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纣星君

嘿嘿写书 作品

    那樵夫说罢这话又怔怔地望向星空。

    方中锦脑中却在急转,想要把这樵夫话中意思给理清。

    显然方中锦三人是因为吃了樵夫家的饭菜才着了他们的道。而听这樵夫话中的意思,似乎方中锦从此已经离不开这村子附近了。若是他们不喝村边的山涧水,身上便会奇痒无比,直到把自己抓的遍体凌伤,血肉模糊,最终成为一个血人才止。

    他身上杀气毕露,寒声问那樵夫道:“这食物里到底有什么鬼?”

    樵夫说道:“不跟你说明你终究不肯死心。你们来到这片地界,不就是来找冥虫的吗?我们这里到处都是冥虫,水里有冥虫、庄稼里有冥虫,便是打来的野味都是喝的冥虫洞里流出的水。所有吃食里都藏着冥虫卵。咋们村里哪个人身上不是钻了成百上千的冥虫卵?”

    他说罢便朝着方中锦他们三人一指,说道:“如今你们身上也有虫卵了,大家都是一样的。”

    他说过这话时神情漠然,眼神空洞。却把方中锦他们都说的都是心中一惊。鹿儿更是出了一身冷汗。

    方中锦听罢问道:“既然大家身上都有冥虫,为何你们不会受冥虫钻体的痛苦?”

    樵夫回答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都再也出不去的原因了。看来你对冥虫也是知道一些。”他摇了一摇手中的蒲扇,像是给孩子们讲故事一般平静地说道:“但就知道这么一些。这世上的活物无非分了公母,但是这冥虫却在公母以外还有一个虫后。虫后在这溪水里产下卵后,虫卵便跟着溪水到处流。不论是稻田也好,畜生也罢,身上都藏了不知道多少虫卵。这些虫卵在人的身体里一开始也不发作。只要你还喝着这里的溪水,除了虫卵越聚越多,倒不会让你害病。可你一旦喝不到这溪水,身体里再没有新的虫卵补充,所有虫子就一同孵化。那你就先是全身发痒发疼,挠心挠肝一样难受。最后虫子从你身体里钻出来。你的性命也就从此绝了。”

    方中锦听了这话,到觉得并不是樵夫故弄玄虚,确实能够自圆其说。要知天下生灵都遵循两条至理:一条是不断地诞下后代,另一条是不断地向外走出去。

    人畜身体里不断有新的虫卵进来,这些虫卵还没有吸饱人体内的精华,其他虫卵便也不一起孵化。直到宿主离开了这死人村地界,既然喝不到山涧水,身体里也再也没有新的虫卵了,寄居在体内的所有虫卵,便一同钻了出来。兴许这冥虫就是靠这法子试图远远传播出去。却不知为千百年下来,并没在外头造成大难?甚至外头的人连听也没有听说过冥虫这东西。

    而生活在溪宁村,或者说是死人村里的人们为了自保,便是再也离不开山涧流淌的范围了。

    只是不知道又是谁用了什么法子,竟然将冥虫带到了金华县。利用冥虫的特性,同时害了唐长老和赵三通两人。

    方中锦既然想通了此中的关键,便对着鹿儿和阿乡一挥手,说道:“走吧,我们去找人。”

    樵夫听了这话,这才不复刚才的冷漠空洞神情,用惊讶愤怒的语气说道:“你们还要去找那死人?冥虫洞里虫母,又怎么是你们斗得过的?我说过了你们的性命是属于整个村子的。决不会让你们胡乱自己糟践掉。”

    说罢他大声地朝村中喊道:“快都出来吧,那小子要跑!”

    听到了樵夫的这一声喊,本来平静的村庄,忽然开始骚动起来。不少青壮年拿着手中的镰刀围了过来,却不知刚才他们躲在什么地方?

    以方中锦此时的实力,要料理十几个村夫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他对鹿儿和阿乡使了一个眼色。这两个小的便都对他点了点头。鹿儿掏出了怀中的寒月刃,和阿乡一起警惕地靠在墙角里。这样一来, 你现在所看的《助纣星君》正文 第六十七章 虫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助纣星君