几乎一周能发两三条关于他们两的日常生活。

    也因着这种宣传手段,还没等电影拍完上映,微博上关于徐继年新拍兼主演的这部电影,tag多得能比得上流量小生。而这条微博下,不少网友的评论也十分有趣。

    【王的女人陈光光:老男人与小年轻之间的据理力争,最后由我们的宠溺花总裁妥协告终】

    是了,因着那部网剧,现在不少粉丝都喊她为总裁,加上这些时候关于二人恋爱关系的公布,以及公司的营销,她的形象几乎妥妥是吃定冷酷导演的霸道总裁。

    【笑吟吟的猫仔:徐导怎么出门前没嘱咐阮小姐穿好秋裤?(真诚疑惑脸)】这条还被林助理给点了个赞。

    【今天的晚秋背单词了吗-:是因为徐导老寒腿了,所以杞人忧天了吧23333】

    【高高兴兴上学:哈哈哈今天我对象也叫我穿秋裤被我骂了一顿,都春天了居然叫我穿秋裤?仙女都是抗寒的!附了一张图片:仙女无所畏惧jpg】

    【挼顺你的毛:阮小姐居然妥协了,估计是因为徐导太凶了吧_(:3ゝ∠)_】

    最后这条热门评论,点进去,还有林助理的回复:【不凶,徐导对阮小姐从来都是脾气很好,对我们都很凶。(微笑)】

    下面还有人不信的,林助理还单发了一条评论,是一张组合对比照片。

    照片明显是前两天拍的,左边是徐继年冷着脸骂着场上工作人员的不专业,眉眼间满是怒意,他当时还穿着主演苏涣的一身衣服,灰色长款风衣,笔挺黑牛仔裤,看上去年轻了不少,但是脸上的神情依旧让他令人生畏。

    右边一张,是徐继年与她坐在一起,她伸手给他塞了一口咬了一半的面包,他乖乖地咬住吃了,他的表情在这张照片上,格外温柔,还带点宠溺。而那时候的周小酒,也是一副温柔模样,眼眸含笑,唇角上扬,两人互相宠着对方的谜一样神情。

    这张对比图一出来,楼中楼回复全是:为什么要想不开点开图片呢?

    一溜的回复,周小酒被逗乐了。徐继年在看着上一场拍摄情况,他从机子前分神看了一眼她,不自觉唇边也带了点笑意。

    她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倒是身旁的工作人员看到了,各个皆是牙酸脸酸地缩了缩脖子,心中却是对两人之间的感情深厚有了更深的了解。

    《欢》。这部电影的剧本是徐继年在年轻时候写下的——他说的年轻自然是指十多年前,至今也已经三十七八岁的老男人,虽然还有着一张蛮年轻的脸,眼中的郁气沉色却是青年不能有的。他在写下这个剧本的时候,年仅二十岁。按理说,这部电影中的爱情应该是如同他那个年龄一样富有激情、热烈且青春,但是与之相反,《欢》中的爱情,却是沉郁压抑且固执的。

    徐继年在着手拍这部电影之前,修改过剧本,但是主线脉络却不动分毫,他将一些台词删减去,又加了一些,最后组成了这个历时五个月拍完的电影。

    ……欢,喜乐也。

    与电影名字极为不相符的阴郁爱情,在他的笔下,凝成周小酒扮演的狄欢与他扮演的苏涣,两个人的人生,两个人的故事。

    ……

    狄欢成长于小巷间,她生得美貌,是城西街巷里最漂亮的小姑娘。她年幼失怙,随着母亲一块长大,平平安安长到十六岁,然后,在这一年遇上了自己的爱情。

    或者说,是这一生都难以逃开的,孽障。

    她遇上了苏涣。

    苏涣是个英俊冷漠的男人,二十四岁,消防员,遇上狄欢,是因为一场意外。

    狄欢的十六岁这年,城西街巷遭遇了一场火灾,一夜之间,所有的街坊都烧毁在妖魔般的火焰下。狄欢在半夜间惊醒,拽醒母亲,**着脚仓皇跑出屋子,她的长发被火苗烧卷,乌黑 你现在所看的《我是真心求死的[快穿]》正文 第91章 国民女神救人纪事②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我是真心求死的[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